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9日 (周二)
“相信政府打了疫苗,出事后谁也不管”,韩疫苗受害者家属集体声讨
상태바
“相信政府打了疫苗,出事后谁也不管”,韩疫苗受害者家属集体声讨
  • 李佑林 记者
  • 上传 2021.10.08 15:3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政府承诺有异常反应会负责到底,女儿接种过疫苗后死亡,两个月后政府却告知无法认定女儿死亡和接种疫苗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要提起异议也因为没有尸检意见书而无从着手”。10月7日,在韩国国会保健福祉委员会针对保健福祉部和疾病管理厅进行的国政监察会上,以证人身份出席会议的李南勋(音)如是说。这场国政监察会邀请接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苗后出现异常反应的受害者及家属出席,朝野一致敦促政府在异常反应受害者补偿问题上表现得更加积极。

受害者及家属普遍表示,政府对异常反应的审核结果令人无法接受。以证人身份与会的李南勋表示,22岁的女儿今年7月26日接种莫德纳疫苗,五天后出现血栓症,12天后不幸死亡。当时防疫当局在接到异常反应病例报告后曾委托疾病厅进行血小板减少性血栓症(TTS)检查,但被告知该病例不属于此类异常反应对象。

李某说,“流行病学调查员认为女儿死亡和接种疫苗存在因果关系,但审查结果却是4-2(相比接种疫苗,其他原因导致死亡的可能性更大)”。李某称,由于之前未预料到这样的结果,已经提前给女儿举行葬礼,“现在已经无法出具尸检意见书,提起异议的渠道被阻”,“之前没有任何人告知我们这样的行政程序”。

父亲在接种辉瑞疫苗后一天因为心脏停止跳动不幸死亡的安玄俊(音)也表示,“希望当局能够出具证明(接种和死亡)没有因果关系的依据”。他表示,“制药公司不是已经得到免责权,可以不用为疫苗的副作用负责吗”,“真不知道政府为什么会说这些病例和接种疫苗没有因果关系”。

郑银敬疾病厅长表示,“所有制药公司在同一个国家都会按照同样的标准要求(免责权)。在我国,(出现异常反应时)首先由国家负责”。对此,安某表示“希望政府公开目前都对多少人采取了什么应对措施”。

还有人指出,异常反应申报程序需要受害者亲自去申请,也是一大问题。金根河(音)在今年3月接种阿斯利康(AZ)疫苗后确诊为再生不良性贫血,并进行了骨髓移植。正与疾病作斗争的金某艰难出席这场会议,表示“申报和赔偿程序太复杂了,而且需要患者及家属亲自去办”。

国政监察会上还不断响起受害者家属的哭泣声。李玄熙(音)说,“就因为总统要求高风险人群和患有基础疾病的人员首先接种,我那75岁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等疾病的妈妈才率先接种了疫苗,结果引起吉兰-巴雷综合征”。她表示,“治疗费用我们已无力承担,希望总统和疾病厅不要忘记自己对全体国民做出的承诺”。

新冠肺炎疫苗受害者家属协议会要求各地方政府成立专门的呼叫中心、指定专门接诊异常反应患者的公共医院、允许受害者家属参与地方政府针对受害者进行的调查审查。

国民之力党议员白宗宪当日表示,“根据疾病厅的统计,目前共接到1586起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后死亡和重症反应报告,其中仅7例被认定存在因果关系”,“政府的做法太封闭了”。

共同民主党议员金民锡(国会保健福祉委员会委员长)也表示,“应当首先采取措施,对此类人员进行治疗,从患者角度出发制定应对方案”。保健福祉部部长权德喆对此表示,“将改进政府应对过程中的错误做法,制定支持方案”。

李佑林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