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聚焦】“就这?”韩国朝野两党议会选举前亮出刺激生育政策引青年一代群嘲
상태바
【聚焦】“就这?”韩国朝野两党议会选举前亮出刺激生育政策引青年一代群嘲
  • 申成湜 记者
  • 上传 2024.01.19 11:2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因学生减少,2023年停课后用作停车场的首尔广津区首尔华阳小学。【照片来源:NEWSIS】
因学生减少,2023年停课后用作停车场的首尔广津区首尔华阳小学。【照片来源:NEWSIS】

韩国国民力量党和共同民主党的代表18日在先后5个小时的时间里提出了应对低出生率的政策。国民力量党选择低出生率作为议会选举1号承诺,民主党则将其作为4号承诺。有评价认为,朝野都对总和生育率跌破0.7、新生儿只有20万人的危机情况产生共鸣,这一点可圈可点。国民力量党紧急对策委员长韩东勋表示“这个问题关系到国家存灭”。民主党代表李在明表示“国家消失不是遥远的未来,而是火烧眉毛的当前课题”。  

国民力量紧急对策委员长韩东勋18日下午拿着包含低出生相关承诺的“工作和家人都幸福”的国民快递进入首尔江南区Huray Positive。【照片来源:NEWS1】
国民力量紧急对策委员长韩东勋18日下午拿着包含低出生相关承诺的“工作和家人都幸福”的国民快递进入首尔江南区Huray Positive。【照片来源:NEWS1】

国民力量在“工作、家庭都幸福第一弹”对策中忠实于实质性细节,民主党在“为了大韩民国生存的低出生综合对策”中集中于支援租房和现金补贴等重点。其中两党重合的共同承诺有两个,一是国民力量承诺新设副总理级人口部,民主党承诺新设人口危机应对部;二是朝野两党都承诺在申请育儿假时可自动获准。

不过,朝野两党但在其他选举承诺上表现出很大的差异。国民力量党承诺将爸爸带薪产假从目前的10天延长至1个月,并将其设为义务规定;育儿假工资上限将从每月150万韩元增加到210万韩元,育儿期缩短工作时间的工资将从目前的200万韩元上调至250万韩元。如果在员工使用育儿假期间聘用外籍员工将提供奖励;如果聘用因育儿而中断工作经历者和退休者,将获得240万韩元(目前为80万韩元)的补贴;对促进家庭进化表现优秀的中小企业将减免法人税;从2025年开始对艺术家、个体户、农民、特殊雇佣岗位(生活设计师、球童等)适用育儿假等。   

韩国共同民主党代表李在明18日上午在国会发表低出生率综合对策前发表主旨演讲。【照片来源:姜正贤 记者】
韩国共同民主党代表李在明18日上午在国会发表低出生率综合对策前发表主旨演讲。【照片来源:姜正贤 记者】

民主党提出了结婚、生育、养育一揽子政策。生育2个子女时将为其提供24坪住房,生育3个子女时提供33坪住房,以商品房转换公共租赁方式提供;引进结婚、生育补贴,且这部分不计收入和资产;向所有新婚夫妇(至婚后7年)每户贷款1亿韩元,生第一个孩子免息,第二个孩子减免本金50%,第三个免除贷款本金全额,相当于生育第二个孩子支援5000万韩元,生育第三个孩子支援1亿韩元;中小企业育儿假工资追加50万韩元,且无论在此期间是否有其他收入都将保障育儿假工资;将目前给7岁以下儿童每人10万韩元的儿童津贴上调为8~17岁内每个孩子每月提供20万韩元儿童津贴;另外,每月向0~18岁的账户存入10万韩元的自立基金,父母也可以存入这一账户,在孩子成年后通过学费或住房、创业、结婚资金提款,没有赠与税等或利息税。  

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人口监测评价中心主任李相林(音)评价道“国民力量党的态度从过去的‘由政府负责’转变为‘企业-家庭-政府一起解决’,从这一点来看是进步了”,“如果爸爸休产假1个月,体会到睡不着觉的辛苦,对待孩子的态度就会发生变化”。韩国开发研究院(KDI)国际政策研究生院教授崔瑟琪(音)也表示,“爸爸休产假将是在孩子出生时一起学习、体验父亲这一新角色、作为有孩子的夫妇建立关系的很好的机会”。李相林还表示“民主党的承诺似乎很好地确定了加强国家责任和支援的方向”,“很多青年在新冠肺炎时期对结婚犹豫不决,新婚夫妇长期低息贷款可能会给青年下定决心结婚打一针强心剂”。   

不过,尽管朝野都对使用育儿假的政策划了重点,但现实生活中能否有效推行还是个疑问。据韩国雇佣劳动部的调查显示,只有48%的小企业能够使用育儿假,只有31%的企业将使用育儿假期间纳入可晋升范畴。提供现金补贴的局限性也很明显,首尔大学保健研究生院教授赵永泰(音)指出“朝野似乎认为低出生率的原因是福利不足,但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生孩子”,“提高福利的政策如果是在许京宁高喊‘生孩子就给1亿韩元’的20年前或许还会奏效,但现在肯定不行”。崔瑟琪(音)也表示“在婚姻、生育、养育相关制度或旧习没有改变的情况下,现金补贴能有多大效果令人怀疑。学界普遍认为,其效果是暂时的”。 

赵永泰表示,“必须拿出政策改变环境,让现在的10多岁、20多岁青年在下个十年的生活变得更好”,“应该摆脱以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重新制定框架,缓解一切向首都圈集中带来的生存竞争”,“如果不改变解题思路,建立人口部也没用”。 

青年对此的反应也各不相同。33岁的公司职员朴炳俊(音)认为,“对原本就想生孩子的人来说,这是很好的对策”,“结婚的话当然会考虑生孩子,这次的对策应该会有用”。但大部分人对此持冷嘲热讽的态度。结婚6年的吴某(40岁)认为“这不是用钱就能解决的问题,而是需要改变社会认识和系统。企业无法实施灵活工作时间,连准时下班也要看眼色”,“不知道一天要工作12小时的时候谁来照顾孩子”。20多岁的教师池某也表示,“看了这些政策承诺,反而更没了生孩子的想法。养一个孩子需要2亿韩元以上,生3个孩子给1亿韩元就能生吗?我认为给钱已经无法提高生育率了”。  

筹措资金也并非易事。国民力量党的要实现政策承诺每年需要投入3万亿韩元,民主党则需要28万亿韩元。国民力量党计划继续出第二弹(税制改组等)、第三弹(居住、教育等),届时将需要投入更多资金。李相林表示“国民力量党说要新设应对低出生率的特别会计,但这远远不够”,而民主党并没有拿出资金对策。  

申成湜 记者
译 | 会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