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6日 (星期一)
【朴槿惠回忆录(3)】最惨痛的记忆世越号(上):“我须承受比他人更严苛的批判”
상태바
【朴槿惠回忆录(3)】最惨痛的记忆世越号(上):“我须承受比他人更严苛的批判”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3.11.24 07:0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世越号惨案是我在任期间经历过的所有事情当中最惨痛的记忆。首先,2014年4月16日发生的世越号沉船事件导致包括檀园高中学生在内的304人遇难,对国民造成了巨大创伤,对此,我借回忆录再次表示诚挚的歉意。对于此次惨案,我一直认为当时负责国家事务的我本人应该受到比任何人都严厉的批判。因此,对于当时社会上传出的与我相关的各种怀疑或丑闻,我并未试图逐一澄清。但也正因为如此,才导致了虚假信息被当作事实来接受,进而导致了社会的分裂和混乱,形成了恶性循环。所以我想借此机会,详细地阐明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2014年3月底是我就任总统以来最繁忙的时期之一。一切始于3月20日召开的规制改革部长会议。会议从下午2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结束,期间连晚饭都没吃,到会议结束时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两天后,为出席3月24日至25日在荷兰海牙举行的核安全峰会,我登上了飞机。结束海牙日程后,我进行了为期3天的对德国的访问。在结束7天5夜的访问日程回国后,再加上时差原因,我已经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但之后在韩国国内的日程也连日进行。虽然我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身体已经超负荷。

有一天,我的秘书郑虎星建议我干脆空出一天日程休息一下。其实我也觉得这样下去身体会出问题,所以回答道“好,那就休息一下”,毕竟留在官邸处理工作总比勉强外出要好些。官邸内也有书房或书桌等,工作起来完全没问题。然而,我决定休息的那一天刚好就是命运之日——4月16日。
 
4月16日那天上午,我原本就没有什么正式日程,日常生活也和平时并没有太大区别。我本想趁这个时间在官邸读一些之前没能处理的报告等。后来据确认,119最早接到世越号沉没的报警是在当天上午8时54分。安保室长金章洙9时30分得知事故发生,然后接到情况报告草案后并给我打电话时已是上午10时12至13分。

直到那时我还不知道事故的发生。我在阅读报告时,为了寻找参考资料,把手机放在房间然后去了其他房间。因为当天是休息日,我也不像平时一样保持紧张状态,没有想到应该随身携带手机。由于情况紧急,金室长没有继续拨打我的电话,而是通过安保室职员将第一份情况报告直接送到了官邸,当时已是上午10点20分。就像很多人批评的那样,此时我收到第一份报告的时间又晚了约7~8分钟。

我收到报告后大吃一惊。船上乘坐有数百人,没有什么比确保他们的安全更重要。我马上给金室长打电话要求“最重要的是避免人员伤亡。检查每个客房,确保没有遗漏人员”(上午10时22分)。之后我还是不放心,马上又打电话反复强调,“要仔细搜遍船上每个地方”。接着,我给海洋警察厅长金锡均(音)打电话说,“要彻底检查客轮的客舱和发动机舱,确保没有任何人员伤亡,哪怕出动海警特攻队”(上午10时30分)。

后来得知,海警上午9时30分许抵达现场时,世越号船身已向左倾斜,失去了复原力,1小时后船身几乎全部沉没(上午10时30分)。

但当时尚未获得现场画面,沉没的消息也没有报告过来。所以我当时认为,一旦救援设备到位,海警投入救援,乘客就可以获救。青瓦台的大体氛围也是如此。此后通过国家安保室收到两次情况报告(上午10时40分、上午11时20分),但都没有报告船只沉没的情况,也没有对救援做悲观描述。

上午11时许,官邸传出一阵小小的欢呼。当时我正在看YTN的新闻,看到了“全员获救”的报道。我如释重负,觉得真是万幸。在发生这种紧急事故时,总统获得的报告反而会比媒体报道要晚。因此,尽管上午11时20分安全办公室发出的第三次情况报告中获救的数字远低于预期,我仍期望下一次报告会有后续获救的人员。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应该进一步追问为什么媒体报道和安保室掌握的数字不同。我以为媒体不会误报这么重大的事情,猜测可能是青瓦台的报告出现了延迟。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这个判断实在过于掉以轻心和安逸了。

正当我期待着一份如媒体报道的“全员获救”的报告到来的时候,安保室下午1时7分送来了一份写有“370人获救”的新报告。6分钟后,安保室长金章洙也通过电话再次报告称“追加救助190人,目前已救助370人”。虽然大量人员获救令人欣喜,但数据仍与媒体报道的“全员获救”不同。于是我给金室长打电话指示“报告内容与媒体报道有出入,请重新确认救援情况并准确报告”(下午2时11分)。

等待已久的下一份报告在下午2时50分到来。“对不起。追加救助的190人是重复报告。这是报告错误”。听到安保室长这句话的瞬间,我脑子愣住了。我意识到出了大问题,2点57分再次给安保室长打电话,训斥道“为什么救援人员统计这么混乱?请彻底调查清楚”,然后我认为应尽快前往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亲自进行确认(下午3时)。

虽然已经指示尽快去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但警卫室称“需要时间进行准备,请稍等片刻”。因为出行需要进行交通管制,要和警察厅协商,还要联系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所以需要时间。总统不是想去某个地方就可以说走就走。无奈之下,我只能回复“知道了”后就等着了,这时却突然传来消息称美容师来了。当时我就心生疑惑美容师为何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更何况我自己根本没叫美容师过来。原来是青瓦台官邸职员紧急联系美容师来为我外出做准备。我想他们并不知道我在赶时间。

 图为2017年3月23日中国上海打捞局在世越号沉没海域全南珍岛郡东巨次岛前海正在进行打捞工作。【中央图片库】
 图为2017年3月23日中国上海打捞局在世越号沉没海域全南珍岛郡东巨次岛前海正在进行打捞工作。【中央图片库】

由于警卫室没有任何消息传来,紧张的美容师也表示“快点做的话很快就可以完成”,让已经来的人原路返回也很为难。最终我决定在等待警卫室联络的这段时间让她做发型——现在想起来,这也是我最后悔的时刻之一。这时即使警卫室要求我等待他们准备一下,我也应该坚持要求直接立刻出发。 

当然,就算我这个时候早一点去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也并不会对救援工作有太大实际意义。但即便如此,国家领导人出现在救援现场本身就具有重大意义。令人遗憾的是,政府没能及时向国民展示这种面貌,让政府在当天显得有些摇摆不定,实在令人遗憾。

下午3时30分,政务首席秘书室发来书面报告称“共救援166人,死亡2人”。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一震。问题是,直到这时警卫室依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为什么出行准备工作这么拖沓?”我催促道,结果得知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前有乱停乱放的车辆,导致我们的车辆很难进入,但由于联系不到车主,因此无法让车辆移动。我心里非常很着急。考虑到当天的情况,本来可以先开车到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附近再徒步过去,但我当时可能是心急,无法冷静思考,只是心急如焚。结果,下午4时30分,我接到警卫室报告称已经完成访问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的准备工作,而我到达中央灾难安全对策本部是在下午5时15分。

本文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央日报,未经授权严禁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朴槿惠自10月4日起在中央日报高级数字订阅服务“The JoongAng Plus”上连载回忆录,回顾自己在任时期的活动。中央日报中文网独家推出中文版朴槿惠回忆录连载,每周五为您推出,敬请关注。

中央日报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