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7日 (星期五)
韩家庭负责达1765万亿韩元,利率一旦上调将成“定时炸弹”
상태바
韩家庭负责达1765万亿韩元,利率一旦上调将成“定时炸弹”
  • 河贤玉 尹相彦 记者
  • 上传 2021.05.26 10:5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制定货币政策方面,韩国央行面临着棘手的高次方程般的难题。这主要因为作为韩国经济薄弱环节之一的“家庭负债”问题正变得愈发严重。

第一季度韩国家庭负债突破1765万亿韩元,受资产市场过热影响,不少人东拼西凑拿出钱来投资,甚至为了投资获利不惜举债。
 
5月25日,韩国央行消息称,第一季度末韩国家庭信用共计余额1765万亿韩元。其中包括房贷(931万亿韩元)和信用贷款在内的其他贷款(735万亿韩元)比前一年增加154万亿韩元(9.5%),比上季度增加37.6万亿韩元(2.2%)。家庭信用指家庭从银行、保险公司等金融公司借来的资金(家庭贷款)和使用信用卡透支购物的额度等(销售信贷),是体现整体家庭债务状况的一个指标。
 
韩国央行金融统计组长宋载昌(音)表示,“这是因为从去年第一季度之后,住房交易和全租房交易的资金需求上升,住房贷款不断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长期持续也导致人们对生活资金和股市投资的需求上升”。

举债投资导致韩家庭负债创历史新高,1年增加154万亿增速迅猛

韩凑钱投资、举债投资成风,第一季度家庭负债增至1765万亿韩元。图表=金英姬
韩凑钱投资、举债投资成风,第一季度家庭负债增至1765万亿韩元。图表=金英姬

经济规模增长的同时,负债规模往往也会随之增长。随着债务总量上升,债务的增加幅度也会不断刷新历史纪录。今年第一季度韩国家庭负债的同比增加率为9.5%,远超过金融委员会设定的今年债务管控目标值(5%~6%)。
 
在这种情况下,金融市场的利率却在悄然上升。贷款利率的先行指标——三年期国库券的年化利率在5月25日达到1.142%,比今年年初(1月4日0.954%)上升0.188个百分点。问题是,韩国家庭债务的结构对利率浮动非常敏感。韩国央行的数据显示,以今年3月为准,银行贷款中的浮动利率贷款(以贷款余额为准)比例高达70.5%,意味着利率一旦上调,家庭债务将受到直接影响。

因此,韩国央行在制定货币政策时需要考虑的因素必定会变得更加复杂。韩国经济正在恢复,预计央行计划在5月27日发布的“修正后经济增长预期值”也将体现着一情况,把今年的经济增长率预期值从3%上调到接近4%,并将物价上升率从1.3%上调至接近2%。另外,在韩国经济中发挥增长引擎作用的出口在4月份创下过去十年的最高增加率,消费信心也连续五个月保持好转。

物价上升给经济带来的压力正在逐渐加大。4月份韩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比一年前增加2.3%,创下3年零8个月以来的最高纪录。CPI的先行指标——生产者物价指数(PPI)也在4月份上升5.6%,助长通货膨胀的压力,5月份的通胀预期高达2.2%。

美国已经表现出货币政策转向的迹象。最近曝光的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4月份议事记录显示,美联储(Fed)表示有可能会开始考虑削减购债计划(Tapering)的问题。有看法认为,这说明紧缩的大门已经逐渐开启。

充足的流动性导致房产、股市和加密货币等资产市场过热,金融市场的动荡因素也不断积累。韩国央行金融货币委员会已经开始关注到这一问题。从5月4日曝光的4月份金融货币委员会议事记录来看,一名委员曾提出“持续的宽松金融政策正在成为导致民间杠杆扩大的原因”,“需要对金融不均衡风险加大的情况提高警惕”。

即便如此,如果草率把货币政策转变为紧缩模式,仍可能给艰难走上恢复轨道的经济泼下冷水,因此央行必定会非常慎重。5月27日召开的金融货币委员会将成为央行尝试解决货币政策这个高次方程的第一个考场。

汉阳大学经济学教授河俊景(音)表示,“对于家庭负债暴增的情况,如果不提前进行调控,继续放任债务增加,一旦利率上调,将受到巨大影响”,“比起释放强烈的紧缩信号,韩国央行只能委婉表示,当前的货币政策过于宽松,将对此问题保持关注”。

河贤玉 尹相彦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