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9月27日 (周三)
【奕辰看韩国】对李承晚总统纪念馆的若干思考(下):李承晚主政的十二年
상태바
【奕辰看韩国】对李承晚总统纪念馆的若干思考(下):李承晚主政的十二年
  • 林奕辰 联合大学(台湾)文化创意与数位行销学系助理教授
  • 上传 2023.08.25 07: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奕辰:不管荣耀或不堪的过去,身为继承者,就该果敢地予以正视。
林奕辰 联合大学(台湾)文化创意与数位行销学系助理教授
林奕辰 联合大学(台湾)文化创意与数位行销学系助理教授

(上篇)你的国父不是我的国父

(接中篇)我们到底在纪念什么?

李承晚主政的十二年,进步阵营的观点……

笔者无意为晚年李承晚的种种罪刑开脱,仅只认为在时移事往后,对一位极富争议之历史人物的是非功过,应采取更细致的对待方式。不该用简单的手法,解决复杂的历史问题。

过往韩国政权或政党,总以过于政治、过度意识形态,甚至是以正邪二元对立的思维去理解并论述历史。在这样的思维下,各撷取一部分历史证据,然后随意贴上标签,让义人只能是义人,恶人只会是恶人,并据此对不同观念、不同认识抱持敌意,丝毫不允许模糊空间。

显然,这不符合多元民主的精神。但每逢选举,由于政治理念的分歧,某几位总统总会被提出来歌颂或鞭笞。每当政党轮替,国定教科书对于历史的诠释,无论增减某一部分论述,都不基于更完整也更自由的学术讨论,而是基于所属阵营的主张。结果也只是造成更多分歧,无助于凝聚国民共识。

除前述对民主的践踏,进步阵营很喜欢抨击建国时,虽在1948年制宪议会制定了肃清亲日派的《反民族行为处罚法》,并组建“处罚反民族行为者特别委员会”,却都只是虚晃一招。最后反民特委解散、政府与亲日派勾结,政权更进一步被亲日派掌控。

进步阵营认定,李承晚未有彻底驱逐日本帝国主义残余势力,也导致过去清算被阻止,无法真正实现国家的公平正义。如2021年京畿道之是李在明便表示:“大韩民国与其他国家不同,政府在成立过程中没有对亲日势力进行清算,使亲日势力得以与美国佔领军合作,维持了原来的统治体系。”

半岛自19世纪末就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摧残和蹂躏,造成严重的民族问题和阶级问题。人民渴望侵略者极其帮凶受到惩罚,笔者完全能理解。相信李承晚身为独立运动家,长期受到日本殖民政权监视,更曾被逐出国门,他个人对日本的态度绝不友善。最明显的事例是,他在任12年间,一直顶住美国的压力,拒绝与日本建交。

不过对建国初期的部分描述,包含将解放后的政权称为“亲日和叛变者的祖国”,或认定的美国占领军采取军阀政治,与保守亲日势力勾结,合作对象包含与日本帝国主义帮凶的官僚、与总督府合作的资本家与大地主阶级。更是原封不动地将日本帝国主义的员警机构、曾围剿抗日游击队的日本军人召集起来,成立国防警备队。一切作为都是要压制国内的民主势力,阻碍韩国建立完全独立的国家、实现真正的民主主义社会。诸如此类,其实有许多是承袭自朝鲜方面的论述逻辑。

然而朝鲜在亲日清算上,其实也存在相当多的问题,碍于篇幅,此处暂且按下不表。韩国的过去清算与转型正义其实也是个大题目,有很多值得认识与探讨的环节,容或有机会再跟大家分享看法。

但说政府完全被亲日派掌控,显然与事实不符。前面有提到,建国之初派系林立,政府各部门首长包含反共右派、亲共左派、民族主义者、独立运动家、原临时政府要员等等。
此外在百废待举的景况下,要尽快解决国内问题、妥善治理好国家,绕过原有的官僚与员警系统、不对势力庞大的亲日派做一定妥协,恐怕并不现实。这个部分,1949年撤退来台的国民政府也有类似的措施。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网路搜寻一下,现任总统蔡英文女士先翁蔡洁生先生的故事。

当然,初心或为谋国,但其中哪些人成为他擅权与政府犯罪的帮凶,乃至于透过日产分配谋私,这笔帐还是要分开来算。

另外必须要留意的,则是冷战的大背景。事实上李承晚政府成立之初对日本之态度相当强硬,甚至对越线捕捞的日本渔船进行炮击。但韩战爆发和冷战格局的形成,美国需要日本反共,并对发生在韩国的战争输送物资,因而政策转向,欲将日本扶植为美国重要盟友,与韩国一致反共。而这个转变,自然也影响背靠美国的李承晚政府在内政、外交上之作为。

不过除任期内一些强烈反日的行为,以及未与日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这边提供一个小小的冷知识,在独岛上建立灯塔、设立驻警卫队的,也是李承晚政府。

但在后世,他竟莫名被贴上“亲日”的标签……

保守阵营又是怎么说的呢?

