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去核电决策依据被曝造假,关停月城1号机组涉嫌“违规”
상태바
韩去核电决策依据被曝造假,关停月城1号机组涉嫌“违规”
  • 尹成珉 金南俊(音) 记者
  • 上传 2020.10.21 12:3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什么时候能决定月城核电站1号机组永久关停”?(文在寅总统)

2018年4月3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A科长向时任产业部部长的白云揆汇报了自己前一天从青瓦台一名行政官口中听到的这句文总统的话。青瓦台一名顾问在现场探访月城1号机组之后,通过青瓦台内部报告网络汇报了“核电站外墙有钢筋暴露”的情况,于是便有了文总统这一提问。
 
白前部长在得到这一消息后立刻斥责A科长“韩国水力原子能机构的董事会从经济性、地区包容性等角度出发,认为应该关停核电站机组,却又重新启动运转,难道不是很奇怪吗”,下令“让韩国水力原子能机构董事会重新考虑,尽早决定关停机组后并立刻停止运转”。

产业部原本在“尽早关停月城1号机的推进方案及未来计划”报告中写道,即使韩水原董事会决定关停月城1号机,考虑到经济效益,也应该再使机组工作两年,而不是立即关停。这也是韩水原方面期待的结论。但白前部长在通过转述得知文总统的意见后大发雷霆,A科长最终将报告内容修改为“决定尽早关停后,应立刻停止运转”。对于这一情况,监察院提出质疑,认为得出这一结论的“程序欠妥”。

在监察院10月20日发布的《尽早关停月城1号机组决定的可行性调查》报告中记录了大量产业部为迎合文在寅政府的去核电政策而违反程序规定的事例。监察院这次开展监察活动是应去年9月国会的要求,在超过最后期限(今年2月末)近8个月后,才最终完成监察活动并发布监察报告。

监察报告中还记录了产业部为迎合青瓦台而向韩国水利原子能机构施压的情况。2018年3月,产业部召开A科长和韩水原工作人员出席的月城1号机组研究会议,A科长在会上对韩水原的工作人员表示,“总统秘书室对6月19日的(古里核电站1号机关停)1周年活动非常关注”。
 
文总统2017年6月出席古里1号机永久停转宣布仪式,表示“将重新考虑我国的核电政策,废除以核电站为中心的发电政策,走向去核电时代”。因此,古里1号机停转是本届政府推动去核电政策的象征性大事件。于是,在举行古里1号机停转一周年活动的三天之前,韩水原突然召开紧急董事会,决定关停月城1号机。
 
此外,监察院还指出,月城1号机组持续运转的经济效益“受到了不合理的低估”。月城1号机的经济效益低是韩水原决定早日关停运转的核心依据。韩水原总裁郑载勋曾表示,“因为经济效益低,因此决定早日关停机组”。

在野党和原子能学术界曾多次对此提出质疑,认为针对月城1号机组经济效益的分析结论存在问题,相关经济效益数据可能被篡改。韩水原2018年3月发布的内部评估报告写道,如果月城1号机组持续运转至2022年,可创造3707亿韩元的经济效益。但在当年5月份三德(SAMDUK)会计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制作的评估报告(草案)中,经济效益减少到了1778亿韩元。此后产业部、韩水原、三德会计师事务所共同开会说明情况之后,5月14日发布的报告内容进一步将预计经济效益降低为224亿韩元。

产业部公务员遭处罚,青瓦台秘书官躲过问责

月城核电站1号机运行情况和监察工作日志。图表=申载民 记者
月城核电站1号机运行情况和监察工作日志。图表=申载民 记者

监察院指出,产业部和韩水原2018年5月11日开会要求三德会计师事务所把计算经济效益时使用的核电销售价格改为预期销售价,但这一价格远低于实际售价。以2017年为准,韩水原的预期单价为55.08韩元/度,比实际销售单价(60.75韩元/度)低9.3%左右。此外,准确预测核电站的经济效益,还需要对核电利用率等数据进行修改,韩水原也没有将相关情况告知三德会计师事务所。监察院指出,评估中“过度高估了”停止运转后减少的成本支出。
 
