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朴槿惠回忆录(4)】世越号(下):幽会、献祭……“消失的7小时”引发的罗生门
상태바
【朴槿惠回忆录(4)】世越号(下):幽会、献祭……“消失的7小时”引发的罗生门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3.12.01 07:0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原标题:秘书室长金淇春一句“不知总统在哪”引发的“幽会”传闻之真相

国民最好奇的事情之一应该是世越号惨案当天崔瑞元(原名崔顺实,因为其以前是幼儿园园长,所以通常称呼她为崔园长)园长为什么来到了青瓦台。有人推测称是世越号沉没后,我由于惊慌失措,为了向崔园长询问对策才紧急呼叫了崔园长。

图为世越号惨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即2014年4月17日,朴槿惠总统在全罗南道珍岛室内体育馆慰问失踪者家属,确认救援情况。【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图为世越号惨案发生后的第二天即2014年4月17日,朴槿惠总统在全罗南道珍岛室内体育馆慰问失踪者家属,确认救援情况。【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朴槿惠回忆录(3)】最惨痛的记忆世越号(上):“我须承受比他人更严苛的批判”

但我们直接从结论开始说,其实崔园长的访问是之前就已经定好的。崔园长之前偶尔会替我买一些我个人使用的化妆品或内衣等生活用品。因为工作日程上的关系,我很难单独抽出时间去买这些东西,而且也没有家人可以替我去买,所以我就拜托以前就相识的她。但当天发生了世越号沉船事件。如果按照平时正常情况下,我应该会取消崔园长的访问。但这天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而且救援情况还不明确,我急得直跺脚,把跟崔园长的约定忘得一干二净。因为我没有提前取消,所以她只是按照原定时间(下午2点15分)来到了青瓦台官邸。

事实上,我几乎不记得当时崔园长在官邸做了什么。当时我还在接收国家安全室发来的报告,继续核实救援情况,根本没有时间和崔园长交谈。有人说我和崔园长讨论了政府对世越号沉船事件的应对,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崔园长的身份是不能跟我谈论这种事情的。

2014年7月7日,时任总统秘书室室长金淇春出席国会运营委员会会议,被问及世越号沉船事件发生时我在哪,金淇春回答称“不知道(总统)在哪”,这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很多误会和猜测。虽然金室长是从安全角度出发才这样说的,但这却很容易引起误会。结果这被传为“消失的7小时”,之后各种虚无缥缈的谣言接二连三地传播开来。有人说当天我跳了大神,有人说我“接受了整容手术”,有人甚至说我“注射了异丙酚”等。虽然在后来的审判中也提到过,但这些完全只是胡编乱造的内容,根本毫无根据。

甚至有一家媒体媒体(朝鲜日报2014年7月18日版)还在专栏中报道了一个荒唐的谣言,称世越号沉船事件当天我和郑润会(崔园长的前夫)在一家酒店幽会。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有言论自由,也不能编造这种荒唐的故事,所以青瓦台决定正式予以回应。如果总统要外出,身边一定会有警卫室随行,怎么可能在青瓦台外避开别人的视线进行不体面的幽会?简直是胡说八道。回想起来,我会觉得金淇春室长当时倒不如干脆公开所有内容,或者以非公开的形式进行口头报告,那样结果会不会不一样呢?

2014年4月16日下午6点,我从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回到官邸,一直关注世越号的救援情况,直到深夜。看到电视里失去亲人的家属们的样子,我彷佛想到了过去的自己。对于父亲和母亲在凶险中死去的我来说,我深知突然失去亲人的悲痛是什么滋味。

在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之后,17日上午我下令取消所有会议,进入紧急工作状态。接着接到连夜进行的后续救援情况等报告后,我前往事故遇难者及失踪者家属聚集的珍岛室内体育馆。这些话到现在才能公开去说,当时参谋们对我去珍岛其实非常担心。这是因为16日午夜左右郑烘原总理来到彭木港时被水瓶砸中,遭到了羞辱。家属们的儿女生死未卜,情绪激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觉得就算被水瓶砸几下又能怎么样呢,总得去见见家属,亲自听听他们心里的话。

图为2017年3月23日,在世越号沉船事件发生1073天后终于重新浮出了水面。【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图为2017年3月23日,在世越号沉船事件发生1073天后终于重新浮出了水面。【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乘坐专机抵达光州机场后,我首先前往全南珍岛郡附近海域事故现场,亲自视察了搜救情况,并鼓励军队和海警等展开救援活动。下午4时40分,我到达珍岛室内体育馆时,虽然没有出现参谋们担心的突发情况,但事故者家属用满含愤懑和哀怨的眼睛看着我。看着那些脸庞,我心里只想“他们心里该有多着急啊。无论如何,我都要安慰他们,给他们一点希望……”也有人情绪激动,跳出来质问“政府这两天都在干什么?”

