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5日 (星期五)
既失民心又无名分,公调处被指成打压检察的屠刀
상태바
既失民心又无名分,公调处被指成打压检察的屠刀
  • 吴源玺 记者
  • 上传 2020.12.11 11: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12月10日,韩国国会正式会议通过架空在野党否决权的《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法》(简称公调处法)修正案后,共同民主党的议员们正在集体鼓掌欢呼。【吴宗铎 记者】
图为12月10日,韩国国会正式会议通过架空在野党否决权的《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法》(简称公调处法)修正案后,共同民主党的议员们正在集体鼓掌欢呼。【吴宗铎 记者】

12月10日,以取消在野党否决权为主要内容的《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法》(简称公调处法)修正案获得韩国国会全体会议通过国民之力党前一天由金起炫议员开头展开了阻扰议事,但由于当日0时定期国会会期结束,冗长辩论仅持续了3个小时。《公调处法》修正案是当日下午重新举行的临时国会全体会议上表决的第一项法案,最终以187人赞成、99人反对、1人弃权的票数通过。

 《公调处法》修正案将经过国务会议审核→总统批准→修正案公布等程序后立刻生效。由于修正案架空了在野党的否决权,首届公调处长候选人很可能是完全按照执政党意愿推举的人物。按程序来看,文在寅总统将在最终推举的两名候选人中提名一位,在经过人事听证会审核后任命其为公调处长。公调处最早有望在本月底或明年1月初正式成立。

据青瓦台发言人康珉硕介绍,文总统当天表示,“接下来公调处得以快速成立,是件好事”,“虽然时间有点晚,但我们仍然遵守了承诺,感触良多”。文总统表示,“成立公调处的初衷是对掌权者的腐败行为进行毫不避讳的调查,借助司政机关和权力机关之间的牵制与平衡,实现我们创建无腐败社会的长期夙愿,兑现向国民作出的承诺”,“按道理来讲,在野党本应该更加积极推进,而执政党显得比较被动,但一直以来的情况恰恰相反。公调处成立一直被推迟,令人着急”。他还表示,“希望能够迅速完成剩余程序,争取在2021年初正式成立公调处”。

然而,与文总统对公调处的评价不同,不少人指责朝野双方在处理《公调处法》的过程中针锋相对,这导致公调处成立的宗旨和方向日益歪曲,还引起了极端的国民分裂。事实上,虽然文总统评价公调处成立后,可以“对当权者的腐败进行毫不避讳的调查”,但在野党却认为公调处很可能沦为“可以帮助当权者摆脱法律处罚的怪物组织”(国民之党代表安哲秀),“这明显就是一项防止文在寅被惩罚的法律”(前首尔市长吴世勋)。在野党认为,执政党之所以力促公调处成立,是为了当权者在月城核电站等问题上想要避开检查总长尹锡悦带头的调查。巧合的是,在国会通过《公调处法》修正案的同一天,法务部也召开检察惩戒委员会,讨论是否针对检察总长尹锡悦做出惩戒,但后来决定15日再次召开惩戒委员会继续讨论这一问题。

图为2003年9月文在寅总统担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当时的照片。当时文总统参加卢武铉总统和普通检察官在青瓦台的座谈会,一直在现场守到活动结束。【中央图库】
图为2003年9月文在寅总统担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当时的照片。当时文总统参加卢武铉总统和普通检察官在青瓦台的座谈会,一直在现场守到活动结束。【中央图库】

文总统的夙愿“检察改革”,强调缩小检察权力忽视中立性

韩国政界普遍认为,“公调处成立等于检察改革有了制度基础,届时政府将惩戒尹锡悦总长等完成人事上的清理整顿工作”。检察部门甚至有看法认为,尹总长不仅会被惩戒,也会成为公调处的第一个调查对象。

对于文总统而言,“检察改革”是多年的夙愿,也是卢武铉前总统未完成的任务。卢武铉前总统在卸任后出版的自传《命运》中写道,“未能对检警调查权进行调整、成立公调处,令我感到非常遗憾”,“在没有进行制度改革的情况下,只强调检察机关保持政治中立是愚蠢的做法”。文总统在卢武铉政府时期担任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和总统秘书室长时,也曾主导推动检察改革。2009年卢前总统在遭受检方调查期间不幸死亡后,文总统还在他的葬礼上当丧主。文总统在他的著作《如何看待检察》中表示,“在这起事件中,检察没有遵守最起码的道德底线”,“从本质上讲,针对卢总统的调查就是当权者和检察机关的复仇行为”。

从此,文总统一直强调检察改革的重要性。他在2011年出版的《文在寅的命运》一书中写道,“检察改革是时代课题”,“我两次担任民政首席秘书官都未能成立公调处,是我最大的遗憾”。

在文在寅政府上台初期,检察改革原本属于国家权力机关改革的课题。当时政府提出的百大国政课题并没有“检察改革”,只有“权力机关改革”。权力机关改革旨在分散由检察独占的调查权和起诉权,建立检察、警察、国情院等机关互相合作并牵制的机构。文总统去年7月任命尹锡悦总长时,还曾嘱托他,“对当权者的犯罪行为也要一视同仁,无论是青瓦台、政府,还是执政党,只要有腐败犯罪,就要严正处理”。

但随着尹锡悦和其检察团队把矛头对准本届政府,文总统的真诚开始受到质疑。去年“曹国事件”爆发后,文总统的支持者在瑞草洞手捧烛光呼吁“尹锡悦下台”。执政党也每日不知疲倦地批判尹锡悦和检察体系。在野党讽刺道,“曹国事件是权力机关改革变质为‘与检察斗争’的转折点”。

随着今年1月法务部长秋美爱上任,4月份民主党在国会选举中获得180个议席,对检察部门施加的压力越来越大。

每当人们对检察改革的关注度降低时,就会有人开始爆料各种疑惑和丑闻。比如,LIME资产管理公司的钱主、前Starmobility公司董事长金奉贤等行贿检察官的消息等,都成为了秋美爱部长发动调查指挥权、推行检察改革的借口。

尤其是,随着“秋尹之争”不断激化,检察改革的方向开始从“维持中立性”转为“缩小检察权力”。民主党高层甚至有人表示,“通过选举赋予权力的机关代表国民对任命公职人员进行控制是民主主义的一般原则“(院内代表金太年)。

也有些人指责,在野党失去对公调处处长推荐人选的否决权后,总统便可以不受任何限制地任命对于法官、检察官等主要调查对象非常不利的公调处处长。

Embrain Public、Kstat Research、Korea Research、韩国Research等韩国民调机构在11月30日-12月2日开展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5%的受访者认为“检察改革似乎已经变成打压检察的途径,偏离了原本的宗旨”(详细数据请登陆中央选举民调审查委员会官网查看)。专家们也认为,“这是一场不重视过程而只关注结果的改革,现任政府只重视支持层的意见,改革沦为一场政治斗争”(明知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申律)。也就是说,这场检察改革已经变成把在野党和检察部门视为敌对势力而开展的斗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