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2日 (星期五)
【李夏庆专栏】期待日本的良心和理性
상태바
【李夏庆专栏】期待日本的良心和理性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3.03.20 19:2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旧金山和约》参与受挫
被视为前日本殖民地而非战胜国
《韩日协定》再次令人受伤
日本应该对尹锡悦的勇气做出回应
李夏庆 资深记者
李夏庆 中央日报 大记者

尹锡悦总统已用尽了一切筹码。听到“开门发车”的声音后,他便就日本帝国主义强征劳工问题匆忙提出了“受害者支援财团第三方代偿”解决方案。由此,解决韩日关系最大障碍有了眉目,韩日首脑“穿梭外交”时隔12年得以重启,日本解除了半导体材料对韩出口限制,双方还宣布《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全面恢复正常。

但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并没有就核心的强征劳工问题直接道歉,被告企业也表示不会参与赔偿。在日本虽是“完胜”,但在韩国却被称为“屈辱性的协商”。韩国总统正站在雷区的中央。

日本知道韩国人为什么愤怒吗?正如《开罗宣言》中所写,韩国以“奴隶状态”度过了36年。所以,韩国想以正式成员的身份参与以战败国日本为对象的同盟国和约会议。韩国临时政府在二战前就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在中国有与日本作战的韩国师团,并向美国告知了上海临时政府宣战的事实。至诚的话,就会感天动地吗?韩国驻美大使张勉1951年1月26日从美国国务卿顾问杜勒斯那里得到了“将支持韩国参加”的答复,但由于英国和日本的反对,被排除在参加的48个国家之外。这是一件不正当且令人觉得冤枉的事情。

日本在1951年3月27日收到和约草案后,便立即进行了周密的准备,并于4月4日向美国递交了意见书。而尚处在战争中的韩国,相关文件还躺在工作人员办公桌的抽屉里。韩国法务部法务局长洪璡基4月7日在日本报纸上确认了缺少韩日关系条款的草案,说动了只相信盟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而持消极态度的李承晚总统。韩国虽然于5月初传达了包含参加意向和有关归属财产处理问题的立场的意见书,但可惜还是比日本晚了一个月。

1951年9月在旧金山签署的和约将韩国与中国台湾一起列为“脱离日本统治的地区”,也就是旧殖民地。想要日本承认殖民统治的非法性、并作出道歉和法律赔偿的期待化为泡影。更不可思议的是,由于韩国是日本的一部分,强制征用朝鲜人民成为了“合法”之举,这是严重的伤害和侮辱。事实上,美国从与日本战争的1942年开始运营国务院远东事务局,并在准备让战败国日本重返国际社会的“软和平(soft peace)”。因此,美国从一开始就不可能会听取对日本造成负担的韩方要求。

《旧金山和约》签署一个月后的1951年10月,两国就签署《韩日协定》进行了协商。初期,日本提出了50万日本国民留在韩国的财产相关权利、逆财产请求权。朝鲜境内的日本财产为85%。日方代表久保田贯一郎表示,“殖民地时期做了有益的事情,因此日本也有请求权”,韩方代表洪璡基对此则用“解放逻辑”予以反驳称,“传统国际法中应该增加从殖民地解放出来的国家的权利”。日本取消了久保田贯一郎的妄言,还收回了“逆财产请求权”主张。

13年零8个月后的1965年6月22日,谈判达成了协议。日本决定向韩国提供3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和2亿美元的有偿援助,这笔钱为韩国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对于殖民统治,双方以“已经无效”处理。韩国对此解释为“从一开始就无效”,日本则向国会报告称,“现在无效,但当时是有效且合法的”,并没有对殖民统治表示反省和忏悔,韩国人的伤痛又增加了一个。因此,2018年韩国大法院作出判决称“殖民统治是非法的,日本应该向强征劳工受害者赔偿”,这对日本来说是动摇“1965年体制”的冲击,这也是日本回避强征劳工问题的原因。

尽管如此,“1965年体制”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化。日本道歉50多次,“金大中-小渊宣言”中提到,“日本因殖民统治给韩国国民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和痛苦……我们表示了痛切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虽然日本没有承认殖民统治的非法性,但承认了其不当之处,这是日本良心和理性的力量。

尹锡悦冒着与受到伤害的国民情绪发生冲突的风险,为了两国关系勇敢地做出了决断,现在轮到日本作出回应了。尹锡悦的解决方案虽与文喜相案类似,但因没有经过国会立法过程,因此将成为诉讼对象。受害者的不服诉讼已经开始了,仅凭法院的一个判决就可能将其推翻。尹锡悦应该说服并安慰受害者,还要做好当面挨骂的准备,要向人民坦诚面对难题的苦恼。如此,舆论才有机会发生逆转。

韩日应该开始文明对话。上个世纪,欧洲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发生冲突,但最终和解,并建立了经济和安全共同体。韩日两国也应该开启和解与共存的亚洲时代。

中央日报
译 | 会庭 校 | 李佳欣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