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周四)
【朴槿惠回忆录(11)】被弹劾之后:宪法法官宣布“罢免总统朴槿惠”像匕首一样刺入心口
상태바
【朴槿惠回忆录(11)】被弹劾之后:宪法法官宣布“罢免总统朴槿惠”像匕首一样刺入心口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4.01.26 21:0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17年3月21日上午,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以嫌疑人身份前往首尔瑞草区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检方调查,图为朴槿惠总统正在前往调查室。前总统朴槿惠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泄露公务秘密等13项指控而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三位不光彩的前总统。【照片来源:NEWS1】
2017年3月21日上午,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以嫌疑人身份前往首尔瑞草区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检方调查,图为朴槿惠总统正在前往调查室。前总统朴槿惠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泄露公务秘密等13项指控而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三位不光彩的前总统。【照片来源:NEWS1】

2017年3月10日,在宪法法院宣布弹劾审判时,我留在青瓦台官邸观看直播,平静地等待结果。李贞美法官宣读了20多分钟的弹劾审判决定书。虽然在观看直播的过程中我一直试图保持平静,但当李贞美法官把完全不实的部分说成是事实时,仍然让我内心掀起了波澜。尤其是党法官读到“被告的行为是为了崔瑞元的利益而滥用总统的地位和权力”,“被告直接或间接地为崔瑞元的利益介入提供了帮助。参与并支持崔瑞元追求私利”这一段的时候。

最终,宪法法院以8名法官全体一致意见宣布“罢免被告总统朴槿惠”。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短短的一句话却像匕首一样插到了我的心口。我感到痛苦和沮丧。

根据宪法法院的决定,我从总统一职上退下来,历史如同滔滔江水一去不复返。事到如今,我不可能再去说不接受宪法法院的决定。但是对于宪法法院为罢免我而提出的论据,我仍然感到遗憾。相信在遥远的将来,历史会对弹劾的正当性做出评价。

弹劾决定后不久,经济首席秘书姜锡勋就打来了电话。姜锡勋秘书用沉重的声音说道,“我将与秘书室长韩光玉等参谋团一起访问官邸”。对此我婉言谢绝了。
 
“不必来了。来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吧?”

但是下午我又接到对方打来的电话,说一定要见着一面。我也没什么理由再次拒绝,便安排会议,然而会议上每个人都神情沉重,没人能先开口。沉默持续一段时间后,为了转换沉重的气氛,我率先开口打趣道:
 
“看,我不是说你们来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吗?”

但气氛依然振作不起来。我安慰了充满遗憾的首席秘书们,并向他们表达了歉意。之后我收拾好心情,开始整理搬家的行李准备离开青瓦台。一些秘书也帮忙整理行李,我不由得说出了这样的话。
 
“整体忙于工作,一直都没能有时间好好审视以下自己”。

本想收拾行李后立即离开青瓦台,但青瓦台相关人士告诉我“三成洞私宅的热水器出现故障,维修还没有结束,没法马上住进去”。

我的私宅已经空置了几年,锅炉出现故障是非常正常的。但从工作组的立场来看,在弹劾结果尚未正式公布之前,如果对锅炉提前进行维修并被外界知道,就会让人觉得青瓦台已经将弹劾视为既定事实,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因此才会导致维修迟缓。

我惴惴不安地等待着维修工作的结束,但民主党不断向我施压,要求我立即搬出青瓦台。青瓦台参谋团使出浑身解数防御着来自民主党的攻击,他们也不容易。为了减轻参谋们的负担,我想尽快离开,所以加紧了准备。3月12日,姜锡勋首席秘书打来了电话,我接起电话,那头却是一片沉默。姜锡勋秘书是出于对我的考虑才给我打来电话的。但他似乎不忍心说出让我尽快离开青瓦台的话。我觉得姜锡勋秘书会很尴尬,所以我先开玩笑表示“是让我快点离开的意思吗?”

姜锡勋秘书说不出话来。我让姜锡勋秘书冷静下来,并加紧做好了准备。当天下午离开青瓦台时,在官邸厨房等地工作的职员们聚在会客室跟我道别。

“托大家的福,我一直很健康。”

走出官邸后,在青瓦台工作的秘书团和参谋等数百人前来送行。经过的时候看着他们的脸,勾起了我珍贵的回忆。

“大家这段时间真的不容易。非常感谢大家的辛苦付出”。

图为2017年3月10日上午,韩国宪法法院代理所长李贞美在首尔市钟路区斋洞宪法法院大审判庭对朴槿惠总统弹劾审判进行宣判。宪法法院接受总统弹劾案。【照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图为2017年3月10日上午,韩国宪法法院代理所长李贞美在首尔市钟路区斋洞宪法法院大审判庭对朴槿惠总统弹劾审判进行宣判。宪法法院接受总统弹劾案。【照片来源:联合采访团】

