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6月24日 (周四)
韩女军官遭性侵自杀揪出部队性犯罪灰色地带问题:军法处置竟无“法”可依
상태바
韩女军官遭性侵自杀揪出部队性犯罪灰色地带问题:军法处置竟无“法”可依
  • 李哲才 金相轸 朴用韩 记者
  • 上传 2021.06.04 10:3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部队爆出性侵丑闻导致受害者自杀事件一时间引发人们对部队灰色地带的关注。韩空军中士李某在被性侵后向高级副士官举报了相关情况,然而部队反而将事件压下,刻意隐瞒,导致李某中士最终选择自杀。在这起事件曝光后,更多部队内部发生的性侵问题也逐渐暴露在大众的视线中。李中士遗属的律师金正焕6月3日以玩忽职守、强迫未遂等嫌疑向国防部检察团起诉了三名空军干部。性侵李中士的朴某中士已经在6月2日以强制性侵致伤嫌疑被拘捕。金律师表示,“将对更多故意掩盖事件的部队干部提起诉讼”,“除朴某中士之外,李中士至少还遭到了两个人的强制猥亵”。

金律师表示,这次起诉的三名部队干部中,有两人曾于今年3月事发后在车中听李中士举报了自己遭到性侵的情况,其中一人也对李中士进行了性侵。韩空军当日发布称,“两名相关干部已经在6月3日下午被解除职务”。金律师起诉的另一名部队干部是其他部队的副士官,涉嫌于一年前在另一起聚餐场合对李中士进行性侵。此外,遗属方面还怀疑在接到性侵举报后对李中士说“不要把事情搞大”的部队干部一年前也曾对性侵问题视而不见,正在准备对其提起诉讼。部队检察将在对诉状进行分析后传唤相关人员进行调查。

随着部队性侵事件不断曝光,青瓦台发言人朴炅美转达了文在寅总统在6月3日表示“想到绝望的受害者,令人感到心痛”的表态,并表示文在寅总统已经下令严查。

人们批判认为,以男性为中心的部队文化中,法制的缺位和军方当局的不作为是导致问题恶化的主要原因。相关人士一致表示,部队内部的聚餐文化是滋生各种性侵事件的温床。事实上,这次的空军女中士事件也是发生在聚餐过程中。不愿公开姓名的一位军方相关人士说,“聚餐时会有人用军人精神等冠冕堂皇的口号故意给女兵灌酒”,“出事后如果举报,就说是酒后失态”。

空军中士的遗属:积极隐瞒真相的干部也曾实施性骚扰

每次发生与聚餐有关的性侵事件后,部队都会颁布“特别对策”,但每次这些对策过不了多久就会被撤回。此前海军连续发生违反部队纲纪的性丑闻事件后,军方在2014年7月颁布了“聚餐监督员”制度,要求聚餐时安排一名不能喝酒、在旁监督的官兵。但这一制度颁布后,性侵问题不降反增,变得可有可无。2016年年末前,海军又颁布“晚间不与女兵聚餐”的命令,也在受到反对后撤回。

军事刑法也存在漏洞。普通刑法中有“雇主或上司利用手段、地位或权力与下属发生性关系时应受刑罚(工作中的威权强奸)”条款,而军事刑法中却没有相应内容。曾任国防部法务管理官的Logos律师事务所律师林千泳表示,“部队的上下级别等级森严,很容易因为权力、地位关系发生违反本人意愿的性关系”,“因此美军规定,无论性别如何,只要上级军官和存在指挥、监督关系的部下发生性关系,就违反了军事刑法”。

6月2日,涉嫌性侵的张某中士被押送到国防部普通军事法庭接受逮捕令审查。【照片来源:韩联社】
6月2日,涉嫌性侵的张某中士被押送到国防部普通军事法庭接受逮捕令审查。【照片来源:韩联社】

军事刑法第15章规定,性侵可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强制猥亵可判处1年以上有期徒刑,量刑比普通刑法中对同类犯罪行为的量刑(性侵3年以上、强制猥亵10年以下)更为严厉。但现实情况却存在很大差距。共同民主党宋基宪议员办公室从国防部拿到的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6月之间,共有4936起性犯罪事件被立案为军事刑事案件,但只有2173起案件(44%)受到起诉。在此期间,陆海空三军在针对性犯罪案件的一审宣判中判处实刑的比例分别只有10.3%、10.5%和9.4%,不过一成左右,判处缓刑的比例比实刑高出3~5倍。

制度本身也存在死角。根据韩国《男女就业平等法》规定,职场发生性骚扰等事件时,除司法调查外,业主也应依照职权对事件展开调查,但这一法律在部队并不适用。因为《男女就业平等法》的母法是《劳动标准法》,而军人和公务员不属于《劳动标准法》的约束对象。军方相关人士说,“军人受军事法和各种军事规定的约束”。因此,如果是民间企业,相关干部可能早就受到了停职处分,但在部队,加害者却经常能够继续保留官职。汉南大学国防战略研究生院兼职教授梁煜(音)表示,“关于性侵事件,部队明明有相关的处理规定和指南,但经常得不到遵守”,“如果调查机关不能切实展开调查,就应该查看部队内部的监察体系是否在有效运转”。

部队中的“性侵处理指南”不对外公开也是一大问题。军方相关人士表示,“国防部性侵处理指南虽然不是军事机密,但也属于内部资料,不能对民间公开”,“是军人才可以查阅”。

《大韩民国的部队有话说》的作者、预备军海军少将金镇衡(音)表示,“这起事件中,部队指挥官都在忙着掩盖性侵事件”,“属于典型的部队积弊”。金少将表示,“比起追究时间发生的原因,这种时候其实更应该对事发后的处理方式进行审查”。军方相关人士说,“一旦相关事件、事故成为热点,军方高层都会不由分说对涉事部队指挥官进行免职处理”,“这对指挥官来说是个很大的压力,所以他们就会设法掩盖”。不愿公开姓名的一名女兵批判称,“现在并不是因为没有制度才会发生性犯罪事件,一些部队干部扭曲的性观念才是本质的问题”。

李哲才 金相轸 朴用韩 记者
译 | 李小敏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