参与评估月城1号机组经济效益的三德会计师事务所员工在三方召开草案研究会之后,于当年5月24日将修改后的报告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韩水原的工作人员。他表示,“一开始我们尽力作出准确、合理的评估,突然之间,我们的工作就变成凑数字迎合韩水原和政府的要求了,感觉很悲哀”。

不过,监察院并未明确判断早日关停月城1号机的决定是否合理。监察院表示,“这次监察工作主要审查了相关机构在决定立刻关停月城1号机组的过程中考虑的经济因素”,“从韩水原董事会的决议内容来看,除经济效益之外,作出这一决定还考虑到持续运转的稳定性和地区接受度等其他综合因素。仅凭这次监察结果,不足以对这一决定的合理性作出综合判断”。监察院表示,政府的能源转型政策和推动月城1号机早日关停的政策决定是否合理,不属于监察范围。

不过有看法认为,监察院明确指出经济效益评估过程中存在问题,却没有明确对这一决定的合理性作出判断,得出“折衷结论”,是因为监察委员会内部存在一定分歧。监察委员会曾在今年4·15国会选举前召开三天的会议,最终却没有得出结论,只能重新完善监察工作,此后又从10月7日起连续召开六天会议,才表决通过这份最终监察报告。有说法称,监察院长崔在亨和倾向于执政党的监察委员之间存在较大分歧。但监察院相关人士强调,“全体监察委员一致同意通过了最后的监察报告”。

监察结果作为参考资料提交给检察院和警方

青瓦台、产业部和韩水原决定早日废弃月城1号机组的过程
青瓦台、产业部和韩水原决定早日废弃月城1号机组的过程

监察院并未对任何人作出刑事指控。对于白云揆前部长,监察院认为其“迎合上意的行为违反了《国家公务员法》第56条(诚实履行义务),需要对其采取严重的人事惩戒措施”。但由于他已经辞去公职,在汉阳大学担任教授,只能对其进行“人事资料通报”,将相关情况记入人事资料档案。对于韩水原社长郑载勋,监察院认为其未能尽到管理监督员工的职责,要求其“多加注意”。最终,监察院仅要求产业部对故意删除月城1号机相关资料的2名产业部公务员进行惩戒。针对要求相关部门给出早日关停核电站方案的青瓦台秘书官,监察委员会按照职权进行审理,但并未得出任何结论。

但是,监察院计划把针对白前部长和郑总裁的监察结果提交给检察院和警方作为参考资料。虽然两人的犯罪行为尚不明确,但如果事后两人受到相关指控,司法机关可以把监察结果用做参考。白前部长目前已经受到市民组织的指控。

青瓦台尚未正式对此发布立场。青瓦台相关人士当日表示,“将在看过报告的完整内容后,决定是否作出回应。预计不太可能”,“此事与青瓦台无关,能源政策由具体的职能部门负责”。产业部对这一监察结果表示,“除去经济效益之外,从稳定性和地区接受度等综合因素出发,决定早日关停月城1号机并不存在问题,也不会对未来的政策推进方向造成影响”,“我部将继续推动能源转型政策”。

产业部:继续推动能源转型政策
 
白前部长表示,“我只听取了最后的报告,并未介入中间过程”,“只是工作人员之间自由交换意见,并不存在施加压力的问题”。他表示,“(监察院)只看到了会计方面关于经济效益的分析内容,在作出最后的判断时,不能不考虑核电站的运转稳定等外部成本”。韩国水利原子能机构表示,“原则上接受这一结论”,“将与产业部协商,采取完善的后续措施,制定出可以对核电站继续运转的经济效益进行客观评估的评估指南”。

国民之力党院内发言人崔炯斗表示,“为落实文在寅总统大选时承诺的去核电政策,青瓦台和政府如同进行军事作战一般推动月城1号机彻底关停”,“监察院长崔在亨顶住政府和执政党的压力,不顾政权核心官员的反对,揭露出国家政策决策过程中的违法行为,但却未能揭发作出这些决定的幕后人员和法律责任所在”,“暴露出文政府不惜破坏宪法规定的监察职能的暴政统治”。共同民主党发言人申荣大则表示,“监察院发布的监察结果只是对部分存在程序问题的机关作出警告,对相关人员作出轻微惩戒”。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