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贞旼专栏】博尔顿回忆录与赵己淑的脸书
상태바
【李贞旼专栏】博尔顿回忆录与赵己淑的脸书
  • 李贞旼 评论员
  • 上传 2020.07.02 16:0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李贞旼 中央日报评论员
李贞旼 中央日报评论员

约翰·博尔顿(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的回忆录《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颠覆了世界对白宫的认知,记述了世界最强大的美国国家权力机构背后的机密和不为人知的故事。书中暴露了大量特朗普因为对外交和国际关系的无知而被身边顾问嘲笑的各种奇葩行为,揭露了特朗普不顾国家利益、把领导人外交当成个人谋利工具的丑恶行为。

据书中爆料,特朗普一边表现得恨不得马上与中国开战,但另一边却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如果中国购买更多大豆和小麦,将有助于我在选举中取得更好成绩”,赤裸裸地针对中国展开公关。博尔顿在书中还写道,特朗普曾试图以美国检察机构对土耳其企业人的调查与土耳其独裁者埃尔多安进行幕后交易。书中还爆料了只重形式不重内容的新加坡朝美领导人会谈内幕。博尔顿在书中写道,当时特朗普曾对身边的顾问们表示“会谈就是为了做个样子,只要签下一份没有实质内容的声明,举行个记者会宣布胜利后,就可以立刻离开”。

这令人不禁产生两大疑问。一是,博尔顿作为总统曾经最信任的心腹,为何会如此大肆爆料“前老板”的丑事,对其进行攻击?二是,博尔顿不是曾公开表示“希望历史把特朗普作为一次历史上的失误记录下来 ”,明确反对特朗普连任吗?

在韩国,一个人仅仅因为反对法务部长曹国就任、在《高级公职者犯罪调查处设立法》的投票中投弃权票,就会被排除在国会议员党内推荐的范围之外并遭到处罚;对“当权者”拔刀相向的检察总长会受到各种攻击甚至被要求其辞职。在这样一个国家,博尔顿回忆录引起的风波令人倍感陌生、梦幻。

我们不禁要问,如果是在韩国,这样的书籍能否出版?美国政府以涉嫌暴露国家机密为由向法院提请禁止出版这本书籍,但美国联邦法院还是判决书籍可以出版。不过,法院警告称,“博尔顿此举可能对国家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也就是说,法院支持博尔顿出版书籍的权利,但同时认为此举可能损害国家安全利益,需要另行探讨。

比起一味阻止、压制,美国这种通过讨论和法理论争来明辨是非黑白的合理做法令人颇为羡慕。不久前,某青年因为张贴大字报批判文总统而被以无端入侵建筑物为由处以罚金。大学相关人士在审判中表示,“在一个享有言论自由的国家,这样的问题居然会受到审判,另人费解”。然而,法院最后还是判决应处50万韩元罚金。向朝鲜散发宣传单的人被抓走,很快还会通过新法将扭曲光州5·18历史的行为入罪。这一切都使得我们的处境日益变得不堪。

不接纳不同意见,不能容忍批判,要求所有人统一观点与理念,这是典型的极权主义的做法。

民主党独霸国会,不经过公共讨论就强行推动自律型私立高中和特殊高中(包括艺术高中、体校、职业高中、外语学校等具有专业性的高中,译者注)转型为普通高中,以遏制房产投机为名颁布政策却导致房价不降反升,对朝政策问题百出……面对政策的一系列失败与失策,却仍有大批人相信“文总统永远正确”,令人不得不停下来想一想韩国是不是已经站在了极权主义的路口。面对宪政史上前所未有的执政党独霸国会的专制行为,韩国竟没有任何政治元老出面敦促政府“自省”,社会上的不同声音和讨论也逐渐消失,平静得令人发慌。

因为在Facebook 上发表批判政府房产政策的文章而被网友集中炮轰为“背叛者”的梨花女子大学教授赵己淑显得势单力薄。曾任卢武铉政府宣传首席秘书官的赵教授写道,“听说文总统曾表示,韩国的房价也会像日本一样出现暴跌,大家可以不用着急买房,再等一等。连总统身边参谋学习的都是些错误的神话”,“如果一个政策制定后没有效果,就应当听取多方意见,对政策进行改变”。然而,亲文的网民部队却集体对赵教授发起攻击,甚至在留言中诅咒辱骂其先人。

汉娜·阿伦特曾意味深长地警告“当所有人都发表同样的观点、说出同样的话、做出同样的行动时,就会变成极权主义”。若想避免走向极权主义,必须允许人们讨论、发表不同意见。希望赵教授发表的Facebook文章能够成为带动民间讨论气氛的活水之源。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