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07日 (星期五)
三星捐赠李健熙收藏国宝级美术品,每月展出100件可展示20年
상태바
三星捐赠李健熙收藏国宝级美术品,每月展出100件可展示20年
  • 李殷朱 文化高级记者,金祜廷 记者
  • 上传 2021.04.30 14:5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已故三星董事长李健熙的遗属将李健熙收藏的2.3万余件美术作品捐赠给了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和国立现代美术馆等国有机构,其中包含价值最高的谦斋郑歚绘画作品《仁王霁色图》和多件世界级巨匠的作品。本图为金弘道的《秋声赋图》(韩国第1393号宝物),宽55.8厘米、宽214.7厘米,作于1805年,作品勾画出中国宋代文学家欧阳修(1007-1072年)《秋声赋》中描绘的意境,展示出秋日夜晚凄冷的气氛。【照片由国立中央博物馆提供】
已故三星董事长李健熙的遗属将李健熙收藏的2.3万余件美术作品捐赠给了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和国立现代美术馆等国有机构,其中包含价值最高的谦斋郑歚绘画作品《仁王霁色图》和多件世界级巨匠的作品。本图为金弘道的《秋声赋图》(韩国第1393号宝物),宽55.8厘米、宽214.7厘米,作于1805年,作品勾画出中国宋代文学家欧阳修(1007-1072年)《秋声赋》中描绘的意境,展示出秋日夜晚凄冷的气氛。【照片由国立中央博物馆提供】

已故三星董事长李健熙生前收藏的2.3万余件美术作品最终决定被捐赠给国家。李健熙的遗属决定将2.16万余件文物和美术作品捐赠给国立中央博物馆,将1400余件作品捐赠给国立现代美术馆,捐赠规模之大世间罕见。我们按照如果每个月展出100件作品的来算,这些作品足足可以展示20年捐赠的作品中包括韩国国宝级文物、韩国近代著名画家和西方著名画家的作品,还有部分韩国近现代美术家的作品被捐赠给光州市立美术馆、全南道立美术馆、大邱美术馆、济州李仲燮美术馆、江原道杨口朴寿根美术馆等地方美术馆,无论是捐赠规模还是作品质量都堪称绝无仅有。

“白瓷青画竹文角甁”(第258号国宝)。这是在白瓷瓶中非常罕见的八角形态的瓷瓶,底部直径11.5厘米、口径7.6厘米、高40厘米,制成于18世纪。【照片来源:国立中央博物馆】
“白瓷青画竹文角甁”(第258号国宝)。这是在白瓷瓶中非常罕见的八角形态的瓷瓶,底部直径11.5厘米、口径7.6厘米、高40厘米,制成于18世纪。【照片来源:国立中央博物馆】

捐赠给国立中央博物馆的作品中共有60件国家指定文物(14件国宝、46件宝物),包括谦斋郑歚作品《仁王霁色图》(第216号国宝)、檀园金弘道最后的绘画作品《秋声赋图》(第1393号国宝)、高丽佛画《千手观音菩萨图》(第2015号宝物)等,其中最受人关注的是谦斋郑歚在76岁时绘制的作品《仁王霁色图》。韩国前文物厅长刘洪俊(音)说,“这幅作品不仅是谦斋最高水平的杰作,还是韩国绘画史上实景山水画的最巅峰作品”,“这一件作品的价值就无法用金钱估量”,“遗属捐赠出如此珍贵的作品,可以看出他们希望为国立中央博物馆填补上这一空白的强烈意愿”。

展现公元8世纪统一新罗菩萨像的样式和特点的“金铜菩萨立像”(第129号国宝)。
展现公元8世纪统一新罗菩萨像的样式和特点的“金铜菩萨立像”(第129号国宝)。

前任国立中央博物馆馆长郑良馍表示,“这是谦斋1751年观望仁王山,看到雨后山间翠绿风景后绘制的作品”,“使用写实绘画技法把以石山著称的仁王山美景描绘得精妙绝伦”。这次捐赠的作品数量几乎占博物馆1946年开馆以来所有获赠作品(5万多件)的一半(43%),将国立中央博物馆的藏品数量增加至43万余件

