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7日 (周二)
【朴槿惠回忆录(5)】郑润会文件引发的“干政门”:小道消息到弥天大谎
상태바
【朴槿惠回忆录(5)】郑润会文件引发的“干政门”:小道消息到弥天大谎
  • 整理=金正河评论委员 柳成云 孙国熙 记者
  • 上传 2023.12.08 07:2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1998年4月2日,在大邱达城补选中,大国家党候选人朴槿惠击败新政治国民会议候选人严三铎当选。图为朴槿惠在选举办公室接受祝贺。【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1998年4月2日,在大邱达城补选中,大国家党候选人朴槿惠击败新政治国民会议候选人严三铎当选。图为朴槿惠在选举办公室接受祝贺。【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2014年11月,“郑润会”这个名字再次出现,而在此之前我已经有很长时间都不记得这个名字。这是因为《世界日报》报道(2014年11月28日)称郑润会室长(注:郑润会曾担任秘书室室长,因此被称为“郑室长”)定期会见包括我的亲信青瓦台3名秘书(李在万、郑虎成、安峰根)在内的10名执政党人士,干涉国政事务。

在我看到新闻内容的那一刻,我就非常肯定文章所写的完全不是事实。因为我自己比任何人都最清楚,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当时郑润会室长早已经不在我的身边工作。

但是,2016年崔瑞元园长(曾用名“崔顺实”,因过去担任幼儿园园长,因此平时称呼其为“崔园长”)问题曝光后,很多人相信崔园长的前夫郑室长真的深度介入了政权。另外,我知道也有很多人对郑室长的真实身份感到好奇。所以我想借此机会详细说明一下我和郑润会室长的关系。

我记得我是在1997年末认识郑室长的。在那年大选进入最后阶段的时刻,我决定帮助大国家党候选人李会昌,于是参与了选举活动。当时向我推荐郑室长的人是崔瑞元园长的母亲,也就是郑室长的岳母林先伊女士。1979年父亲去世,我离开青瓦台时,林女士体谅我的艰难处境,帮助了我很多。林女士认为,如果我参加选举活动,就需要有在我身边协助工作的人,所以把曾是女婿的郑室长介绍给了我。但是,由于当时我参加选举活动的时间很短,所以和郑室长仅仅是认识。

郑室长在我身边正式发挥作用是在1998年我接到参加4•2国会议员再选和补选的邀请之后。最初我决定参选的地区是庆北闻庆-礼泉。但突然出现了变数。距离选举还有两个月左右的时候党内要求我参加大邱的竞选。当时大邱达城的执政党(新政治国民会议)候选人是前安企部机要室长严三铎。据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大国家党无论谁参选,都将大幅落后20-30个百分点。

收到意料之外的要求,我很慌张,周围人也强烈劝阻。但既然最初我也不是为了个人的政治欲望而参选,因此决定接受党的要求。在离选举还有一个月的时候,我去了一看,发现气氛比我想象的要差很多。在迷茫的情况下,我需要有人立刻帮助我选举。当时林先伊女士表示“我跟他接触过,他人不错。会对你有帮助的”,再次向我推荐了女婿郑室长。因为我和郑室长在不久前的大选中有过交集,所以爽快地答应了。

我当时每天都工作超过20个小时。在不乐观的情况下,郑室长给予了我积极的帮助。航空公司职员出身的他举止得体,办事也很让人放心。我奇迹般地扭转了原本处于劣势的选举,并取得了胜利,郑室长作为立法辅助人员继续在汝矣岛帮助我。

但从2007年我参加大国家党大选候选人竞选开始,郑室长在这个位置上逐渐开始动摇。当时的竞争对手李明博候选人方面散布了与我有关的各种谣言,并一直咬住关于牧师崔太敏(崔瑞元园长的先父)一家的问题。其中包括指控崔牧师一家拥有的房地产与我有关等,对我毫无根据的暗算一直在持续。从1997年开始帮助我的郑室长也被贴上了“崔太敏女婿”的标签。

正因为如此,郑室长的内心一定很煎熬。2016年12月,郑室长的父亲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儿媳曾向总统进言说不要用我儿子,所以和朴槿惠总统疏远了,两人也离婚了”,而我也是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两人离婚的。只是从以前开始就隐约感觉到郑室长有家事等个人问题。因为这些原因,郑室长开始逐渐退出工作,在我参加大选的2012年之前完全停止了工作,和我的往来也止于那时。

