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周四)
【朴槿惠回忆录(12)】狱中的日子:吃方便面充饥,肩膀疼痛难忍
상태바
【朴槿惠回忆录(12)】狱中的日子:吃方便面充饥,肩膀疼痛难忍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4.02.02 11: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2017年8月30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前往首尔圣母医院就诊。【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图为2017年8月30日,韩国前总统朴槿惠前往首尔圣母医院就诊。【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我第一次进入首尔拘留所时,负责人腾出了她的办公室并在那里放了张医院的简易床,我在那里度过了两天。房间里安装了监控,几天后我被转移到了单间,那里也有监控。根据我的了解,按规定安装监控是用于犯下重罪等的在押人员,用在我身上让我觉得完全无法接受。柳荣夏律师向拘留所方面提出强烈抗议,他们这才把监控遮挡起来。在最初的几天里,我脑海中不断想着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在等着我,因此辗转难眠。

我觉得在适应陌生环境时最重要的就是饮食。由于我素来吃得很清淡,拘留所里的食物对我来说又辣又咸。头几天我就只吃一点米饭,几乎不吃菜,就算吃配菜也是用水冲洗之后才吃一点。由于我的肠胃不好,连药片都不敢吃,所以咸的食物对我的胃来说会造成很大负担。结果每顿饭我都吃不完,只能吃三分之一,剩下的全部倒进 食物垃圾桶里。最后我渐渐失去了胃口,消化功能也随之下降。

于是我选择不吃米饭,而是冲五谷粉喝,或者吃方便面,我会在里面倒很多水尽量吃得清淡。在进入拘留所前我几乎从来没有吃过方便面,但在拘留所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比较淡的方便面可以吃。就这样我天天靠吃方便面充饥,最终患上了其他疾病。

拘留所的夏天和冬天特别难熬。拘留所的冷暖设施不如外面完善,所以很多人给我写信,担心我该如何度过夏天或冬天。我不如别人怕热,但我是怕冷的体质,因此过冬对我来说相当痛苦。

我的房间在走廊尽头,漏风问题比其他地方更明显。虽然天气很冷,但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穿着从拘留所购买的绒衣,再在上面套上厚厚的夹克抵御寒冷,用毛巾当做围巾缠在脖子上,睡觉的时候也穿着袜子。我常常在半夜被冻醒,醒来后就这样一直到天明。热水只有在洗澡的时候能用,但淋浴室没有暖气,所以我会快速洗完澡然后回到房间吹干头发。

在拘留所里最难的还是健康问题。为了保持健康,我想在里面做一些简单的运动,但房间很挤,我的身体状态也不好,所以无法在房间里做运动。于是我每天在与其他犯人分隔的小空地上轻快地走大约1小时来代替运动。在这种吃不惯、吃不饱的情况下,再加上运动也无法正常进行,我渐渐感到身体疲惫不堪。不知道是因为长时间待在狭小的房间里,还是年龄的原因,我的肩膀和腰部、膝盖、胳膊、脚踝等肌肉骨骼多处出现了难以忍受的疼痛。

尤其是我的左肩疼痛难忍,仿佛要断了一样,只要拿起稍微重一点的书或想搬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会感到剧痛。晚上我也很难睡个好觉。状态很差的时候,我连举起胳膊都感到很困难,甚至要拜托狱警把挂在我房间里的晾衣绳拉下来,因为我实在抬不起胳膊来晾衣服。肩膀问题使得我难以正常使用手臂,所以就算是运动,也只能以最小半径来移动手臂,甚至这样也十分困难。

2018年5月,在我抱怨肩膀疼痛后,首尔拘留所方面以“委托外部医院诊疗”为由让我前往首尔圣母医院接受了治疗。在核磁共振成像检查结果显示有回旋肌腱撕裂旋和关节炎症状,因此疼痛部位接受了类固醇治疗。但是疼痛一直没有消失,那种无法言喻的疼痛持续了一年多。“火烫”般的疼痛和“刀割肉”般的疼痛出现在我的颈肩部位,而我的腿部则是感到麻木,晚上无法入睡。