同样,保守阵营特别喜欢表彰他建国和发展上的功绩,强调是李承晚在二战结束后,将一个最贫穷的国家从一片混乱的状态中解救出来。

确实,没有他吸收美国与联合国的援助,没有他引进外资,韩国的处境不会改变。没有他在韩战前两个月颁行的《农地改革法施行令》,类似在台湾的国民政府采用“耕者有其田”的原则,开展“有偿没收”和“有偿分配”的土地改革,自耕地不可能增加。而167万户佃农成为自耕农,非但推翻了数千余年的旧体制,更减少因地主阶层垄断土地而产生的社会矛盾,让南侵的金日成未如所预期的,获得农民欢迎,使半岛免于全面赤化。

若没有这个政策,也不会有办法执行韩战后为解决粮食问题、扶持农业的两个促进农业发展的五年计划。而农业迅速的恢复,也成为朴正熙时期工业化的基础。

他为本国工业采取的一系列保护性措施,使本土产业拥有宽松的发展环境,再通过鼓励进口替代的经济发展政策,减少对外国的依赖。而对中小企业的产业扶植政策,包含提供为中小企业优惠贷款等等,同样为日后的经济发展打下基础,这也是事实。

不过前述土地改革,即便原则上尊重“自由市场”的原理,但“有偿没收”、“有偿分配”也侵害地主们部分私有财产权。且与台湾一样,不但定价未如预期,很多地主在威胁下半卖半送,将土地拱手相让。而在这个过程中,若干投机的中间商人低买高卖,从中赚取差价,发上一大笔国难财,同样是事实。

此外有一部分新兴工商业资本家,透过与李承晚政府的扈从关系,或以不正当的方式低价甚或无偿取得日产;或透过政府指派方式,得到运营某类工业资产之特许资格;乃至于取得外国的援助资金或低息金融贷款,迅速积累非法所得。这便是大家孰知的,现今财阀问题的起源,而他也难辞其咎。

至于教育政策上,基于宪法“所有国民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最少也要接受免费的初等教育”的规定,与他“弘益人间”之教育理念所采取的改革,包含颁布《教育法》,建构当前韩国教育制度的框架,而《6年义务教育计划》、《职业技术教育5年计划》,提高了识字率,也为战后韩国增加大量的实用技术人才,促进韩国经济与社会的发展,绝对是不容否认的历史基业。

反共”与“韩美同盟”

由于政治目的,保守阵营在近期更乐意突出的,是他的“反共”立场,与“韩美同盟”的缔结,使之能在6·25南侵中守住国家。

李承晚的“反共”,或来自于他个人的政治意识形态、个人阅历的局限、对国家未来愿景的不同想像,以及对“北进统一”的使命感。并且当然,塑造明确敌人,采取高压的反共政策,以维持他对内统治的优势也是个因素。

而他对苏联与社会主义阵营不存在信任,乃至后来的彻底决裂,则可能源自他求见斯大林却被驱逐的记忆,与50年代战争中仓皇辞庙的经历。最最重要的是,如前所言,采取反共主义是两强对峙时期,站队西方阵营的韩国所必须要有的态度。

之前提到建国初期一系列国家暴力的行为,事实上也需要在这个脉络下看。战争将整个社会分成敌我双方,不容许中间有任何的灰色地带。而除了明确的敌人外,也要将潜在的敌人与嫌疑者都当作肃清之对象,这也就导致大量的冤假错案与大规模良民虐杀的发生。终究在历史洪流中,个人过于渺小。但理解归理解,冷战时期以国家安保为名进行独裁、任意剥夺人民的生命权与自由权,造就社会的恐惧与数个世代人的创伤,无论理由为何,这样的作为依旧是错误的。

确实,若仅从结果论,没有当时他拒绝盛行的共产主义风潮,就没有富庶的今日韩国。然而关键是,重新树立他反共巨人形象的目的何在?毕竟今时不同往日,若仅为煽动仇恨情绪、只图制造政治红利,从而去背景、去脉络化的诠释历史,不只难以超越现有格局,更容易陷国家于危险之中。

1953年8月8日《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签字仪式上的李承晚
1953年8月8日《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签字仪式上的李承晚

至于“韩美同盟”,在李承晚任期内,特别是韩战期间,几经周折,才与美国签订了《军事协定》、《财产与财政协定》、《经济援助协定》、《美韩共同防御条约》等多种条约与协定。缔结“韩美同盟”,争取到美国的援助和支持,从而有效保障韩国的经济发展,奠定韩国繁荣的基石,使韩国能有现今的国际地位。

不过同样的,同盟关系使美国在半岛具有驻军与构建军事基地的权力,甚至拥有军事指挥权,导致隔几年会为了相关议题吵上一次,而美国资本也进一步掌控韩国的经济命脉。

这也使得李承晚被大多数人认为过度依赖美国,认为他被美国势力牵着鼻子走。但就历史事实论,他也并非事事都与美国妥协,甚至对美国来说,他是个不合作且相当难缠的人。比如他是个顽固的民族主义者,坚持武力统一北方,在对日关系上,亦坚守不建交的底线,这都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艾森豪即评价李承晚:“屡屡让我们进退两难、无从决断,疑虑重重甚至倍感沮丧,以至于怀疑达成停战还有何意义”、“一个如此难缠的盟友,总让人免不了以最强硬的措辞斥责他”。他有一些反美作为,更令中情局数次计划,想利用他政权不稳时监禁或绑架他,使他倒台。

