2024年02月24日 (周六)
【朴槿惠回忆录(10)】弹劾始末:62位“赞成弹劾”议员名单让我困惑
상태바
【朴槿惠回忆录(10)】弹劾始末:62位“赞成弹劾”议员名单让我困惑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4.01.19 08:4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2016年12月9日,被上诉弹劾的朴槿惠总统在青瓦台召开国务委员座谈会并发言。【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图为2016年12月9日,被上诉弹劾的朴槿惠总统在青瓦台召开国务委员座谈会并发言。【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2016年12月9日,我独自在青瓦台官邸观看了国会通过弹劾总统决议的现场直播。由于当时我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所以心情十分平静。弹劾决议通过后,我立即拿起电话指示参谋团召开国务会议。在我看到共事多年的国务委员们的脸的那一刻,心情不禁难以平静,眼眶泛红。我向每一位部长表达感谢并做叮嘱。会场充满了此起彼伏的抽泣声,气氛一时间陷入低沉。我也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我说,“知道自己会心痛,但没想到心里流血是这种感觉。作为总统,我没能完成国政任务,也不能给与帮助,心里真的在滴血。现在请各位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我这个总统没做完的工作继续做下去。我的路到这为止,但各位还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

会议结束转场时,我和与会者逐一握手,心绪难平。回想起来,那天是我和部长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日子。

几天后,总统弹劾案通过,62位赞成弹劾的议员名单在市面上流传开来。名单中包括过去属于所谓的“亲朴无党派联盟”,之后以亲朴身份自居并活跃于政治舞台的的三届议员A某;还有在我担任新国家党紧急对策委员长的2012年议会选举中,以自己处于危险为由恳切拜托我并在身边协助的首都圈再选议员B某等,这些名字的存在都让我感到心酸。除此之外,还有2012年总统选举时帮助我在京畿道各个地区拉票的议员C某,以及同样是“亲朴无党派联盟”成员强调亲朴的4届议员D某,这些名字也让我感到困扰。这一刻,我重新感受到了政治是多么的冷酷无情。

图为2016年12月23日,新国家党前代表金武星出席了在国会举行的保守新党推进委员会首次会议并发表讲话。右侧为刘承旼议员。
图为2016年12月23日,新国家党前代表金武星出席了在国会举行的保守新党推进委员会首次会议并发表讲话。右侧为刘承旼议员。

检方在弹劾案通过后正式展开全面调查。12月11日检方公布了所谓的“崔顺实门”调查结果,并对崔园长进行了拘留起诉。12月19日,对崔瑞元园长、前政策调整首席秘书安钟范、前秘书郑虎星进行了首次公审准备。与此同时,我也为了应对宪法法院的弹劾审判而忙得不可开交。

弹劾案通过后,政界也开始动荡。2016年12月27日,前代表金武星、前院内代表刘承旼等29名现任议员宣布集体退出新国家党,创建改革保守新党。听到这个消息后,我觉得韩国政治再次出现了洗牌重组的痼疾。

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回国后的四天里持续进行着“青年和平民”、“弱势群体和民生”、“安保”等活动。2017年1月15日,潘基文前秘书长访问了京畿道平泽的第二舰队,在西海守护馆长金禄贤(音)的陪同下向天安舰献花、参拜,并参观了天安舰和纪念馆。之后在停止的时钟前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提到当时混乱的保守阵营,就不能忽略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我之前就认为潘基文前秘书长是个很不错的人。在弹劾事件之前,我就认为他是保守阵营下一届总统选举的有力候选人。事实上,随着弹劾案的通过,政局陷入动荡,保守阵营开始想让潘基文前秘书长成为下届总统大选的候选人以化解危机。

就这样,时间来到了2017年1月1日。潘基文前秘书长原本每到新年就会给青瓦台打电话,互相问候,但当天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没有打电话过来。1月12日潘基文前秘书长回国后,在仁川机场宣读了2张A4纸的声明,事实上宣布了参加总统选举。1月14日他在首尔光化门市中心举行的烛光集会时,记者询问是否有意参加总统选举,他回答道,“如果有机会,我会参加”。虽然这是潘基文前秘书长根据自己的判断做出的回答,但我对此确感到五味杂陈。

