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1日 (周三)
新冠疫情改变了韩国人的职业观 先赚钱再谈工作与生活平衡
상태바
新冠疫情改变了韩国人的职业观 先赚钱再谈工作与生活平衡
  • 全珉希 记者
  • 上传 2022.11.29 11:2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2020年11月30日首尔中区明洞街道。【照片来源:NEWS1】 
图为2020年11月30日首尔中区明洞街道。【照片来源:NEWS1】 

在首尔生活的上班族徐某(28岁)在一家IT企业已经工作两年,每周还会“变身”普拉提讲师上3到4次课。从去年1月开始,徐某便利用下班后或周末的时间,把兴趣活动变成了谋生手段,对于只能赚几万韩元的座谈会、讨论会、赠品二手交易也非常熟悉。徐某称新冠疫情后自己改变了不少,“以前总是避开加班,因为“工作与生活平衡”很重要。在那段时间里,我会通过探寻美食店或运动来缓解压力,属于‘消费型人群’,但现在最优先的是攒钱”。徐某解释作出改变的原因时称,新冠疫情之后“我产生了要提前应对危机的想法”。

职业观发生改变 比起‘工作与生活平衡’钱更重要

席卷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给韩国人的职业观带来了变化。本报独家获得的韩国职业能力研究院(KRIVET)《2022年韩国人的职业意识与职业道德》调查结果显示出上述倾向。

对于“如果能多挣点钱,是否愿意比现在延长工作时间”的问题,受访者回答“是”的比率为57.5%。而在2010至2018年进行的同一项调查中,这一比例在30%左右。韩专家们谨慎地分析称,体现现代社会韩国人职业观的“wolibal”(Work and Life Balance,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受新冠疫情和经济危机的影响,逐渐转为“money first”(金钱优先)。韩国职业能力研究院从1998年开始,每4年对韩国人的职业意识进行一次调查,今年共有4501名15岁至69岁国民参与了调查。

【图表:朴景民 记者】
【图表:朴景民 记者】

过半数韩国人:如果有经济报酬,我愿意多工作

育有小学3年级、2年级姐妹的韩某(44岁,首尔市恩平区)回顾近几年的生活时表示,“看到小工商业者等收入较低的人群在经济上要承受更多的困难,让我产生了危机感。‘为了守护家人,就算再多工作一些,也要确保资产’的想法变得愈发强烈”。

当被问及工作的价值时,选项“为了赚钱”的得分最高,为3.88分(满分5分)。“因为喜欢工作”的回答为2.99分,“为了自我实现”的回答则为3.47分。负责此次研究的韩国职业能力研究院资深研究委员李智妍(音)分析称,“经历新冠疫情后,比起对工作价值的认可,我们的社会似乎对经济报酬的需求越来越大,这一点令人惋惜”,“现在需要整个社会努力解决不同学历、各职业的工资差距等结构性差别待遇,提高职业意识”。

调查结果显示,在与职业相关的各种因素中,最不满意的也是金钱。当问及对工作的各领域满意度时,比起人际关系(65.5分)、工作时间(60.4分)和工作环境(61分),经济报酬(57.3分)的满意度最低。研究团队对此分析称,“经济好时,对工作本身的肯定认识较高,但经济困难时,否定认识较多”。

【图表:朴景民 记者】
【图表:朴景民 记者】

生活满意度和幸福感骤降

据韩国央行统计,韩国2020年经济增长率为-0.7%,而此前韩国经济只出现过两次负增长,分别是在受到第二次石油危机影响的1980年(-1.6%)和遭受亚洲金融危机困扰的1998年(-5.1%)。也就是说,在现实生活中经历的经济危机和以负数呈现的经济增长率使韩国民众的生活变得艰难。

韩国人现将金钱视为保证个人安全的手段。李某(52岁,京畿道高阳市)表示,由于公司不允许居家办公,乘坐地铁上下班时领悟到了经济实力的重要性。他表示,“虽然害怕感染上新冠肺炎,但为了生活也得出门工作。而经济上比较宽裕的朋友已经在家休息了”,“当时就产生了‘有钱才能保住健康’的想法”。

这一现象也如实地反应到调查结果中,韩国人对生活的满意度和幸福感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低纪录。对整体生活的满意度从2006年的66.8分到2010年的67.9分,再到2014年的73.5分,一直呈上升趋势,但在2018年降到了72.2分,今年则大幅下降到60.0分。幸福感则从2014年的73.9分,到2018年变为73.3分,在今年则下降到60.6分。

【图表:朴景民 记者】
【图表:朴景民 记者】

“只要有钱,没工作也可以”的回答增多

经济形势的变化也影响了人们对工作价值的看法。据调查,人们对通过投资加密货币或股票来获得非劳动收入的渴望也越来越大。认为“不工作拿钱是丢人的事”的受访者从2006年的3.70分(满分5分)减少到2022年的3.26分。另外,认为“倘若经济上富余,就不想工作,想享受兴趣生活”的受访者在同一时期从3.64分增加到了3.77分。韩国汉城大学名誉教授朴英凡(经济系)分析称,“这似乎反映了职场的不稳定性比过去更大,房地产暴涨使得创造财富变得困难”,“随着社会危机的扩大,为了在有限的月薪内实现财产增值而梦想一夜暴富的人越来越多”。

也有分析认为,个人对2018年推出的“每周52小时工作制”的评价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成均馆大学社会学专业教授刘泓埈表示,“特别是从事生产职业的工人,根据加班与否,收入会有很大差异。不少人对每周52小时工作制表示不满,认为‘虽然有晚间自由,但要过着没钱的生活’”,“应该按照企业的规模和工种,对每周52小时工作制度进行调整”。

图为今年7月29日,首尔中区明洞商业街贴着“关门”字样。【照片来源:NEWS1】
图为今年7月29日,首尔中区明洞商业街贴着“关门”字样。【照片来源:NEWS1】

韩国劳动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张弘根表示,“随着经济的增长和收入水平的提高,物质万能主义价值观正在减弱,但以新冠肺炎为起点,调查结果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他还表示,“要想弱化物质优先的倾向,就需要稳定经济”,“为此,创造优质的工作岗位比什么都重要,政府和国家的作用非常重要”。韩国职业能力研究院将于下月1日以研究结果为基础举行研讨会,并于12月底发行研究报告。

全珉希 记者
译 | 艳琳 校 | 李佳欣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