到了2019年,疼痛越来越严重,最终我不得不再次外出就诊,对疼痛部位进行了仔细检查。检查结果发现,不仅是肩膀,我的髋关节、膝盖、脚踝等多个部位都有病变,于是在这些部位再次注射了类固醇。尤其是左侧肩部,虽然在2018年11月和2019年5月两次接受关节内类固醇注射,但左臂却越来越僵硬,甚至连抬起都变得困难。最终,我决定做肩部手术,并将此事告知拘留所方面。于是,柳荣夏律师和首尔圣母医院的医护人员商量后确定了手术日期。为了接受手术,我于2019年9月初向检察机关提出暂时停监申请。

但我的申请没有被批准。我因为需要手术才申请停监,但连这个要求都被驳回了,我的心里瞬间愤懑不已。当时经历了刻骨铭心的疼痛,大脑完全被疼痛所占据。火烫般的疼痛、刀割肉般的疼痛、麻木的症状让我无法正常睡觉,每一天都过得非常艰难。更何况,我不知道何时才能离开拘留所,我只能忍受看不到尽头的痛苦,心中充满被一种难以名状的凄凉。

结果,我肩膀的状况日益恶化,到了无法再拖下去的地步,但此时我也无法再次申请暂时停监。期间,拘留所方面表示会向上级建议到外面医院就诊。随后法务部方面接受了这一要求,我于2019年9月16日为了肩部手术住进了首尔圣母医院。当时,我的肩部手术由金良洙(音)教授负责。金教授对我的肩膀进行了精密检查,结果显示左肩肌肉几乎全部撕裂,情况十分惨烈。所幸手术顺利完成,之后金教授也给予了细致的治疗。圣母医院在术后的康复治疗方面也尽心尽力,饮食方面营养师也很用心。大家都是我非常感谢的人,借此机会向大家表示感谢。

我的腰在狱中也变差了很多。刚进拘留所时不给我提供椅子,我只能坐在地上,渐渐地感到腰部状态不太好。每周进行3、4次的审判也给腰部造成了负担。每天要以不舒服的姿势坐大约10个小时,因此接受一次审判后腰部就会疼痛。膝盖也出现肿胀,不好弯曲。

入监之初我就向拘留所方面要求提供椅子,但拘留所很抱歉地表示,“向上级报告了提供椅子的事情,但没有批准”。柳荣夏律师几次向拘留所方面提出抗议,“椅子是医疗辅助器具,完全可以放进拘留所,过去前总统金大中在监狱时也允许使用椅子,为什么现在就不能给提供椅子呢”。但是上级不批准,工作人员能做的事情也有限,他们也找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

我不停地说腰疼,柳荣夏律师就给我从旧书店里带来了3本巨大的国语大辞典,在上面铺上毯子作为椅子来用。有时我坐在上面,把书放在简易的小桌子上看书。但可惜的是,读了一会儿书,字典就会打滑,姿势就会乱了。文在寅政府政权交替后,2017年7月下旬,拘留所方面表示上级允许,于是送来了椅子。拘留所方面还为我准备了新的桌子。

虽然没有说明被赦免前的拘留所生活是怎样的,但真的是非常痛苦难熬。在这种情况下,我能够坚持下来并振作起来,多亏了相信我、鼓励我的国民们的支持。每次出来接受审判时,支持者们都一天不落地来旁听审判,每次我回到拘留所时,支持者们都鼓励我,“总统,加油”,这真的给了我很大的力量。
 
在拘留所期间收到的8万多封鼓励信也是如此。每一封我都认真地读了,从中获得了很大的力量,觉得非常感动。其中令人难忘的是一封来自一个重度残疾人信,信中写道,“我自己也这样不放弃地活着,希望总统您也能加油”。读着读着,我的心里变得热乎乎的。因为有这样的人在,我觉得自己不能放弃,于是重新振作起来。

本文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央日报,未经授权严禁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朴槿惠自10月4日起在中央日报高级数字订阅服务“The JoongAng Plus”上连载回忆录,回顾自己在任时期的活动。中央日报中文网独家推出中文版朴槿惠回忆录连载,每周五为您推出,敬请关注。

中央日报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