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8日 (周四)
“愿你所到的地方没有杨森疫苗”儿子接种杨森后身亡父亲青瓦台请愿要求调查
상태바
“愿你所到的地方没有杨森疫苗”儿子接种杨森后身亡父亲青瓦台请愿要求调查
  • 清州=崔钟权 记者
  • 上传 2021.09.17 16:1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安某本月9日在青瓦台国民请愿栏目中发文呼吁早日启动疫苗因果关系核查工作。【照片来自青瓦台国民请愿页面截图】
安某本月9日在青瓦台国民请愿栏目中发文呼吁早日启动疫苗因果关系核查工作。【照片来自青瓦台国民请愿页面截图】

父亲给死去的儿子发短信:原谅爸爸

“你那边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烦恼了吧。就到那个没有杨森疫苗的地方生活,不会再胸闷、头痛,手也不会再发麻。你在那里可以痛痛快快地放声喊叫,不用再闷闷不乐了”(7月14日)

韩国忠北清州的安某(55岁)在儿子(30岁)7月份离世后迟迟无法走出悲痛。他向儿子已关机的手机发短信,无声无息地默默流泪。“原谅爸爸在你生前什么都没能为你做,爸爸好想你。希望你在另一个更美好的世界里不再痛苦……”。韩国30多岁的青年在注射杨森疫苗后因为疫苗的副作用坠楼身亡,其父亲则从此日复一日生活在痛苦之中。

安某现在还清晰记得儿子A某接种杨森疫苗后出现精神错乱等异常症状以至坠楼死亡的场景。那天他双手抓着满身是血的儿子哭喊“快来救救他啊”,如同一场噩梦。当时他一度抓住从楼梯栏杆跌落下去的儿子的衣袖,但最后还是没能抓住儿子,这让他至今仍感到后悔不已。他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儿子已经死亡”,“我想知道,儿子好好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安某向儿子A某的手机发送的短消息。【图片由遗属提供】
安某向儿子A某的手机发送的短消息。【图片由遗属提供】

接种杨森疫苗后出现精神错乱等异常反应

A某今年6月14日在首尔某医院接种了杨森疫苗,7月3日回忠北清州的老家为哥哥庆祝生日时出现精神错乱、呼吸困难、发烧、头痛、昏迷等症状,两天内先后昏迷了两次。

三天后A某到医院就诊,医生的诊断是“不明脑炎和脊髓炎,在接种杨森疫苗后出现认知变化,需查清原因”。在转到大医院就诊前,A某从停车场三楼跌落身亡。安某说,“儿子死前出现异常反应的原因,除了接种疫苗别无其他”,“儿子在疫苗副作用导致的身心脆弱状态下出事死亡,想为儿子的冤死找回说法”。

关于A某的死因,目前能够得知的只有“直接死因是坠楼导致的过量出血和多处骨折”。A某死亡前出现的的精神紊乱、呼吸困难、昏迷等症状与接种疫苗的因果关系在其死后两个月的现在仍在调查之中。

9月13日,接种杨森疫苗后因为精神错乱症状坠楼死亡的A某的父亲安某(右)正与律师商谈。崔钟权 记者
9月13日,接种杨森疫苗后因为精神错乱症状坠楼死亡的A某的父亲安某(右)正与律师商谈。崔钟权 记者

因果关系调查迟迟无进展,请愿要求“尽快进行”

由于韩国卫生当局的因果关系调查迟迟没有结果,安某9月9日向青瓦台提交了国民请愿,请求“尽快进行因果关系调查,以便早日送儿子去天堂”。安某表示,“关于儿子的死因,国立科学调查研究院未能在当初承诺的时间里告知验尸结果”。
 
他表示,“打电话给委托研究院验尸的警察局,一个多月里得到的答复始终是‘还没出结果’”,“郁闷之下直接询问国立科学研究院,一开始说8月末之前出结果,后来又改口说到9月才能出结果”。安某为拿到儿子的验尸报告,本月6日向警察局申请信息公开,15日才勉强拿到报告。

安某未公开验尸报告的内容,只表示“报告中说是坠落致死,未提及疫苗”。死亡与疫苗因果关系的调查结果还需要两三个月才能出来。

A某在接种疫苗前一天发给父亲的短信。【图片由遗属提供】
A某在接种疫苗前一天发给父亲的短信。【图片由遗属提供】

遗属:疾病管理厅和地方政府在出事后应对不善

安某说,“我被告知,需要将验尸报告发给卫生所,由忠清北道重新撰写流行病学调查结果,并将文件提交给疾病管理厅,才能开始审查”,“这还是我向儿子居住地所在的京畿道防疫相关人员多次咨询后才得知的程序。疫苗的副作用由国民背负,疾病管理厅、地方政府和警方的事后应对非常不力”。

安某强调,儿子平时很健康,他调取了儿子两张信用卡今年1~7月的消费明细,显示A某在此期间只看过牙科(四次)、内科(一次)和皮肤科(一次)。安某说,“儿子打疫苗前从未因为大病去过医院,平时很健康”。他说,“我请了一个月的假,东奔西走,想要查明儿子的死因”,“希望能与其他接种杨森疫苗的受害者一起分享信息,共同应对”。

清州=崔钟权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