金弘道、金焕基、朴寿根、张旭镇等韩国近现代绘画巨匠作品也包含其中

国立现代美术馆获赠了李仲燮的代表作品《黄牛》、金焕基的《女人和坛子》、朴寿根的《打臼的女人》、张旭镇的《少女/摇橹船》等460余件韩国具有代表性的近代美术作品以及莫奈、高更、皮耶·奥古斯特雷诺阿、萨尔瓦多达利 、胡安·米罗等世界级艺术大师的代表作品。其中印象主义画家莫奈在1919年-1920年绘制的《池塘·睡莲》是莫奈后期的代表作之一。构图和大小与这件捐赠作品相似的另一件莫奈作品将于下月在美国纽约苏富比拍卖行拍卖,起拍价高达4000万美元(约合445亿韩元)。韩国国立现代美术馆今年用来购买藏品的经费仅有48亿韩元,仅这幅作品的价值就相当于博物馆十年经费的总和。

《月印释谱》第11卷。1459年(世祖5年)发行的释迦生平传记。【照片来源:国立中央博物馆】
《月印释谱》第11卷。1459年(世祖5年)发行的释迦生平传记。【照片来源:国立中央博物馆】
高丽佛画《千手观音菩萨图》93.8 x 51.2厘米。【照片来源:国立中央博物馆】
高丽佛画《千手观音菩萨图》93.8 x 51.2厘米。【照片来源:国立中央博物馆】

国立现代美术馆的馆长尹凡牟表示,“对于藏品数量远不足以体现我国悠久历史的国家美术馆来说,能够获赠如此具有重要美术史价值的作品,我们非常感激”,“此举可以提升我国的艺术地位,是遗属们下大决心给国民送上的一份厚礼”。他接着说,“把如此高水平的藏品捐赠给国家美术馆,是我生命中闻所未闻的壮举”,“作为报答,国立现代美术馆将倾尽全力保护好这些作品并开展相关研究,策划作品展览”。包括这次获赠作品在内,国立现代美术馆自1969年开馆以来共收藏有1.02万余件作品,其中5400余件属于获赠作品,这次获赠1400余件作品,规模创下了历史之最。

李仲燮《黄牛》,创作于20世纪50年代。【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李仲燮《黄牛》,创作于20世纪50年代。【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Gana Art艺术中心和首尔Auction的董事长李皓宰回忆说,“李健熙董事长对购买美术作品抱有浓厚的兴趣和热情,并投入了巨大精力”,“他所考虑的不是这些作品未来是否可以赚钱,而是这些作品是否具有让后人欣赏的价值”,“每次开会讨论购买作品的事宜,都会讨论4~8个小时,而且会在与画商见面时做足功课,令对方紧张不已”。

“足以在美术史上留名的作品,价值无法用金钱估量”

金焕基作品《女人和坛子》,创作于20世纪50年代。【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金焕基作品《女人和坛子》,创作于20世纪50年代。【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莫奈《池塘·睡莲》,创作于1919~1920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莫奈《池塘·睡莲》,创作于1919~1920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捐赠“李健熙收藏品”的举动受到了文化艺术界的普遍欢迎。因为此举可以防止优秀的美术作品流出境外,并可以大幅提高国立公立美术馆的藏品水品。韩国艺术综合学校的梁正武教授(音)说,“这次捐赠将使三星家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享有‘韩国美第奇家族’的荣誉”。他表示,“这次捐赠对我国文化艺术界来说是一份大礼,也是一个挑战”,“如何处理好这些无论在质量还是数量上都史无前例的捐赠品,是我们面对的重大课题”。

朴寿根作品《打臼的女人》,1954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朴寿根作品《打臼的女人》,1954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张旭镇的《少女》,1939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张旭镇的《少女》,1939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马克夏卡尔作品《红花和恋人》,1957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马克夏卡尔作品《红花和恋人》,1957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还有看法认为,人们应借此机会转变认识,并需要制定相关制度。前任国立现代美术馆的学艺室长丁俊摸说,“最重要的是,人们需要纠正对美术品收藏的扭曲看法”,“虽然捐赠规模比不上李健熙藏品,但迄今为止一直有很多人捐赠出自己的藏品,而我们应当反思自己对待获赠作品的态度”。

萨尔瓦多·达利作品《坎达乌尔斯家族》,1940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萨尔瓦多·达利作品《坎达乌尔斯家族》,1940年。【照片来源:国立现代美术馆】

这些捐赠的作品将从6月份开始向国民公开展览。国立中央博物馆6月将举行“已故李健熙董事长藏品文物特别公开展”(暂定名),明年10月选择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举行“已故李健熙董事长藏品文物名作品展”(暂定名),国立现代美术馆今年8月将在首尔馆举行“已故李健熙董事长藏品名作品展”,并将于9月在果川、明年在清州等地举行特别展和常设展览。此外,这些作品还将在各地公立美术馆和海外主要美术馆举行巡回展览。

李殷朱 文化高级记者,金祜廷 记者
译 | 桔子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