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顿回忆录揭朝美会谈内幕韩政府驳斥内容失实
상태바
博尔顿回忆录揭朝美会谈内幕韩政府驳斥内容失实
  • 郑镛洙 权浩 金多荣 记者 郑效植 驻华盛顿记者
  • 上传 2020.06.23 11: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博尔顿宣布无核化外交画下句点:“大选过后,美国也不会再与朝鲜进行任何协商——对话已经结束”

经确认显示,朝美在筹备去年6月30日的板门店领导人会晤时原计划将板门店朝鲜境内的统一阁作为双方领导人的会晤地点,且并没有计划安排文在寅总统一起参与。据了解当时朝美接触情况的消息人士6月22日透露称,“在会晤前一天,朝美原计划安排两位领导人在朝鲜境内的统一阁见面,但在韩国的要求下,双方最终决定在韩国境内的自由之家举行会晤”。也就是说,特朗普总统当时原计划跨过韩朝停战线,进入朝鲜境内的统一阁与金正恩国务委员长进行双边会晤,但韩国方面以美国总统的警卫安全为由,强烈要求将会晤地点改到自由之家,才有了韩朝美三国领导人会晤的情景。当日金委员长跨过停战线踏上韩国领土,与文总统、特朗普总统简单互致问候后,与特朗普总统在自由之家进行了双边会见。

这与美国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事发之室:白宫回忆录》中描述称“美方曾多次拒绝文总统参与(朝美领导人会晤)”颇为类似。回忆录中并未谈到朝美安排统一阁领导人会晤的详细情况,博尔顿在书中写道,“文总统当时表示, ‘金委员长踏上韩国领土时,我如果不在场会显得有失体统。届时我会在场与金委员长互致问候并将其介绍给特朗普总统后就主动避开’”。

据消息人士表示,是朝鲜提出要求希望朝美安排双边领导人会晤,绕开韩国。去年特朗普访韩之前,朝鲜在6月27日以外务省美国局局长权正根的名义发表声明称,“此时不需要南朝鲜当局插足”,公开要求韩国退出朝美对话。

博尔顿的回忆录中写有大量刺激青瓦台的敏感内容,引起了轩然大波。指责博尔顿记录不实的青瓦台国家安全室长郑义溶当日通过青瓦台国民沟通首席秘书官尹道汉对博尔顿做出反驳,称“(回忆录的)很大部分都在严重扭曲事实”。郑室长表示,“单方面公开双方政府基于互信达成的协议内容,违反了外交的基本原则”,“希望美国政府采取适当措施,防止此类危险的情况发生”。

博尔顿:郑义溶提议举行第一次朝美会谈
韩官员:金正恩最早提出

【博尔顿与青瓦台的不同说辞】

图为 2018年4月27日下午在板门店和平之家举行韩朝首脑会谈,文在寅总统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会谈后签署韩半岛和平繁荣统一的共同宣言并牵手致意。【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图为 2018年4月27日下午在板门店和平之家举行韩朝首脑会谈,文在寅总统和朝鲜国务委员长金正恩在会谈后签署韩半岛和平繁荣统一的共同宣言并牵手致意。【照片来源: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2018年4·27韩朝会谈中,朝鲜同意在一年内实现无核化

博尔顿:文在寅总统询问金正恩能否一年内弃核,金正恩做出肯定表示
青瓦台:目前并无相关信息,即便有,也不便透露(2018年8月金宜谦发言人)

图为2018年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朝美首脑会谈【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图为2018年6月1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朝美首脑会谈【照片来源:中央图片库】

2018年6·12新加坡朝美领导人会谈是郑义溶室长一手推动

博尔顿:郑义溶室长后来几乎相当于已经承认当初是自己向金委员长提出的邀请
青瓦台:大部分内容严重失实

图为2018年5月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哲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纽约举行高层会谈。【中央图片库】
图为2018年5月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哲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纽约举行高层会谈。【中央图片库】

2018年筹备新加坡会谈时提出的发表终战宣言是文在寅总统的构想

博尔顿:朝鲜对我方表示,自己对此(终战宣言)不感兴趣
青瓦台:朝鲜表示,如果在这个(终战宣言)问题上遵守同步行动的原则,朝鲜愿积极采取无核化措施(2018年9月郑义溶室长)

图为2019年2月朝美首脑在越南河内举行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图片来自白宫推特截图】
图为2019年2月朝美首脑在越南河内举行第二次朝美首脑会谈【图片来自白宫推特截图】

2019年2月河内会谈,提议拆毁宁边核设施

博尔顿:那是文在寅总统精神分裂的幻想
青瓦台:这个问题要(博尔顿)自己判断,他说的恐怕是自己吧

图为2018年6月韩美首脑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自由之家会晤后举行记者发布会。【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图为2018年6月韩美首脑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自由之家会晤后举行记者发布会。【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2019年5月文总统请求特朗普访韩