我登上体育馆的讲台,拿起话筒说“政府将调动一切可调动的资源和人力,尽最大努力搜救。尽管这可能无法给大家带来任何安慰,我对此感到非常惋惜、焦急和难过,但希望大家能够等待救援的消息”。我还强调,“对于本次发生的事件将进行彻底的调查,查明原因,严惩相关责任人员”。

当天我听取了家属们的意见,他们抱怨称现场配合不顺利。例如,他们要求设置船上人员名单和救援工作现状电子板等,但根本没人理他们。于是我找来相关人员表示,“家属该有多郁闷啊。我们需要努力让大家详细了解情况”。另外,我还指示在现场安装大型电视以更好地传达现场消息。

当天在与遗属们交谈后,我表示“为了保持沟通的顺畅,让政务首席秘书朴晙雨留在现场”。这是为了了解遗属们的困难所在。但参谋们对此表示反对。由于我当时也是临时提出的想法,在众人的反对声中便没有再坚持下去。但在这之后,遗属和青瓦台之间的信赖崩塌。2015年4月16日,也就是惨案发生一周年,我来到了全罗南道珍岛彭木港,但集体香堂大门紧闭,无法献花和敬香,也没有见到遇难者家属。我认为,双方之间沟通不畅导致了误会越积越深。回过头来想想也依然悔恨,“当时应该留个政务首席更细致地照顾家属们才是……”

我也想谈谈当时教育部长徐南洙的“皇帝泡面”争议。徐部长在事发当天访问珍岛室内体育馆诊所时,被媒体拍到坐在扶手椅上吃杯面,受到了强烈谴责。由于当时舆论一边倒的批判,所以我只能在7月份撤了他的职。但后来才知道是全南道知事朴晙瑩劝徐部长一起吃泡面。徐部长再三推辞,但不好继续拒绝,最终一起吃了,但后来的报道中只报道了徐部长一个人。其实,吃泡面本身不是那么大的错误。但当时舆论正在风头上,我也有些沉不住气。徐部长对此没有向青瓦台进行任何辩解,因此直到后来我才知道真相。回想起来,对于这个撤职我感到很后悔,也觉得很对不起徐部长。

2014年5月19日,我就此次惨案对国民发表了讲话。上午9时,我在青瓦台春秋馆称,“未能妥善处理此次事故的最终责任在于身为总统的我。为了不让这些宝贵的生命白白牺牲,一定会把它作为让大韩民国重生的契机”,并同时宣布解散海警。准确地说,这是因新设国家安全处(后改为国民安全处)而进行的职能调整,计划将海警的调查职能移交给警察厅,将救援和海洋警备职能移交给今后新设的国家安全处。如果把安全相关组织合二为一,指挥体系也实现统一起来,那么无论未来发生什么类型的灾难,都能以现场为中心进行应对。这不是即兴的想法,而是在充分研究海外事例后得出的结论。

世越号沉没后,社会上传闻不断,有人说当时发生了核潜艇碰撞,有人说是政府故意放弃救援,有人说AIS航迹造假,有人说国情院牵连其中,甚至还人传是“献祭”。文在寅政府花费547亿韩元的预算进行了4年的重新调查,但只是重新确认了指控均不属实的结论。世越号惨案给全体国民留下了巨大的创伤,是一场令人心痛的灾难。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很难忘记有些人恶意利用这一事件来分裂社会,使社会陷入混乱。

本文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央日报,未经授权严禁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朴槿惠自10月4日起在中央日报高级数字订阅服务“The JoongAng Plus”上连载回忆录,回顾自己在任时期的活动。中央日报中文网独家推出中文版朴槿惠回忆录连载,每周五为您推出,敬请关注。

中央日报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