不过,我在大选中获胜并于2013年进入青瓦台之前,曾致电给我非常感激的人,因此也给郑室长打了很久的电话,感谢他一直以来给予我的帮助。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谈话,之后彼此再无任何接触。

因此,“郑室长每月与包括青瓦台人士在内的10人在江南一家中餐厅聚会,涉入国家政务”、“正在策划秘书室室长金淇春的下台”等说法实在是荒唐至极。甚至还有人说,安峰根、李在万、郑虎成等长期帮助我的“秘书三人帮”也是郑室长带来的。

顺便说一下这三个人,他们都是从我98年在大邱达城当选国会议员前后开始就跟着我的人。安峰根秘书原来是大邱达城前任国会议员金锡元的随行秘书。我刚来大邱达城的时候,需要一个熟悉当地情况的人,而他正好是最合适的人选。郑虎成秘书是在我以前就认识的大学教授的推荐下来工作的。郑秘书是教授的学生。李在万秘书是根据罗城麟前议员的推荐下来工作的。

2014年12月10日,朴槿惠政府“幕后实权”争议的当事人郑润会在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调查时表示,自己从未与朴槿惠总统联系过。【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2014年12月10日,朴槿惠政府“幕后实权”争议的当事人郑润会在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调查时表示,自己从未与朴槿惠总统联系过。【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因此,说是郑室长选了这三人完全是非常荒谬的说法。何况郑室长也不是能向他们下达指示的人。他们的确和郑室长一起工作过很长时间,一起吃一两顿饭也是人之常情,但说他们在当时已经与青瓦台毫无瓜葛的郑室长的指示下行动纯属无稽之谈。不过,抱着“以防万一”的想法我还是向他们问道关于《世界日报》报道的内容,得到的答复也是“无稽之谈”。在得道确定答复后,我下令彻查真相。

不久之后,李在万秘书提起了对《世界日报》报道“郑润会名单”的诉讼。报道造成的社会混乱程度太大了,难以只将其看作是荒诞的怪谈。我们得出的结论是,要尽快查明幕后黑手,防止混乱进一步蔓延。

2015年1月5日,检方公布了中期调查结果。在后来的审判中也在这一点上得到了确认,就是郑润会室长在背后指挥青瓦台秘书官并介入国政的说法都是假的。而炒作这种荒诞谣言的是青瓦台公职纪纲秘书官的赵应天(现共同民主党议员)和公职纪纲秘书室所属行政官朴官天(音)警正。

据了解,朴官天警正是在担任行政官时的2013年从当时的大田地方国税厅长朴东烈那里听说了证券界传开的小道消息和流言蜚语,并将此传给了赵应天秘书。之后赵秘书指示朴警正调查真相后,朴警正将从朴厅长那里得到的各种传闻和信息添油加醋,仿佛郑润会室长介入国政一样向赵秘书进行了报告。在报告中还提到,郑室长与青瓦台秘书三人帮密谋辞退秘书室长金淇春。2014年1月接到赵秘书报告的金淇春室长表示“简直是无中生有”。金淇春室长认为这些说法根本站不住脚,没有向我汇报的必要。所以我也是在2014年11月看到《世界日报》报道的内容之后才知道“郑润会报告”的存在。

当媒体提出质疑时,赵秘书和朴警正都已离开了公职纪纲秘书室。2014年4月初,赵秘书因将公职纪纲秘书室对青瓦台内部违法事实的监查内容泄露给媒体而引咎辞职,朴警正则提前一个月回到原所属的首尔道峰警察署情报科工作。但朴警正在辞职时,将行李暂时保管在位于南山的首尔地方警察厅情报室,这时首尔地方警察厅情报科警察偷看了朴警正制作的“郑润会报告”并泄露给媒体,事态遂迅速发酵并扩散开来。

这就是震动全国的所谓“郑润会名单”的真相。什么权力排名、什么暗箱操作国政的“十常侍”等荒唐的谎言编得有鼻子有眼,再加上报告是从青瓦台流出,媒体也进行了报道,作为普通民众自然会对这样一场精心炮制的弥天大谎深信不疑。

本文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央日报,未经授权严禁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朴槿惠自10月4日起在中央日报高级数字订阅服务“The JoongAng Plus”上连载回忆录,回顾自己在任时期的活动。中央日报中文网独家推出中文版朴槿惠回忆录连载,每周五为您推出,敬请关注。

整理=金正河评论委员 柳成云 孙国熙 记者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