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02日 (周六)
【朴槿惠回忆录(2)】安保是我的第一使命:解散统合进步党绝不妥协
상태바
【朴槿惠回忆录(2)】安保是我的第一使命:解散统合进步党绝不妥协
  • 整理: 金正河评论员 柳成云 孙国熙记者
  • 上传 2023.11.17 06:4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统合进步党地下组织准备武装起义”,国情院出示录音等证据紧急报告;
“以推翻体制为目标掌握进步政党”,把获取议员席位描述为攻占桥头堡
2012年12月10日下午,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在首尔汝矣岛KBS演播室主办第二场电视辩论。图为(从左至右)新国家党候选人朴槿惠、统合进步党候选人李正姬、民主统合党候选人文在寅正准备开始辩论。当天辩论的主题是经济、劳动雇佣和社会福利。【照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2012年12月10日下午,中央选举管理委员会在首尔汝矣岛KBS演播室主办第二场电视辩论。图为(从左至右)新国家党候选人朴槿惠、统合进步党候选人李正姬、民主统合党候选人文在寅正准备开始辩论。当天辩论的主题是经济、劳动雇佣和社会福利。【照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2013年8月左右我接到了国家情报院的紧急报告。报告称以统合进步党的京畿东部联合为中心,李石基议员等100多名人士组成了所谓的地下革命组织(RO,Revolutionary Organization),准备进行全国总罢工和武装起义。报告称目前已经确认他们还做好了破坏通信及油类设施、发生紧急情况时袭击派出所、枪支武装等武装革命斗争的准备,以及在中国接触朝鲜人士的事实。

统合进步党是在国会拥有13个席位的第三大政党,对他们的调查必须慎重。如果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进行,反而会遭到在野党或市民团体等指控“镇压在野党”或“公安治国”的谴责。但当时国情院的报告并没有以“推测”的方式,而是以证据为基础逐条证实了他们的嫌疑。

在此之前,我就对统合进步党感到担忧。统合进步党是在2012年总统选举前成立的,由民主劳动党(NL)、国民参与党、进步新党退党派(PD)、市民社会以及劳动界等于2011年12月联合而成。虽然在议会选举中获得13个席位,但选举结束后就因比例代表候选人不正当竞选争议陷入内讧。在这一过程中,“京畿东部联合”这一党内主流政派走亲朝路线的事实被公开,给社会带来了巨大冲击。

当选比例代表的李石基、金在妍议员都出身于京畿东部联合。作为该组织的领导人,李石基议员不仅像以往进步团体一样要求驻韩美军撤离,还在公开场合肆无忌惮地发表“爱国歌不是国歌”、“亲美比亲朝更有问题”等言论。他是一个亲朝鲜的人物,甚至用朝鲜式用语称呼记者和自己的助理为“工作人员”。

我当然同意自由民主社会必须包容多种价值的基本前提。但是,我们不能无条件保护不顾国家分裂的现实、从根本上开始动摇国家安全的势力。更何况对政治人物应该更加严格。因为国会议员有权查阅与国防、外交等国家安全息息相关的机密资料。也不能排除他们掌握的资料可能会被转交给朝鲜。因此,从2012年大选后,要求阻止京畿东部联合出身的政治人士进入国会的呼声越来越高。

图为2013年9月4日晚,统合进步党有关人士正在拉扯着欲拘押李石基议员的国情院职员。统合进步党相关人士阻止了近1小时逮捕令的执行。【照片来源:金京彬(音)记者】
图为2013年9月4日晚,统合进步党有关人士正在拉扯着欲拘押李石基议员的国情院职员。统合进步党相关人士阻止了近1小时逮捕令的执行。【照片来源:金京彬(音)记者】
图为统合进步党议员李石基参加完党最高委员会议后走出统合进步党院内代表室,对等候的记者们表示,“国情院的指控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是捏造的”,强烈否认了指控内容。【照片来源:金成龙 记者】
图为统合进步党议员李石基参加完党最高委员会议后走出统合进步党院内代表室,对等候的记者们表示,“国情院的指控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是捏造的”,强烈否认了指控内容。【照片来源:金成龙 记者】

在风波不断扩散的2012年6月,记者向我询问对此的立场,我表示,“我认为,不能让那些基本国家观受到质疑,也不能让国民不放心的人成为国会议员”。我接着阐述了自己的立场,“现在国民对统合进步党事态非常担心。我认为(李石基、金在妍议员)辞职才是正确的做法”。我认为,如果不能辞职,国会就应该进行“通过资格审查除名”。但第一大在野党民主统合党对此表现出了不冷不热的态度,最终不了了之。

国情院在向我进行相关报告后,2013年8月28日,以涉嫌策动内乱为由对统合进步党进行了全面的扣押搜查。9月4日,国会通过了对李石基议员的拘留同意案,国情院要员前往国会议员办公室对李石基实施了强制拘押。此后,安保室长金章洙和南院长定期向我报告调查情况。 

