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明日起议会选举候选人登记开始,执政党世博会失利流失传统票仓选战举步维艰
상태바
明日起议会选举候选人登记开始,执政党世博会失利流失传统票仓选战举步维艰
  • 金峻伶 记者
  • 上传 2023.12.11 11: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距离将于明年4月10日举行的韩国议会选举还剩4个月,预备候选人登记将于12月12日正式开始。在决定朝野生死存亡的选战全面展开之际,因第三地带的出现和朝野非主流的脱离导致的政局重组和选区重组的可能性,韩国政坛现在的状况可谓是柳暗花明。

图为7日,国民力量党代表金起炫出席在国会举行的最高委员会议并发言。【摄影:金成龙 记者】
图为7日,国民力量党代表金起炫出席在国会举行的最高委员会议并发言。【摄影:金成龙 记者】

然而,执政党从两个月前的10•11首尔江西区厅长补选惨败后,一直试图东山再起的国民力量党的党内氛围就非常不好。随着印曜翰领导的革新委员会“空手而归”,党内外有评价称,“虽然嘴上喊着‘革新’,但民意对执政党的支持比‘江西惨案’时还要冰冷”,“所有的民意指标和胜选可能性都比两个月前有所下降”。

金起炫领导的国民力量党在补选惨败后,其任命的党内负责人全部辞职,成立了“金起炫第二届领导班子”,组建了革新委员会(委员长印曜翰),开始推动革新。但在这期间执政党内部的混乱反而更加突出。革新委提出的“领导层、重要人物和亲尹人士在高风险地区参选或不参选”的要求引发了革新委和领导层的矛盾,领导层拒绝立即接受革新方案,革新委决定提前2周于11日解散。在此期间,金起炫领导班子被贴上了“拒绝牺牲的反革新势力”的标签。

①在议会选举前景方面交出“最差成绩单”:对执政党冷淡的民意立即反映在了民调数据上。本月8日公开的韩国盖洛普民调(5-7日)显示,在议会选举时,回答“为了支持现政府,执政党候选人应当尽可能多地当选”(支持政府论)的受访者占35%,回答“为了牵制现政府,应该多让在野党候选人当选”(牵制政府论)的受访者占51%。

②支持论和牵制论差距16个百分点,是韩国盖洛普自去年12月第一周第一次进行第22届议会选举调查以来出现的最大差距。在江西区厅长选举前一个月进行的调查(9月5日至7日)中这一差距为13个百分点(支持论37%,牵制论50%);在江西区厅长选举后进行的调查(10月10日至12日)中,差距为9个百分点(支持论39%,牵制论48%)。

从各地区来看,除支持政府论(66%)远远领先于牵制论(20%)的大邱、庆北(TK)地区以外,其他所有地区的牵制论都占比更高。在人口最多的仁川、京畿,“牵制论”(57%)比“支持论”(30%)高出27个百分点。特别是,从决定议会选举胜负的“摇摆区”中间阶层来看,支持论为26%,牵制论为60%,差距达34个百分点。因此,执政党内部自嘲地说“除TK以外的所有地区都成了险地”。

③受世博会直接打击的PK地区票仓流失:从执政党的立场来看,最令人痛心的不仅是最初的险地首都圈,在岭南地区的支持层也出现了流失。这些在传统上表现出执政党优势倾向的釜山、蔚山、庆南(PK)地区的民心脱离现象尤其令人痛心。据分析,最近“2030釜山世博会”未能申办成功成为直接打击。

图为6日,韩国总统尹锡悦访问釜山中区罐头市场,与企业家们一起品尝炒年糕。左起为SK首席副董事长崔再源、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在镕、晓星集团会长赵显俊、尹锡悦总统、LG集团董事长具光谟、韩华集团副董事长金东官、HD现代副董事长郑基宣。【照片来源:NEWSIS】 
图为6日,韩国总统尹锡悦访问釜山中区罐头市场,与企业家们一起品尝炒年糕。左起为SK首席副董事长崔再源、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在镕、晓星集团会长赵显俊、尹锡悦总统、LG集团董事长具光谟、韩华集团副董事长金东官、HD现代副董事长郑基宣。【照片来源:NEWSIS】 

执政党为重新赢回PK地区的民心而做出的努力却引发了另一场争议。本月6日,尹锡悦总统访问釜山时,与三星电子董事长李在镕等大企业总裁一同在市场吃炒年糕,引发了强烈争议。随着在市场上一字排开吃炒年糕的照片被公开,共同民主党议员田载秀讥讽道“看到把财阀总裁们立成屏风一样排开吃年糕的样子,釜山老百姓的心里乐开了花”。

④围绕金起炫体制的内讧加剧:金起炫代表的领导能力似乎遭到了轰炸。“两手空空的革新委员会”成为现实后,党内出现了潮水般的不满,不少人指责“这难道是为了金起炫体制而拖延时间的革新委员会吗?”

图为7日,国民力量党革新委员长印曜翰出席在首尔汝矣岛国民力量党部举行的革新委员会第12次全体会议时挥手致意。【照片来源:NEWS1】
图为7日,国民力量党革新委员长印曜翰出席在首尔汝矣岛国民力量党部举行的革新委员会第12次全体会议时挥手致意。【照片来源:NEWS1】

执政党主流人士正在计划以金起炫代表体制进行议会选举,并投入韩国法务部部长韩东勋和国土交通部部长元喜龙,全面展开议会选举。但是,对于“在9个月内反复试错的金起炫体制能否在议会选举中取得成果”这一本质性问题,几乎没有人能给出正确的答案。

金峻伶 记者
译 | 刘铭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