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周四)
【朴槿惠回忆录(13)】余生:往者不可谏
상태바
【朴槿惠回忆录(13)】余生:往者不可谏
  • 整理:金正河评论员 柳成云 孙国熙记者
  • 上传 2024.02.09 10:0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21年1月,对我的审判确定下来。成为已决犯后,我与律师的会见也受到了限制。之前每天都有的会见变成了一周一次,我独自忍受的时间变得更长,我的孤立感也变得愈发强烈。

身体一旦受损就很难恢复。伴随着身体上的疲惫的是我的心情。在某个时刻,我甚至产生了放下一切的念头。每当这时,我都会给自己打气。在执政期间,虽然我可能有过失误,但我绝没有为了追求私利或为了某个人而滥用总统的职权,所以才会无论深处何种困境我都要坚持下去。但我本能地感觉到自己的极限正在逼近。从某个瞬间开始,我连书都不想看了,只是发呆来打发时间。

我就这样毫无目标地打发着日子,直到2021年深秋的某一天。我的脑海中强烈地闪过这样一个想法:如果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而发生的,很多人因为我而饱受煎熬,那如果我承担这一切,是不是所有的事情就都解决了?一天,我把这些想法写在一张便签纸上,把它递给了前来会见的柳荣夏律师。我让他以后再读。柳荣夏律师接过了那张便签纸,在之后前来会见的时候却对便签纸的内容只字未提。柳荣夏律师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和我讲一些琐碎的事情。而在我被赦免之后,柳荣夏律师向我解释道,他在读了我当时递给他的纸条后,与拘留所的相关人士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话,并为了将我转移到医院而做出了努力。

据悉,拘留所方面当时也向上级报告了我的身体状况,称我的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在寻找住院医院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正逐渐沉入谷底。最终2021年11月决定让我以委托外部诊疗的形式入住三星首尔医院。在三星医院住院后,医疗人员对我的身体状况进行了精密检查。而且据我所知,医院已经向拘留所方面提交了意见书,要求我至少住院到第二年2月。当时我的健康状况已经严重恶化,拘留所方面似乎也担心会发生意外。

即使住进了三星医院,住院初期我的身体也没有像以前一样恢复。我喜欢听音乐,包括听古典音乐、流行歌曲、歌剧、音乐剧等各种音乐。但对于曾经那么喜欢的音乐,从某一天开始却仿佛变成了噪音,根本无法入耳。我也不知道原因,只是不喜欢听。我对前来探视的柳荣夏律师说道,“以后不用再带音乐CD过来了”。面对面露诧异的柳荣夏律师,我只说“感觉听音乐太累了……”现在想来,我似乎明白为什么当时听个音乐也会觉得像噪音一样难受。无非是由于当时我的身体疲劳过度,于是心也跟着疲惫不堪。医院的医护人员很细心地给我治疗,帮我在情绪上稳定下来。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渐恢复了精力,精神上也感觉到了安定。

青瓦台在2021年12月24日早上对我宣布赦免。这是在圣诞节赦免名单中。听到这个消息时,我还在病房里。虽然这是我内心期待已久的瞬间,但真正宣布的时候,我并没有很激动。回想起来,我在拘留所待了4年零9个多月。这比我当总统的时间还长,比全斗焕和卢泰愚两位前总统的服刑时间加起来还要长。尽管有人批评称政治上很苛刻,但我认为无论如何,这部分还是以后交给历史来评价比较好。

到了2022年3月24日,我身体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恢复,走出了医院。当天上午8时30分许,我穿着蓝色大衣走出医院大门。巧合的是,我5年前被拘留时也穿的这件衣服。有些人想知道这是不是有特殊的意义,其实没有,是因为我能穿的衣服只有这一件。我内谷洞的私宅也被拍卖了,我没法好好收拾我的衣服。 

3月24日上午,我从三星首尔医院20楼病房出来,一路走到门廊,这是我一生都难以忘记的一幕。巨大的医院内挤满医护人员和病人,还有陪护。他们看着我,高兴地向我挥手,这温暖的样子让我感到很放松。不一会儿,我走出门厅,照相机闪光灯闪过,欢呼声和“总统,我爱你”、“加油”等鼓励声音不绝于耳。这是弹劾之后我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氛围。

4月12日,在回到达城家中约20天后,总统候选人尹锡悦来我的私宅看望我。尹锡悦在我被弹劾的过程中是特检组的调查组长,他在担任中央地检长的时候还曾拒绝暂时停监。按照世间标准来看,这恐怕算不上善缘。老实说,我在拘留所的时候,因为疼痛备受折磨,每一天都过得很艰难。所以在每次不允许暂时停监的时候,我一想到要继续忍受这种疼痛,都觉得很遗憾。

但是我对他在总统竞选过程中提出的“国民团结”的信息非常有共鸣,出于保守政权应该上台的想法,与地方选举和议会选举不同,我在总统竞选时参加了投票。当时通过各种渠道我被要求一定要投票。他不仅承诺将推进特赦我和前总统李明博,还在发布特赦消息时向我转达了“希望您一定要恢复健康”的信息。

12日下午我与尹锡悦候选人进行了50多分钟的对话,气氛很平静。他对过去的事情表示“真的没脸见您。我一直很抱歉”,而我只是静静地听着。尹锡悦表示,“(朴槿惠政府的)好政策和业绩未能如实公开,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我会继承和广泛宣传前总统朴槿惠所做的事情。我会恢复您的名誉,让您得到国民的正确评价”。

回到大邱后,我没有特别的活动,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度过。起初,由于健康原因,我感到非常辛苦。从三星医院出院时,医护人员跟我强调要进行康复,并介绍了大邱普拉提相关人士,从那时到现在,我一直坚持锻炼。根据自己定下的日程表,我正在尽我最大的努力进行锻炼。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我现在已经恢复了很多,也可以外出活动了。

事实上,有一些过去和我一起从政的人或在青瓦台工作过的人表示要来见我。其中也有长期与我共度政治生涯的人。但是现在我的想法是,过去的人和事就应该让他们留在过去。不过,如果我的身体再恢复些,我也希望能与当地的人们见面交谈,只要身体上不会对日常生活造成影响。我想不久之后就能实现了。

我开始从政是为了建设一个国民无忧无虑地过上好日子的国家,从国会到进入青瓦台履行总统职务的最后一天,我竭尽全力。虽然我个人没有完成任期,但我相信朴槿惠政府本身并不是一个失败的政府。我期待朴槿惠政府在我被弹劾后以“清算积弊”的名义被污蔑的各种政策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得到正当评价。

现在很多人对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既担心又不安。但我确信,如果我们的国民团结起来重新开始奔跑,不久的将来就会开启全体国民幸福的时代,大韩民国成为世界史上的重要一员,迎来充满希望的未来。如果我能在这条路上做出一点贡献,这便会是我余生的使命。向一直阅读我的文章的国民们致以衷心的感谢。(完)

本文所有内容版权归中央日报,未经授权严禁擅自转载,违者必究。

整理:金正河评论员 柳成云 孙国熙记者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