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2日 (周四)
“李在明任城南市长时是大庄洞项目的最终决策者”
상태바
“李在明任城南市长时是大庄洞项目的最终决策者”
  • 河浚镐 记者
  • 上传 2022.10.25 10:1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前城南城市开发公社(以下简称公社)企划本部长刘东圭(音)在“大庄洞案”的审判中多次提到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和该党党首政务协调室长郑镇相(音),指控当时城南市政府高层应为此案负责。在对郑英鹤(音,天火同人5号公司的所有者)会计师进行证人审问的过程中,他还表示“城南市长才是最终的决策者,不是吗”,把大庄洞事件的责任推到了李在明身上。韩检方24日针对位于汝矣岛共同民主党总部大楼的民主研究院进行了扣押调查。另外经证实,共同民主党党首李在明最亲信的心腹、党首办公室政务协调室长郑镇相(54岁)最近也已被禁止出国。刘东圭在当天审判结束后对记者们表示,“曾经称兄道弟的那帮人让我知道了什么是背叛,现在我只想坦白事实”,预告还会进一步曝光真相。

刘东圭的律师24日在由首尔中央地方法院刑事22部(部长李准哲)进行的城南市大庄洞开发项目特惠案件第59次公开审判中,多次向郑英鹤会计师抛出问题,确认当时的最终决策者是否是时任城南市长的李在明。

律师首先就2015年2月时任公社社长黄武性被施压辞职的情况提问,郑英鹤回答称“听说黄社长是因为推荐了建筑公司而被要求辞职”。对此,律师补充道,李在明曾在去年10月18日国会行政安全委员会举行的京畿道国政监察会上说“让建筑公司入场,可能会带来很多问题,所以当时我要求项目在公开招募时把建筑公司排除在外,一定要以大型金融机构为中心开展公募活动”,然后继续相关提问。

刘东圭前本部长的律师=“你是否还记得除公社外、城南市政府也介入项目的情况?”

郑英鹤会计师=“我记得当时金万培(音)和南旭律师原本在努力打听建筑公司,突然被叫停了。”

律师=“那就是说,在刘前本部长、金先生、南律师看来,原本是打算让建筑公司加入联盟的,所以才会提前打听,是吗?”

郑英鹤=“当时也考虑过建筑公司,最终确定由金融公司参与,感觉更加有利。”

郑英鹤:排除建筑公司是上边下达的方针

在问答过程中,律师再次提到“城南市长”。

律师=“那么在最终决定只允许金融公司参与、排除建筑公司的过程中,是刘前本部长听从民营企业方面的意见并向城南市请示后获得批准、还是城南市政府直接自上而下传达了城南市长的指示呢?”

郑英鹤=“那时候我也不知道。”

律师=“那现在知道了吗?现在你知道是什么呢?”

郑英鹤=“据我所知。这是自上边(城南市长)下达的方针。”

在接下来的证人审问中,还提到了郑镇相室长和金勇(音)副院长的名字。律师提问“当时你们相信即便城南市不采用(民营企业当初支持的)混用方式、而是以选用的方式推进大庄洞开发项目,也有机会获选参加项目开发,是因为相信刘前本部长会帮助自己吗”,郑英鹤回答称“是因为当时我听说,除了刘前本部长之外,郑(镇相)室长和其他人也已经被说服了”。

在被问到“也就是说,在你记忆里,因为曾与郑镇相室长进行过商议,所以当时相信城南市政府会提供支持,是吗”时,郑英鹤也回答“是”。

当被问道,“当时说起无法被说服的时候,你理解的说服对象是谁”时,郑英鹤回答称“应该是(城南)市政府,某个负责人甚至是掌握许可权的人”。当被问及“你是否认为,需要刘前本部长去说服的上级,不是郑镇相室长、就是(李在明)城南市长”时,郑英鹤回答称“大概就是这个级别”。

另一方面,刘东圭前本部长在当天下午的公审结束后,于首尔中央地方法院接受记者们提问时表示,“我曾经有很多错觉”。当被问及对谁有过错觉时,他回答“被称兄道弟的那伙人”,并称“我曾以为大家可以同舟共济,但到大难临头时,才能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不是吗”。

刘东圭之前在审判休庭期间也曾对记者表示,“在监狱里,我认识到人心才是最可怕的”,“我忍了一年”,“出来后领悟了很多。以前我以为他们是真正的兄弟”,“我曾想,为了义气,自己应该舍身取义,但现在我认识到自己‘完全没有理由那么去做’”。

河浚镐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