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7日 (周日)
检察总长尹锡悦的辩护律师直言“申请取消惩戒诉讼就是针对总统的诉讼”
상태바
检察总长尹锡悦的辩护律师直言“申请取消惩戒诉讼就是针对总统的诉讼”
  • 孙国玺 姜光雨 记者
  • 上传 2020.12.18 09:4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7日在青瓦台举行的国务会议,法务部长秋美爱(右后方)前面是文在寅总统【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图为7日在青瓦台举行的国务会议,法务部长秋美爱(右后方)前面是文在寅总统【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检察总长尹锡悦的特别律师李完揆12月17日表示,向法院申请取消法务部检察惩戒委员会处分决定的诉讼“是针对总统的诉讼”。虽然法律上的诉讼对象是掌握惩戒申请权和提请权的法务部长秋美爱,但文在寅总统掌握惩戒决定的最终批准权,相关行政诉讼将对其判断的正当性进行探究。也就是说,虽然这场矛盾表面上一直是秋·尹(秋美爱和尹锡悦)之间的问题,但本质上却是文(文总统)和尹之间的矛盾。青瓦台仍然强调,“文总统只是批准了法务部提交的惩戒决定”,而且青瓦台核心官员当天特别指出,“被告人是法务部长,不是总统”。
 
尹总长方面的律师当日下午9点左右以电子诉讼的方式向首尔行政法院提交诉状,要求法院取消惩戒委员会命令尹总长停职2个月的决定,并申请法院在判决结果公布前暂时“中止惩戒决定的效力”。诉状中提出的观点和证据与12月1日向行政法院申请“停止执行尹总长停职决定”时提交的内容基本一样,新增了12月15日在惩戒委员会第二次审议会上新得到的资料和证人证词。

李律师说,“要求尹总长停职2个月的惩戒会造成不可恢复的损失”,“目前很多重要的调查工作正在进行,而且随时会有新的重大案件,总长是否在位,调查结果将很不一样”,“总长缺位两个月的损失如何弥补”?他表示,“检警调查权的调整,需要做好前期系统对接,在这段时间里,应该允许尹总长按部就班地完成相关准备工作”。他强调这是针对总统提起的诉讼,表示“总统最终批准了惩戒决定,因此这确实是一场针对总统的诉讼”,“将按照宪法和法律规定的程序,对破坏宪法和法治主义的行为作出应对”。

严格来说,这场诉讼的对象是法务部长秋美爱。根据《国家公务员法》,针对总统批准的决定提起行政诉讼,被告人应是作出相关决定的部门部长。

在野党:保持旁观的文总统须亲自登上主擂台
 
但是,尹总长方面并未掩饰有意追究文总统批准停职决定之正当性的想法。

虽然青瓦台刻意与这场纠纷划清界限,但政治圈普遍认为,针对尹总长的惩戒决定最终会影响到文总统。因为文总统最终批准惩戒决定,将此前一直以旁观者姿态看待这场风波的文总统推上了主擂台(政治咨询公司MIN的法人代表朴星民,音)。
 
执政党人士的态度也基本一样。在尹总长提交诉状之前的当日上午,前青瓦台政务首席秘书官姜琪正在接受广播节目采访时 对尹总长进行施压表示,“尹锡悦检察总长难道打算开始与总统决斗一番吗”?。民主党议员安敏锡也在接受广播节目采访时说,“文总统平日里虽然很亲和,但如果下定决心,也是个很可怕的人”,“在我看来,尹总长不可能赢过想要看到检察改革的广大国民和总统”。对于尹总长的诉讼,他表示“此举相当于针对广大国民和总统发布战争檄文”,“太愚蠢了”。

在野党则将此视为把矛头正面瞄准文在寅总统的机会。国民之力党议员张济元说,“文总统一直躲在秋部长背后,文与尹的矛盾被包装成秋·尹矛盾,通过御用惩戒委员会,假借法律之名对尹总长进行惩戒,在最后批准惩戒决定时还声称什么总统并无惩戒决定权,伪装成一个旁观者”,“尹总长已经正式提起诉讼,总统必须正面作出回应”,“从现在开始,相关的法律、政治影响和汹涌的民意都将直接冲向文总统”。
 
该党议员曹海珍也在当日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阻止针对当权者的调查、故意针对尹锡悦,这些责任都应由文总统本人承担”。

前东洋大学教授陈重权谈到此前法务部监察委员会和行政法院支持尹总长的情况,表示“文总统很可怕,但我国的宪法会保护国民不受如此可怕的人的伤害”,“总统可以赢了尹锡悦,但无法赢过这个国家的法治体系”。
 
尹总长在当日停职处分生效后留在家中,没有去上班。据说,他在家联系特别律师,撰写了诉讼文件,并制定了未来的应对方案。文总统则在批准惩戒决定的前一天晚上,与包括大检察厅检察次长赵南宽在内的大检察厅相关人士共进了晚餐。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