博尔顿:特朗普当时说,文总统求我访问韩国,但我拒绝了
青瓦台:(针对2019年5月姜孝相议员的披露的类似情况反驳称)“相关说法毫无事实依据”

尹首席秘书官表示,韩国前一天已将郑室长的立场传达给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SC)。青瓦台高层官员表示,这本回忆录“忘记了不对外披露领导人之间协商过程的外交基本原则”,并表示“(回忆录内容)部分内容失实,(如果所言不实)需要美国方面作出判断并采取措施”。对于博尔顿前顾问批判文在寅总统的无核化构想是“精神分裂的幻想”一事,他表示“(博尔顿)说的恐怕是他自己”。

青瓦台核心官员全面否认了回忆录中主张朝美首脑会谈并非金正恩委员长的提议,而是出自郑义溶室长手笔的说法。这位官员表示,金正恩当时接见特使团之后,主动提到了韩美联合演习的问题,表示“这次(2018年4月)的演习暂且不说,韩美应当停止以战争为目的的联合军事演习”,并提到“朝鲜并不需要核武器。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勒紧腰带发展核武器呢?我们也不会发射远程导弹”,暗示在朝美关系得到改善之后,朝鲜将暂停核试验和远程导弹发射活动。金委员长还提出愿意在平壤与文总统举行首脑会谈,并接受特使团的邀请,同意在板门店举行第一次韩朝首脑会谈。金委员长接着说,“我愿意和美国对话,请代为向特朗普总统转达”。
 
博尔顿接受采访:朝美会谈是战略失误
 
不过,尽管青瓦台极力驳斥,回忆录中仍包含大量敏感内容。回忆录中写道,去年5月特朗普总统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时,文总统曾邀请特朗普访问韩国,但遭到了拒绝。当时特朗普总统对博尔顿顾问说,“文总统求我(begging)在这次出访途中顺道访问韩国,但被我拒绝了”。关于这一情况,去年韩国发生过一起前自由韩国党议员姜孝祥披露“韩美领导人通话记录”的事件。这起事件的核心内容就是,姜前议员披露文总统提议特朗普在访日途中顺道访问韩国。当时姜议员以两国领导人的通话记录为依据对外披露了相关情况,但青瓦台出面否认,称“相关说法毫无事实依据”。但是,回忆录中描述的情况与当时姜前议员披露的内容有异曲同工之意。

根据回忆录的内容,去年5月7日朝鲜刚刚发射过短程导弹之后,文总统在与美国总统通电话时表示,“河内首脑会谈之后,韩朝之间几乎没有开展任何实质性对话”,“美国除了允许韩国通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和世界粮食署(WFP)向朝鲜提供粮食援助,还应该直接向朝鲜援助粮食”,特朗普总统当时也承诺愿意向朝鲜提供粮食援助,最后却不了了之。

回忆录中写道,去年4月11日在白宫举行的韩美领导人会谈上,特朗普总统曾问及韩日关系问题,文总统回答说,“韩国可以与日本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但如果日本军队进入韩国境内,会刺激韩国民众的历史记忆”。特朗普总统继续询问“如果与朝鲜发生战争”的情况会如何,文总统表示“只要日本自卫队不踏上韩国领土,韩国可以与日本合作应战”。文总统还表示“不能让历史问题妨碍韩日关系的未来”,“但日本经常会故意挑起事端”。博尔顿前顾问在回忆录中写道,“挑起历史争端的不是日本,而是想要达到某种目的的文总统”,“在我看来,文总统也像其他韩国政治领导人一样,每当国内政治遇到危机,就会故意炒作日本问题”。

引发这场风波的博尔顿前顾问6月21日(当地时间)接受了电视节目的采访,他表示,“特朗普获得了大量关注和其他名誉,但美国却一无所获”,“特朗普总统的朝美首脑会谈是战略失误”,并表示“即使到大选之后,美国也不会再与朝鲜进行任何协商——对话已经结束”,宣布无核化外交画下句点。

韩国政府官员表示,韩国之所以积极参与去年在板门店举行的朝美领导人会谈,“是为了以当事国的身份,为韩半岛和平发挥积极作用”。

韩执政民主党尹建永:不符合事实
保守在野党金钟仁:对朝政策失败

未来统合党议员朴振表示,“政府自说自话的外交方式最终导致韩美互信破裂,韩朝关系也像共同联络事务所一样轰然倒塌”。韩保守在野党未来统合党党魁(非常对策委员长)金钟仁表示,“现在的情况证明,政府的对朝政策已完全失败,文总统应当向国民致歉”。统合党还在当日通过了“谴责朝鲜对韩挑衅并敦促朝鲜弃核”的党内决议。相反,曾任青瓦台国政指挥室室长的民主党议员尹建永在Facebook上写道,“博尔顿前顾问的很多说法都不符合事实”,“我们也想一一公开事实真相,逐条对其做出反驳,但很遗憾,我们无法变成像博尔顿前顾问一样的人,只能选择忍耐”。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