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去核电政策遭遇电力短缺瓶颈,反过头来用核电填补用电缺口
상태바
韩去核电政策遭遇电力短缺瓶颈,反过头来用核电填补用电缺口
  • 世宗= 孙海容 记者
  • 上传 2021.06.16 15:3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去年韩国电力公司购买的核电度数创下文在寅政府上台后的最高纪录,几乎与往届政府持平。分析认为,这是因为韩电通过购买价格最低廉的核电填补了煤炭发电量减少造成的用电缺口。

6月15日,国民之力党议员尹永硕从韩国电力公司拿到的资料显示,韩电去年一共向发电子公司和民间发电站购买了52.9607万亿瓦时(GWh)电量,并利用垄断的国内电力网,将这些电力重新出售给消费者。

其中原子能发电站生产的电量共计15.2312万亿瓦时,占28.8%。韩电购买的核电量在文政府上台后曾在2018年一度减少到12.6883万亿瓦时(23.1%),但2019年重新上升到13.8607万亿瓦时(25.6%),去年更是接近文政府推出去核电政策之前2016年15.4175万亿瓦时(29.7%)的水平。

这一情况与文在寅政府推动的去核电政策背道而驰。也就是说,韩国对核电的依赖度不降反升,与政府的意图恰好相反。分析认为,为实现温室气体减排和碳中和的目标,煤炭发电的比重有所缩小,只能通过增加核电供应来填补缺口。
 
核电发电单价是新再生能源的40%

实际上,韩电购买的煤炭发电量在2017年共计22.8848万亿瓦时,占整体购电量的43.1%,去年减少至18.6922万亿瓦时(35.3%),虽然同期购买的新再生能源从2.3845万亿瓦时(4.5%)增加到3.1805万亿瓦时(6.0%),但并不足以填补煤炭发电减少的缺口。 此外,新古里四号机组等原本停转维护的核电站重新启动运转,也是一个影响因素。核电作为保障电力稳定供应的“基底负荷”,可见其角色之重要。

首尔大学原子核工程学系教授朱汉奎表示,“核电是不排放二氧化碳的低碳能源,现在的情况证明,政府在去核电的同时推动去煤炭发电,本身就存在矛盾”,“政府在制定能源政策时,不应该只关注政治利益和价值观念,而应当综合考虑各种能源的经济性和环保性,制定现实可行且高效的能源方案”。

政府之所以无法降低对核电的依赖度,也是因为核电比其他能源更加经济。从去年韩电购买各类电力的单价来看,一度(千瓦时)核电的价格为59.69韩元,远低于煤炭(81.62韩元)、水力(81.73韩元)、LNG与复合发电(99.25韩元)和新再生能源发电(149.4韩元,用政府补贴抵扣后价格)。而且,在2016~2020年最近五年的统计数据中,核电的单价始终低于其他主要能源。政府计划在新再生能源供应充足时适当增加液化天然气(LNG)发电比例,补充去煤炭发电的缺口,但韩国的LNG全部依赖进口,价格浮动较大。

今年韩国对核电的依赖度还将进一步加重。截至4月份,韩电已经购买了5.065万亿千瓦时的核电,比往年有所增加,同时韩电购买的煤炭发电却在减少。尹永硕议员表示,“对核电的依赖度加重,说明政府设计的去核电政策从一开始就存在错误”,“政府如果继续固守去核电政策,同时推动碳中和,只会带来电力供应不稳定、电费上涨等副作用”。尹议员接着表示,“政府应承认政策失败的事实,修复核电产业生态”。

有分析指出,韩国扩大再生能源发电比例后,由于发电成本增加,电费将会大幅上涨。国际能源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6月15日预测,“随着再生能源比例扩大,2030年韩国消费者缴纳的电费将比去年上涨24%”。这一预测与政府此前在“第九次电力规划听证会”上公布的上涨幅度(比2017年上涨10.7%)差距颇大。

“去核电政策下,9年后韩国电费将上涨24%”

该机构电力与再生能源部门的亚太地区主管亚历克斯·惠特沃思表示,“随着再生能源的比例上升,为保障稳定的能源供应,需要对电力网加大投资”,“在一些欧洲国家,当再生能源发电比例达到30%时,电费会上升一倍”。但他表示,“韩国的电费比其他国家便宜一些,上调24%也有一定的合理性”。

伍德麦肯兹预测,由于去核电政策导致核电比例下降、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度较高,韩国政府设定的2030年电力部门温室气体减排目标可能难以达成。韩国政府此前制定减排目标,宣布将把电力部门2030年的排放量比2017年减少23.6%,控制在1.93万吨以内。

惠特沃思表示,“在降低核电比例的同时,未能充分减少煤炭和燃气等化石燃料发电”,“预计2030年韩国电力部门的碳排放量将比去年增加7%,达到2.51亿吨”。

世宗= 孙海容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