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4日 (周六)
发达国家如何解决低生育率:法国免费幼儿园不放假,日本地铁站设有保育站
상태바
发达国家如何解决低生育率:法国免费幼儿园不放假,日本地铁站设有保育站
  • 金起焕、罗尚贤、郑震濠 驻巴黎、斯德哥尔摩、冈山记者
  • 上传 2023.10.20 11:1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发达国家与“经济萎缩问题”的战争

休育儿假瑞典男性在家中照顾子女,他们被称为“拿铁爸爸”,因为他们往往端着咖啡、推着婴儿车积极参与育儿。【照片来源:瑞典社会保险局】
休育儿假瑞典男性在家中照顾子女,他们被称为“拿铁爸爸”,因为他们往往端着咖啡、推着婴儿车积极参与育儿。【照片来源:瑞典社会保险局】

今年7月末,记者来到了法国巴黎16区的一家公立幼儿园。在这里,无论是白人、黑人还是亚洲人,从出生2个月至3岁的幼儿,共57人自上午8时到下午6时30分都能接受保育。家长只需要支付伙食费,学费则是全免。该幼儿园副园长奥德布林(音,49岁)表示,“按说幼儿园在暑假期间也需要休息,但为那些不得不托育孩子的家长们照样开放。在法国,孩子虽然是父母生的,但人们普遍认为社会应承担共同养育孩子的义务”。

为应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的“经济萎缩问题(Shrink+Economics)”,主要发达国家较韩国更快地采取了行动。去年合计生育率为1.8的法国就是典型的例子。法国的生育率在欧洲、北美等主要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居首位,是韩国生育率(0.78名)的两倍以上。且法国全体家庭的21%是有3名子女以上的多子女家庭。

郑根泳 设计师
郑根泳 设计师

法国采用“N除以N”的征税方式,即把家庭的合计收入除以家庭人头数来计算人均所得税。按累进税率计算所得税的话,当然是子女越多,税率就越低。在法国,对非婚同居生育的子女,无论是育儿休假、还是各种津贴,都将享受与结婚生育子女相同的待遇。结果就是法国通过非婚生育的子女占60%以上。在巴黎采访的非婚职场妈妈夏洛琳·朱莉(48岁)表示,“情侣们同居后通常会先生孩子,必要时再结婚”,“我和同居伴侣目前各带一个子女,一起抚养”。

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市内,随处可见拉着婴儿车在公园散步、背着婴儿带坐公交车的“拿铁爸爸(latte papa)”。瑞典自1995年起便实行“育儿休假配额制”,即生育一个子女最多可休480天育儿假,父母有一方必须休90天。

“育儿假鼻祖”瑞典,生育一个孩子最多可休假480天

图为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露天动物园“Skansen”。【照片来源:罗尚贤(音) 记者】
图为位于瑞典斯德哥尔摩的露天动物园“Skansen”。【照片来源:罗尚贤(音) 记者】

通常情况是,生育子女的第一年由母亲休育儿假,之后由父亲休育儿假。非但瑞典政府给育儿父母提供便利,企业对此也很积极。在重工业公司阿特拉斯科普柯上班的雅各布·博尔耶森(音,36岁)表示,“子女出生时,最少可休7个月育儿假,最多9个月,这样的育儿假我前后总共休了三次”。与瑞典人结婚,休了9个月育儿假的职场妈妈叶珠英(34岁)表示,“我把怀孕的事实告诉公司后,公司人事部主动出面详细说明了育儿相关优惠,并劝我积极使用,所以我选择了安心休假”。
  
瑞典育儿休假期间的薪水也很高。休育儿假的240天中,有195天可以拿到目前工资80%水平的薪水。且据企业有所不同,有的企业从福利角度再加10%薪水,将带薪休假的工资保障到原工资的90%至100%。瑞典社会保险局发言人尼克拉斯•勒夫格伦解释称,“这不仅制定了合理的育儿休假制度,还推动了爸爸参与育儿的积极性,这也是社会文化变化的结果”。

据韩国国会预算政策处透露,韩国的育儿休假工资上限可以达到标准工资的80%,但上限为每月150万韩元。这一标准与劳动者平均月薪(388万韩元)相比,实际休假薪资为原工资的39%。与瑞典(410万韩元,78%)、日本(317万韩元,67%)相比还不到一半。但这与过去相比仍已算是有所改善的结果。

图为位于日本流山市地铁站前的保育站。【照片来源:郑震濠 记者】
图为位于日本流山市地铁站前的保育站。【照片来源:郑震濠 记者】

早几年便开始经历低生育率、高龄化的日本也在积极应对经济萎缩问题。在距离东京约30公里的千叶县长列山地铁站对面经营着“送迎保育站”。这是一种类似“幼儿园”的站点。上班的父母把孩子托付给保育站后,5辆班车会按时把孩子送到保育院下车。到了下班时间,班车会将孩子们从保育院送回保育站。该站为照顾下班晚的父母一直营业到晚上9点,单日使用费为100日元(约合人民币4.89元),一个月的使用费为2000日元(约合人民币97.83元)。

韩国开发研究院(KDI)研究委员崔瑟基(音)强调称,“具备与发达国家相似水平的‘硬件’(设施、制度)固然重要,但若不具备拥有充足的‘软件’(环境文化),仍很难减缓经济萎缩问题带来的影响”。

虽然最近韩国也就“经济萎缩问题”采取了应对措施,但仍有人批评说,该措施仍停留在低出生率对策上。为打持久战,韩国需采取类似其他发达国家的低出生率对策,同时也需要通过“软着陆”来应对越来越严重的“经济萎缩问题”。

韩国保健社会研究院研究委员李相林(音)建议,“现在已到了制定相关对策的时候了,需在人口减少的情况下提高经济效率”,“根据产业结构调整发展蓝图,把不同熟练程度的外国劳工输入到不同行业,扩大对策适用范围”。

金起焕、罗尚贤、郑震濠  驻巴黎、斯德哥尔摩、冈山记者
译 | 青超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