16日,我接到了潘基文前秘书长打来的电话,但对话内容流于浅表。在过去新年通话时,我们曾就韩朝问题等诸多悬案进行过10分钟以上的对话,但当天的对话没有超过2分钟,通话内容我也记不清了,就只是形式上的通话。

潘基文前秘书长作为总统选举候选人发动了攻势,但却遭到了左派阵营的强烈攻击。2月1日,在潘基文前秘书长回国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他宣布不参加总统选举。潘基文前秘书长宣布不参选后,保守阵营出现混乱。但是潘基文前秘书长也没有和我商议过参选的事情,当时我们之间多少有些隔阂,所以我也没有发表意见。

在以停职状态迎接新年的第一天,我与青瓦台跑口记者们举行了新年座谈会。当时宣传首席秘书裴圣礼建议称我和记者见面坦诚地表明心境。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接受了这一建议。

当时我还没有完全掌握崔瑞元园长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以及媒体报道的嫌疑中哪些是真的。但是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我必须坚决否认我收受三星方面贿赂这一嫌疑。因为这不是其他任何人的问题,而是我的问题,我可以用生命发誓没有以任何方式收受贿赂。当时看到莫须有的嫌疑不断传播,错误报道不断扩散,我只希望能尽快纠正这一切,于是召开了座谈会。

当时我在自己掌握的范围内对各种嫌疑和记者的提问进行了说明。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急着开座谈会实属仓促。当时,我对崔园长的越轨等整体情况还没有完全掌握,在这种情况下专注于澄清对于我的指控。但是在之后的检方调查或审判时,我了解到崔园长的犯罪嫌疑令人震惊。我感到非常遗憾,怪自己没有事先正确地了解这些事实再参加座谈会。

随着特检调查的速度加快,令人惋惜的事情也发生了。1月17日,前秘书室长金淇春和前长官赵允旋因涉嫌制作文化艺术界黑名单接受调查,并于21日被拘留。当时,前室长金淇春和前部长赵允旋都从来没有收受任何贿赂,但他们竟然会被拘留,这让我感到非常诧异,受到了很大冲击。因为我知道这两位真的是为我的工作尽心尽力,所以感到更加的心痛。6年后的今天,两人还没有从审判的痛苦中走出来,实在令人心疼不已。

1月16日,特检组申请逮捕时任三星电子副董事长李在镕,但该申请被驳回。但时隔三周,特检组补充证据并再次申请对李在镕副董事长的拘捕令,2月14日李在镕副董事长被拘留。特检认为李在镕副董事长是行贿者并将其拘留,同时还主张我接受了贿赂。

“现在下一个目标应该是我,拘留我从某种角度看也是理所当然的一步……”

我不由自主地产生了这样的想法。我当然是无辜的。特检主张,在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的合并过程中,我指示有表决权的国民年金公团投赞成票,并藉此和崔园长一起收受了433亿韩元(起诉时增加到592亿韩元)的贿赂。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从未就合并问题向公团或参谋人员下达过任何指示,也从未以任何形式参与。我从未收受过一分钱贿赂。

当时特检组拼命将我与贿赂联系在一起,对此政界流传着“因为要想弹劾朴槿惠总统,所以必须要有贿赂罪”的说法。就这样,我感觉到特检对我的矛头越来越近,心里非常紧张,但同时,看到一起工作的人被抓,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在这种情况下,宪法法院的弹劾审判辩论持续进行。从1月13日第一轮辩论开始到2月27日,足足进行了17轮最终辩论。宪法法院的弹劾审判给人一种进行得过于仓促的印象。特别是,由于李贞美法官任期即将结束,因此很多人主张在李贞美法官任期结束前完成宣判。

但我很难接受这种说法。审判最重要的是公正、准确地进行,不知道因为某个法官的任期而调整审判进程到底是什么意思。弹劾审判在即,青瓦台内部有报告称弹劾会被驳回,也有报告称一定会被采纳,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因为报告的内容各不相同,所以我没有太在意。命运的时刻正向我一步步逼近。

本文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央日报,未经授权严禁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朴槿惠自10月4日起在中央日报高级数字订阅服务“The JoongAng Plus”上连载回忆录,回顾自己在任时期的活动。中央日报中文网独家推出中文版朴槿惠回忆录连载,每周五为您推出,敬请关注。

中央日报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