根据国情院掌握的京畿东部联合内部会议录音记录,他们采纳了明确以推翻大韩民国体制为目标的行动纲领。到了决定性时期,破坏主要基础设施后策划武装起义的战略与朝鲜的对韩战略并无二致。

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其中还包括掌握韩国进步政党后积极进入议会,准备决定性时期的内容。他们将RO组织成员当选国会议员称为“确保桥头堡”。这意味着要把国会当作社会主义革命斗争的桥头堡。按照这一计划,他们通过统合进步党进入国会,还参加了大选,这并非一般严重的事情。 

总统和政府最重要的使命是保卫国家和国民。我的信念是,如果放任这个问题不管,大韩民国就连国家都称不上。当然,如果国情院转换为公开调查,政治负担将非常大。在野党肯定会举出过去的事例等,主张“镇压在野党”或“公安镇国”等,对执政党展开攻势。但我作为政治家所拥有的最大使命感之一就是安保问题。我一直认为,如果在安保问题上妥协或因担心在野党的反对而回避该做的事情,我就没有理由从政或担任总统。

因此,我在过去担任新国家党代表时期,在卢武铉政府提出废除《国家保安法》时,不顾周围人的劝阻,在寒冷的冬天举行了场外集会。

国情院开始扣押搜查后,统合进步党表示强烈反对。李石基议员在搜查当天销声匿迹,第二天出现后他表示,“这是国情院企图镇压进步民主势力的捏造和虚构事件”,并继续举行党层面上的抗议集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意料之中的反应。解放以来,亲朝、从朝势力从未主动承认过嫌疑。

11月5日,国务总理郑烘原主持召开国务会议,审议通过了法务部作为紧急案件提交的“解散违宪政党审判请求案”。法务部要求撤去统合进步党所属国会议员职务,停止政党活动,并表示,“李石基议员主导的‘革命激进民族解放(NL)势力’在统合进步党中保留着过去民族民主革命党(民革党)时期的追随朝鲜的理念,其目的与朝鲜的对韩革命战略相同”。 

虽然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打算要解散统合进步党,但是根据法务部的建议,到了请求解散政党审判的地步,舆论的关注度进一步提高。法务部先后进行了18次辩论,在2014年11月25日的最终辩论中,代表政府的法务部长黄教安要求统合进步党解散,称“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我希望宪法法院12月19日的判决不会出现国论分裂。所幸以8:1的压倒性优势获得通过,至此统合进步党正式解散。

至此,我才觉得放下了大包袱。对此,我在2014年12月23日的国务会议上评价称,“这是包含守护宪法意志的历史性决定”。

国民的想法也没有什么不同。统合进步党解散后,《中央日报》于2014年12月19日至20日向全国1000名成年男女为对象进行了民意调查,结果显示有63.8%的人“赞成”统合进步党解散。相反,第一在野党新政治民主联合的反应却很冷淡。时任新政治民主联合紧急对策委员文在寅在12月10日举行的党紧急对策会议上主张,“解散综合进步党政党审判请求是对政治结社自由的重大制约”。在危机情况下,一个团体或人的本质会最明确地表露出来。虽然平时看起来很平凡,但一旦发生危机,过去被掩盖的真相就会暴露出来。

在推翻体制的阴谋浮出水面,并有决定性证据的情况下,如果第一在野党能够表现出维护国家安危的坚定立场,情况会是怎样呢?我认为,国民肯定会对抛开党派利害,为国家利益发声的民主党给予极大的信任。

一些人还散布了“我在2012年大选时因为对统合进步党候选人李正姬积压的个人感情,在政治上进行了报复”的荒唐言论。李正姬候选人在2012年12月大选候选人电视辩论时当着我的面表示,“我一定会淘汰朴槿惠候选人”,引起了轩然大波。谣传我因为当时的恶缘,解散了统合进步党。但这种说法毕竟是无稽之谈。难道是因为我的厌恶,好好的统合进步党才突然准备推翻体制吗? 

新政治民主联合刚开始对调查持否定态度,在为推翻体制的证据被明确曝光后,不敢再无视。当时,国会以258票赞成、14票反对、11票弃权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对李石基议员的拘留同意案(2013年9月4日)。如果对统合进步党的调查是出于政治阴谋或个人报复,那么事事对立的国会也不会如此一致得出结论。

本文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央日报,未经授权严禁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朴槿惠自10月4日起在中央日报高级数字订阅服务“The JoongAng Plus”上连载回忆录,回顾自己在任时期的活动。中央日报中文网独家推出中文版朴槿惠回忆录连载,每周五为您推出,敬请关注。

整理: 金正河评论员  柳成云 孙国熙记者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