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15日 (周六)
“酒改住”乱象下韩政府房产政策的“精神胜利法”
상태바
“酒改住”乱象下韩政府房产政策的“精神胜利法”
  • 韩恩华 中央日报经济政策报道组长
  • 上传 2020.12.03 20:0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恩华 中央日报经济政策报道组长
韩恩华 中央日报经济政策报道组长

韩国政府为解决全租租房难的问题而在11月19日颁布租房新政,决定把酒店客房改造成全租住房,由此“酒店全租房”和“酒店乞丐”也迅速成为韩国热门的新词。在人们来看,“酒改住”的住宅质量并不理想。但面对舆论的抨击,韩国国土交通部长金贤美以首尔安岩洞的青年公寓“安岩生活”为例表示,“(酒店全租房)能够成为青年的有力后盾”。

12月1日,国土部推出这一青年公寓后引起了舆论沸腾。人们纷纷指责,“这样的住宅根本无法容纳3~4人的家庭居住”。安岩生活青年公寓的项目名称为“民间购买协定社会住宅”,是韩国土地住宅公社(LH)在今年年初购买观光酒店后改造而成的专供1人生活的青年公寓,公示的建筑用途是“宿舍”。而根据规定,用于“宿舍”的住宅在设计时必须有50%以上住户共享炊厨设施,无需每家每户标配厨房设施。这是“酒改住”的固有局限。

韩国土地住宅公社相关人士说,“若要通过普通住宅的建筑用途审批,需要对酒店设施进行大规模改造,需要拥有一定数量的车位,并标配厨房等炊厨设施,施工范围太大、费用成本较高”。其结果就是,酒改租的项目只能改造成宿舍或考试院(韩国备考生租住的一种类似于胶囊旅馆的单间)等形式。不过在公共财政的补贴下,这些公寓的月租金普遍低于附近大学旁的其他单身公寓。这就是金部长所谓的“为青年提供的优质住宅”。

问题在于,政府将这种“公共宿舍”纳入了国家全租政策的范畴,从供需方面来看简直是天方夜谭。既无法停车、也无法在自家做饭的此类临时住处与大部分国民需要的全租房相去甚远,从一开始就不应纳入全租房源的范畴。

韩国土地住宅公社也对此颇为尴尬。“安岩生活”青年公寓当初是韩国土地住宅公社根据政府的住宅福利政策而专门为1人独居青年建造的住宅项目,与政府的全租政策无关。但由于政府急于解决眼前大面积蒸发的全租房源问题而四处东拼西凑把各种房型都纳入供给,“安岩生活”项目便不幸沦为人们口中揶揄的“酒店乞丐”的典型。

而将联排住宅和多户型住宅纳入全租选项的做法对于渴望优质居住环境的民众来说也很难有吸引力。所谓“这类住宅同样拥有三个房间,和公寓没什么区别”(共同民主党议员陈善美)的解释很难令人信服。政府宣布将提供大量联排住宅和多户型住宅作为公租房源,并制定了相应的激励措施,鼓励大中型建筑商参与建设,并规定在未来政府推出新建公寓住宅小区的公共用地时将优先选择积极参与多户型和联排住宅建设的开发商。

韩国国土部相关人士表示,“一般来说,大企业建造的住房质量会高于中小开发商”,“将在特定的政策环境下,尽最大努力解决问题”。然而,政府草率颁布的各项政策只会导致市场越来越混乱。

政府公布的公租房供应量也不准确。政府宣布将向市场提供11.4万户全租型住宅,但这只是推测的数量,所谓的“全租型住宅”也是一个新造词汇。严格来说,政府所说的“全租型住宅”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全租房,而是由80%的全租押金和20%的月租租金构成的“半全租”或“半月租”住房。

政府和房产市场陷入这一“越管越难、越难越管”的纠结局面,主要是因为政府对房产问题的认识和判断完全脱离现实,因此颁布的政策也只能越来越“不着调”。想要真正解开房产市场问题的死结,政府首先要做的不是在无视市场的情况下采取“精神胜利法”对现状进行辩解,而是与市场进行坦率的沟通。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