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3日 (周日)
韩国“有钱才结婚”成现实 42%新婚夫妇年薪超37.7万元 
상태바
韩国“有钱才结婚”成现实 42%新婚夫妇年薪超37.7万元 
  • 世宗=郑震濠 记者
  • 上传 2024.02.01 12: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韩国某公共机构工作的车某(33岁)今年和交往5年的女友分手。虽然二人曾计划结婚,但在首都圈寻找公寓的过程中,争吵变得频繁起来。车某吐露道,“两个人年薪加起来就6000万韩元(约合32.3万元人民币)左右,怎么算也也不够在公司附近找到全租公寓和偿还利息”,“生孩子更是做梦也不敢想的事了,因为金钱经常和她争吵,后来就感到累了,所以最后就分手了”。  

这事例并不特殊。最近两个月,在共享结婚信息的韩国某网络社区上上传的36条退婚或考虑退婚的帖子中,有16条(44.4%)涉及到金钱问题。其他问题依次为性格和生活方式差异(12件,33.3%)、婆家娘家烦恼(4件,11.1%)、离婚经历或精神疾病经历(4件,11.1%)等。婆媳矛盾和性格差异等传统的离婚、退婚原因与金钱问题相比现在已经成为更罕见的问题了。   

据韩国统计厅31日透露,2015年为30.3万对的结婚登记数量在2016年(28.2万对)首次跌破30万,2021年(19.3万件)跌破20万大关。虽然还没有公布去年统计数据,但预计将跌至19万对左右。考虑到韩国普通夫妻在结婚后才生育,婚姻减少被认为是韩国低出生率的根本原因。  

统计数据表明,缺钱就是韩国年轻人不结婚的原因之一。韩国新婚夫妇的平均收入呈直线增长趋势。2022年新婚第一年夫妇中家庭年收入为7000万韩元(约合37.7万元人民币)以上的比重为41.8%。2015年仅为23.2%,7年内暴涨近一倍。年收入1亿韩元(约合54万元人民币)以上的从7.8%增加到18.8%,增加了2.4倍。结婚登记数量在减少,而高收入夫妇比重急剧增加,这就意味着只有相应收入的人才会选择结婚。   

新婚夫妇中高收入者比重的增加趋势与全体家庭相比异常迅速。从全体家庭来看,年收入在7000万韩元以上的家庭比重从2015年的26.7%增加到2022年的34.1%,仅增加了7.4个百分点。2015年全体家庭(26.7%)年收入高于7000万韩元的比例高于新婚夫妇(23.2%),但2018年开始出现反超,此后差距逐渐拉大。也就是说,目前一般收入超过平均以上的人才会结婚。   

韩国婚介公司DUO上月以25~39岁未婚男女为对象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韩国女性认为理想的丈夫平均年薪为6067万韩元(约合32.7万元人民币),韩国男性认为理想的妻子平均年薪为4377万韩元(约合23.6万元人民币)。韩国女性认为理想的丈夫平均资产规模为3.3491亿韩元(约合180.8万元人民币),韩国男性认为理想的妻子平均资产规模则为2.1692亿韩元(约合117.1万元人民币)。韩国统计厅微数据分析结果显示,2022年30多岁未婚韩国男性的平均劳动收入为3907万韩元(约合21.9万元人民币),韩国女性则为3375万韩元(约合18.2万元人民币)。净资产方面,韩国男性平均拥有1.7449亿韩元(约合94.2万元人民币),韩国女性则拥有1.7286亿韩元(约合93.3万元人民币),与理想相差甚远。  

在韩国,“先住着单间房开始结婚生活”的故事早已成为过去。分析结果显示,新婚第一年居住公寓的比重从2015年的57.7%上升到2022年的65.2%。随着公寓居住比重的不断增加,三分之二的新婚夫妇将结婚生活的“起跑线”定为公寓。与之相反,联排住宅、多户住宅居住比重在此期间从13.6%减少到12%。  

有分析认为,考虑到在韩国公寓是带动房价上涨的主体,站在“起跑线”上的新婚家庭偏好公寓的现象实际上变得更加严重。以2015年底为准,韩国全国公寓交易价格指数为87.7,2022年底为98.5,上涨12.3%,这受到了上届政府房地产价格暴涨的影响。   

简单来说,在韩国“有钱才能结婚”已经成为现实。曾在韩国快速发展期间,由于劳动收入急剧增加,即使房地产价格上涨,也能改善居住条件。然而,现在比起工资上涨,房地产等资产价格上涨更快。因此,从单间房开始住起、慢慢攒钱后搬到公寓、然后再逐步扩大公寓面积等传统的住房规律变得更加困难。也就是说,如果在准备结婚阶段没有充分的资金,那就很难拥有稳定的婚姻生活。  

不少专家们认为,除非加强对准新婚夫妇的居住保障,否则很难期待增加婚姻率和解决低出生率问题。韩国中央大学城市规划房地产系教授马江来(音)表示,“由于靠普通的收入无法跟上资产价格上涨的速度,所以在韩国社会出现了年轻人干脆不结婚或结婚很晚的现象。每当首都圈房地产价格上涨,婚姻率和生育率就会下降,这是明确的事实”, “从短期来看,韩国政府应该积极加强对新婚夫妇的居住保障,从中长期来看,应该打破首都圈过度密集现象”。  

世宗=郑震濠 记者
译 | 会庭 校 | 司空宽淑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