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24日 (星期五)
白天上班晚上兼职外卖骑手:韩国“两份工作”的兼差族达56万创历史之最
상태바
白天上班晚上兼职外卖骑手:韩国“两份工作”的兼差族达56万创历史之最
  • 世宗=孙海容 记者
  • 上传 2021.09.10 10:06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京畿道始兴某中小制造业公司工作的徐某(37岁)已经做了六个月的兼职外卖员。原本在公司订单多的时候,他还可以用加班费补贴生活,但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后,订单大幅减少,不找份兼职已经很难维持生计。因此,徐某选择在工作日下班后用四小时、周末用十小时做外卖骑手,骑摩托车往返于餐馆和住宅区之间。他说,“做外卖员兼职的目标是在工作日每天赚5万韩元、周末每天赚10万韩元”。

韩国做副业的人数创历史最高。图表=金英姬
韩国做副业的人数创历史最高。图表=金英姬

到手的钱数减少,促使越来越多人选择在正式工作之外兼职副业,所谓的“兼差族”人数大幅增加。分析认为,这是新冠肺炎疫情扩散后经济严重停滞、每周52小时封顶工作制实施后劳动时间缩短、平台劳务市场扩大、工作待遇变差等多种因素影响的结果。

9月9日,国民之力党议员秋庆镐对统计厅的宏观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以今年7月份为准,韩国在正式工作之外从事副业的人数达到56.6万人,比前一年增加19.1%,创下2003年开始相关统计以来7月份的最高纪录。加上未被计入统计数据的不规律短期兼差者,从事副业的人数规模实际上应该会更大。

从各类企业从事副业的人数来看,雇员数量在30人以下的小企业从事副业的人数最多,达到45.9万人,占全体兼差族人数的五分之四以上。雇员超过300人的大企业仅有2.9万人从事兼职。企业规模越大,从事兼职的员工人数越少。分析认为,雇员不足50人的小企业也从今年起开始实施每周52小时封顶工作制度,导致不少无法通过加班赚取额外收入的劳动者选择兼职副业补贴家用。

不少人选择入行门槛较低的代驾、外卖骑手、小店零工等兼职来补贴生计。今年2月就业门户网站Incruit与Albacall合作面向696名上班族会员展开“兼差经验”问卷调查的结果显示,20.4%的应答者“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有过做副业的经验”,他们选择最多的副业依次是一次性劳务(20.9%)、店面经营或服务业(17.4%)、居家工作业务(14.0%)、数据标记(12.8%)、家教(12.2%)、代驾(6.4%)等。

高丽大学经济学教授康成镇(音)表示,“个体户的劳动者工资普遍较低,长期依靠加班和夜班等额外的津贴收入补贴生活,每周52小时封顶工作制度实施后,工作时间缩短,他们的收入也随之减少”,“不少人为了保障收入水平,只能选择兼作另外一份差事”。

除上班族之外,无雇员的个体小商户做兼差的人数也创下历史之最,值得关注。7月份的这一群体人数共计15.5万人,比去年同期增加17.4%,在小商户和个体商户论坛“做老板难免伤痛”中,不断有个体商户发贴倾诉自己被迫做兼差的情况。

一名论坛会员说,“我们一家三口在社区里经营一家卖炖菜的韩式餐厅,四级防疫措施实施后,小店销售额减少了一半”,“因为难以维持生计,我和丈夫只好在深夜做起了兼职外卖员,尽可能撑下去”。

秋庆镐议员表示,“有固定雇员或雇佣零工的个体商户(有雇员的个体商户)数量创下30多年来的最低纪录,可见快速上调最低时薪水平给个体商户造成了相当大的负担”,“不顾实际情况的每周52小时封顶工作制度和最低时薪等制度最终却让社会弱势群体生活更加艰难,政府必须立刻倾听民间的声音,对制度进行改进”。

通过一份正式工作赚钱维持生计的传统“就业”概念发生变化,也是催生大量兼差族的一大原因。在有需要时通过短期合同等方式找人负责某项业务的“零工(gig job)”工作增加,“终身职场”的概念开始迅速朝着“终身职业”转变。兼差的范围也从简单的兼职劳务扩大到YouTube播主、写程序、做设计、经营网店、翻译、才艺分享等多种形式,人们看待兼差族的视线也发生了变化。

Incruit品牌沟通组长郑妍雨(音)表示,“除了为生计所迫的兼差族,还有不少人选择把兴趣转化成收入,或者去尝试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属于自我实现型兼职”,“加班、聚餐活动减少,居家办公普及,人们比以往拥有更多个人时间,预计未来兼差族的数量和类型还会越来越多”。

世宗=孙海容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