并且当然,高举民主旗帜的美国对李承晚的独裁政治、政府高层的贪渎舞弊行为,也有相当大的不满。毕竟这不符合美国想把韩国塑造成”民主阵营桥头堡”的形象。但国内找不到其他可培植的领袖人物,他的“反共”、“反苏”立场,又显得他是理想的合作对象。
对李承晚又爱又恨这点,与美方对身在台湾的蒋介石类似。但归根究柢,美国当时对韩、对台的政策设计根本不符合现实。

李承晚的“韩美同盟”,其实是惊险地走在钢索上。但直到他一步步走向独裁,一步步走向覆灭,导致局势无法控制,他才终于被美国抛弃。

以史为鉴,笔者绝不是说,要学习李承晚藉战争威胁与美国外援,有恃无恐地压制国内反对派。但面对历史的转折点,一个新冷战的开端,包含韩国、日本、澳大利亚诸国,都需要在安保与经济现实间做出抉择。这样一个不受欢迎的陌生过去,包含李承晚对冷战局势的敏感、他如何表达他的坚持、与在外交斡旋上的作为,或他在过往决策上的错误,相关认识尤为重要……当眼前出现又一条新的钢索,这些旧的教训都不会没有新的功用。

再说回保守阵营与进步阵营的争议,多年来,由于不同的政治理念,李承晚去世近60年都未建成国家层级的纪念馆(即便有首尔的梨花庄、江原道花津浦的李承晚别庄、显忠院的李承晚墓地),朝野政党也常将竞争的焦点议题放在70余年前的历史上。根据媒体报导,前总统朴正熙、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历任总统们的后代,以及各政党的元老级人物,很多都参加到纪念馆的建设推进委员会之中。

若真有机会,能抛开各自的执念与固化的政治意识形态,进一步达成共识,相信也是极有意义的事。

小结

1789年,英国“朱利安小姐”号军舰载着女囚226名、男囚548名出发前往澳洲发配囚犯。而当252天后,抵达荒凉的澳大利亚时,令人尴尬的是,所有女囚皆尽怀孕。

这是由于船上物资缺乏,押运军官也有意作为,让船员可以用罐头、面包或其他物资来换取女囚与其发生关系。且可能一日之内进行多次交易,导致几乎都是”父不详”的景况。

如此毁三观的故事,或可采道德角度予以批判。却终因女囚们只能与男囚们组成家庭、在当地生下孩子并定居,一代代繁衍开来,才有现在的澳大利亚人。

谈起澳大利亚的历史,多少会有人提及它是“囚犯建立的国家”,但澳大利人也不避讳,称自己是”囚犯的孩子”,并尊称那批女囚是”开国之母”,无所畏惧。

将这个例子做为对照或许未必适合,但笔者的意思是,不管荣耀或不堪的过去,身为继承者,就该果敢地予以正视。

如申荣均先生所言:“前总统李承晚不仅建立了大韩民国,还在韩国战争中争取到了美国的支援,守护了领土。若没有前总统李承晚,就没有今天的大韩民国。”这样的历史人物,没理由不纪念他。

而要打造一个国家级的李承晚纪念馆,该怎么讲述他的故事?如何对他进行评价?又要传递怎么样的价值呢?

除对独立运动的付出,与在国家建立过程中的贡献,以及在冷战背景下如何壮大国家等若干正面事迹,政权成立后采取独裁统治、清洗议会、镇压反对人士、大规模屠戮平民,这些明显的错误自然也需要加强说明。毕竟好也好,坏也罢,都如文在寅前总统那句”一切历史都是大韩民国”。

不过如何呈现、比例上如何划分,以及对他个人思想与时代背景的介绍,则是在筹建过程中必须要留意的重点。都需要经过缜密的研究与对真相的核实,并需要深刻讨论,才有可能让观览者好好思索历史,让社会进行一个沉淀。

除了要明辨是非功过;诚实地向民众公开。更要避免偏视与刻板印象,或带着政治意目的来检视,才能使李承晚回到他本来的样子,给历史中的他一个喘息的空间。

他既不是圣人,也不是什么历史败类,就是个平凡人,如同你我。而他与他的政权所犯下的罪过,任何总统都有可能重蹈覆辄。而这自然也起到一定的申饬作用,让主政者明确知道做错事就该被国民审判,也让国民能对绝对权力造成的绝对腐化心生警戒。

历史是有重量的,从来都无法轻巧面对。而历史共业,更需要权力的后继者,与具备勇敢之心的全体国民共同承担。(完)

※本文作者为联合大学(台湾)文化创意与数位行销学系助理教授林奕辰,文章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林奕辰 联合大学(台湾)文化创意与数位行销学系助理教授
校 | 李霖 责编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