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3月07日 (周日)
韩废除堕胎罪倒计时D-7大执政党左右为难
상태바
韩废除堕胎罪倒计时D-7大执政党左右为难
  • 吴源玺 记者 金秀贤(音) 实习记者
  • 上传 2020.12.24 19:0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2019年4月11日下午在韩国首尔钟路区宪法裁判所前呼喊废除堕胎罪的人们在听到宪法裁判所判定堕胎罪“违宪”后激动地流下眼泪【林铉东 记者】
图为2019年4月11日下午在韩国首尔钟路区宪法裁判所前呼喊废除堕胎罪的人们在听到宪法裁判所判定堕胎罪“违宪”后激动地流下眼泪【林铉东 记者】

在2020年的12月31日午夜过后,堕胎罪条款将在韩国失效。韩国宪法裁判所今年4月判定《刑法》中规定的堕胎罪条款(第269条第1项和第270条第1项的部分内容)不符合宪法。当时宪法裁判所表示,“以上条款的效力最长可延续到2020年12月31日,在立法机构修改法律之前继续沿用”。这意味着,从明年起,终止妊娠将不再受到处罚。如果仅从是否处罚堕胎的问题上来看,看过事实上已经不再有堕胎罪。

韩议员提出6项修正法案,国会仅讨论过一次

无论是否有意为之,国会最终还是错过了修改法律的最后时限。国会并非没有接到相关修法提案,政府拟定的保留堕胎罪、但对终止14周以前早期妊娠的行为一概不予处罚的修正案早在今年10月就进行了立法预告,朝野党派的议员也提交了5份相关法案。12月8日,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还对此召开了听证会。

然而韩国现实的问题在于,社会各界对废除堕胎罪的态度迥然不同,并呈现尖锐对立。政府进行立法预告后,女权组织呼吁全面废除堕胎罪,认为政府的方案“回到了保留堕胎罪的原点”;宗教界则批判政府方案相当于“允许堕胎”。专家意见也各不相同。大韩妇产科学会主张“应该把允许无条件堕胎的时间缩短到怀孕前十周”,国家人权委员会则要求“消除堕胎行为的犯罪性质”。

无法确定立场的民主党的选择是战略上回避?

社会各界的争论也影响到了拥有174个议席的执政党。女权组织出身的民主党议员纷纷批判“政府法案保留堕胎罪”,权仁淑议员向国会提交完全废除堕胎罪的法案,朴柱民议员则制作了一份允许在怀孕24周内无条件堕胎的折衷提案。

但是,民主党内部也有不少观点认为应当保留堕胎罪。他们主张,“宗教界如此激烈反对废除堕胎罪,我们为什么要在首尔和釜山市长补缺选举之前延长允许堕胎的时间,自找麻烦呢”(某重量级议员)。上月末,某民主党核心人士说,“在堕胎罪问题上,怎么做都会挨骂”,“党内不可能统一意见”。

民主党有人因此提出“干脆拖到年末等堕胎罪条款的效力自动丧失后再讨论修改法律的问题”(首都圈二选议员)。恰逢12月8日国会负责管理法案修正工作的法制司法委员会因为强行处理通过高级公职人员犯罪调查处法陷入停摆,国民之党议员集体退场,主张“法制司法委员会再无在野党”,担任委员会干事的该党议员金度邑也提交了要求变更委员会的申请。

对此,民主党法制司法委员会的一位助理表示,“在野党导致法制司法委员会停摆,也要为国会未能在年内处理通过堕胎罪修正案负一定责任,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民主党12月23日要求召开法案审查小委员会处理重大灾难企业处罚法,但并未将堕胎罪相关法案纳入审查范围。

医疗工作或将出现混乱

问题在于,只取消刑法上堕胎罪,可能会导致一线的医疗工作出现混乱。韩国现行《母子保健法》规定,只有在患有遗传性精神障碍和身体疾病、传染病或因遭受强奸怀孕、近亲或姻亲之间怀孕的情况下,才允许终止妊娠。在其他情况下,即便堕胎罪条款失效,终止妊娠也不合法。

此外,韩国还没有引进米非司酮等不处罚堕胎行为的欧洲等国使用的合法堕胎药物。因此有人担心,在这种情况下允许堕胎,可能会导致对女性健康产生严重危害的非法堕胎手术盛行。对此,韩国全国女性联盟的运动家朴惠仁(音)表示,“现在看来,国会完全没有修改相关法案的意愿”,“女性朋友们若想安全堕胎,不能干等堕胎罪条款效力消失,还要大力推动政府允许使用米非司酮等药物,制定相关对策”。

吴源玺 记者 金秀贤(音) 实习记者
译 | 桔子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申庚振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