看着一些秘书流泪的样子,我也感到很难受。就这样,我乘车离开了青瓦台,前往三成洞私宅。10多名新国家党议员和支持者来到三成洞私宅迎接我。在与议员单独会面时,我表示“很抱歉没能完成作为总统的使命。一切后果我来承担。虽然需要时间,但我相信真相一定会大白”。

图为2017年3月31日上午,前总统朴槿惠因受贿等嫌疑被签发拘捕令后乘坐检察车辆离开瑞草洞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前往首尔拘留所。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负责拘捕令的法官姜富荣接受了检方提出的“存在毁灭证据等可能性”的主张,签发了拘捕令。
图为2017年3月31日上午,前总统朴槿惠因受贿等嫌疑被签发拘捕令后乘坐检察车辆离开瑞草洞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前往首尔拘留所。首尔中央地方法院负责拘捕令的法官姜富荣接受了检方提出的“存在毁灭证据等可能性”的主张,签发了拘捕令。

到了私宅之后我发现热水器不灵,房间里冷得不得了。客厅里有个烧柴的壁炉,我临时生了火。但由于是老旧的壁炉,烟气无法正常消散,屋内全是浓烟。屋外到处都是想拍我照片的采访团,我也不能随便打开窗户或窗帘。

3月15日,在我抵达私宅3天后,检方通报我21日前往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接受调查。经过6天的短暂准备,3月21日上午,我来到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现场挤满了采访团等人。调查开始前,我在中央地方检察厅第一次长卢承权的房间里度过了尴尬的喝茶时间,但期间连茶杯都没有碰过。

离开第一次长房间后,我和柳荣夏、郑壮铉律师一起进入调查室,检方由韩雄在、李沅䄷部长检察官负责调查。这是一次长达21个小时的彻夜调查。

我记得两位部长检察官在对我进行调查时都非常礼貌,态度也很客气。但别的不说,他们的发问让我无法忍受,好像我是受贿的人一样。没有意识到崔瑞元园长的行为,没有阻止,这显然是我的责任,但我无法忍受让人认为我是贪污受贿的人。一时间,愤怒涌上心头。调查进行到8个小时左右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伸手一把推开放在桌子上的文件和笔记工具,大声叫起来。

“你们以为我当总统是为了做这种脏事吗?你们为什么要制造这种莫须有的罪名把我变成一个肮脏的人”。

一些文件掉在了地上。当我把激动的情绪发泄出来时,控方似乎也感到非常意外。调查中断了。身边的柳荣夏律师建议我冷静下来。我在调查室旁边的房间休息了约30分钟,之后回到了调查室,向调查检察官说了一句“我太激动了,对不起”,然后又开始接受调查。待调查完毕,我在清晨6时许走出检察院回家。由于长时间的调查,我感到身心疲惫,回到私宅后什么也做不了。

最终,检方于3月27日申请了拘捕令。3月30日,为了接受拘捕令实质审查,我来到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接受了8小时40分的拘捕令实质审查。我对拘留有心理准备。黎明将至,但我却无法合眼。

当时是3月31日凌晨3点多一点。柳荣夏律师神情凝重地走进调查室对我说道,“总统,我想逮捕令已经发出”。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我淡然点点头,对柳荣夏律师说道,“好的。出去之前,我能有时间准备一下吗?”

我去了洗手间,卸了妆,还拆下了发卡,把头发散开。我就这样做了进看守所前的最后准备。卢承权次长给我介绍入监程序,我完全听不进去。凌晨4时30分许,记者从中央地方检察厅大楼乘车前往京畿道义王市首尔拘留所。到看守所大门前,没花多少时间。拘留所附近已经聚集了记者,到处都有摄像机闪光灯。

我就是这样被拘留的。在首尔拘留所等待漫长的审判拉开帷幕的时候,柳荣夏律师告诉我,“韩半岛人权与统一律师会”的律师们来帮忙了,来担任我的辩护律师。最先提供帮助的是李相哲、李东燦、金相律律师,之后由都泰佑律师作为辩护律师参与了案件。我听说还有几位律师在没有任何费用的情况下检查了记录。我要借此机会向他们表示感谢。2017年的春天就这样开始了。

本文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央日报,未经授权严禁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朴槿惠自10月4日起在中央日报高级数字订阅服务“The JoongAng Plus”上连载回忆录,回顾自己在任时期的活动。中央日报中文网独家推出中文版朴槿惠回忆录连载,每周五为您推出,敬请关注。

中央日报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