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5月07日 (星期五)
【连载】德国统一及其后30年(1):福山预言的“历史终结”并未到来
상태바
【连载】德国统一及其后30年(1):福山预言的“历史终结”并未到来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1.16 17:25
  • 参与互动 3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开幕式上,德国观众挥舞着黑红金三色德国国旗。而除去世界杯举行期间以外,平时在德国挥舞国旗会被认为是极不寻常的行为。这是由于德国曾经受到极右纳粹民族主义的影响。【图片来自雷内·史塔克(音)】
图为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开幕式上,德国观众挥舞着黑红金三色德国国旗。而除去世界杯举行期间以外,平时在德国挥舞国旗会被认为是极不寻常的行为。这是由于德国曾经受到极右纳粹民族主义的影响。【图片来自雷内·史塔克(音)】

30年前的两德统一是此前的和平革命和转型戏剧性谢幕带来的结果。德国统一的进程比人们预想的快得多,但其结果却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甚至延续至今。
 

东西德曾在很长时间里互相充满反感
00后一代认为区分东西德毫无意义
相比东西德更在乎巴伐利亚、萨克森等城市出身

尽管默克尔总理来自东德
但表达爱国至今仍是忌讳

从政治角度来看,两德统一可谓是一场奇迹。东西德40多年的分裂看似已经固化,但德国在短时间内克服了很多困难。德国六八学运一代在经历冷战时代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后,看似取得胜利的共产主义一夜之间便被西德取代,市场经济和自由民主制度成为唯一的,同时也是最终的胜利者。

但经济方面的境况变得更加复杂。在统一初期人们心中满满的期待逐渐消失后,德国,尤其是前东德地区经历了长达10年的经济困难。前东德地区经历了大量失业潮和产业基础崩溃等艰难的过程,但此后东德地区的生活水平持续得到改善,速度比人们的想象的要快得多。包括预期寿命、居住条件、教育环境、医疗服务等社会指标以及工资水平、消费品拥有现状等经济指标在内,体现生活质量的所有指标都得到了明显改善。

愚蠢笨拙的“东德佬”,傲慢肤浅的“西德佬”  

在德国统一前夕,德国公民登上柏林墙,举着写有‘德国=统一祖国’的条幅。【图片来自Creative Commons】
在德国统一前夕,德国公民登上柏林墙,举着写有‘德国=统一祖国’的条幅。【图片来自Creative Commons】

其实,最难以解决的问题是社会整合,让分裂的德国重新合为一体。而这是个出乎意料的难题。1989年柏林墙倒塌,在正处于兴奋状态的众人面前,前西德总理维利·勃兰特曾表示,“同根同源必将一起成长”。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开始更清晰地意识到,其实一起成长并不像人们想象那么简单。虽然物质上的墙壁已倒塌,但人们脑中的墙壁依然存在。

当时在德国就出现了代表这种现象的“东德佬”(Ossi,指东德人)和“西德佬”(Wessi,指西德人)等新词。这些新词不仅代表出身地区,还包含着当地人的一些特点。西德人用“东德佬”一词时,会联想到愚昧无知、行动笨拙、满腹牢骚、懒惰成瘾、怀念社会主义体制的人。与之相反,东德人用“西德佬”一词时,则会联想到傲慢自大、自以为是、思想肤浅、彻底否认东德体制上任何优点的人。和平革命当时,东德人为了表达希望早日统一的愿望,高呼“我们是同一个民族”的口号,但在统一之后, 却流行起这样一则段子——“当东德佬喊‘我们是一个民族’的时候,西德佬回答说‘我们也是一个民族’”。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脑中的墙壁也慢慢开始消失。00后一代的脑中不再有“东德佬”或“西德佬”的概念。对00后一代来说,对巴伐利亚、萨克森、勃兰登堡、汉堡等出身城市的认同感更具意义。在他们的脑中已经没有东德或西德出身这个概念。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年代已经落幕,德国统一事业也终于告一段落。

现在德国人对德国的认同感怎么样呢?今年是德国统一30周年,德国总统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的纪念演讲被媒体批为“枯燥乏味”。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当年的统一过程中对统一充满怀疑,并大概考虑过完全不同的统一方式。他在今年的纪念演讲中干脆一次也没有提到德国统一当时的总指挥——赫尔穆特·科尔前总理。

来自东德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和总统约阿希姆·高克(在任期间为2012年至2017年)。【图片来自雷内·史塔克(音)和Creative Commons】
来自东德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左)和总统约阿希姆·高克(在任期间为2012年至2017年)。【图片来自雷内·史塔克(音)和Creative Commons】

据悉,今年的德国统一纪念活动气氛显得非常低调。这之中当然也有新冠疫情这个特殊情况,但与5年前相比,统一25周年的纪念活动氛围与现在完全不一样。五年前,德国一直在妥善处理统一带来的各种难题。得益于此,德国成为了在经济政治方面最强大的欧盟(EU)成员国之一,并受到其他国家的尊敬。但此后大量难民的涌入引发的社会混乱以及民粹主义的蔓延和多边关系瓦解等使德国在过去5年里陷入了巨大困难。

令人震惊的是,德国统一25周年当时,代表德国政治、外交领域的两位领导人高克总统和默克尔总理都是来自东德的人物。  

高克总统1940年出生于前东德罗斯托克市,是新教牧师。作为牧师,他曾两次主持举办东德教会之日活动。虽然他不属于以教会为中心的抵抗势力,但始终对东德政权持有批判立场。  

默克尔总理1954年出生于西德的汉堡,其父亲是新教牧师。由于怀着为重建东德的理想,在默克尔出生后,父亲带着全家人移居东德。  

图为1995年版德国杂志《心理社会》,研究了东德佬和西德佬的社会整合现象。【图片来自CC BY-SA 3.0】
图为1995年版德国杂志《心理社会》,研究了东德佬和西德佬的社会整合现象。【图片来自CC BY-SA 3.0】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在韩半岛统一15周年后,来自朝鲜的人成为统一韩国的总统——这会成为现实吗?当然不容易。不过,如果在1990年向德国人提出同样的问题,他们应该也会做出同样的回答。

也就是说,德国在统一25周年以后,前景才开始显得乐观。但历史从不会那么简单。在冷战结束后,现实生活中并没有发生美国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所预言的“历史的终结”

2000年以后,德国成功克服了在欧洲发生的各种危机,同时在经历欧元及财政危机之后变得更加稳定。然而,目前德国民众与其他国家的民众一样感到不安,而且其不安心理有可能更大于其他国家。最近,德国影星兼导演莫里兹·布雷多表示,“德国电影之所以表现得不活跃,是因为德国人忘记了对自身文化认同感的表达方式”。  

如果德国人产生民族自豪感,会被怀疑是极右翼

统一后,德国也曾期待能够恢复民族情怀。2006年德国世界杯举行期间,尽管德国公民也挥舞着国旗为祖国加油助威,但在德国,有时很普通的爱国主义表现也会被人误解。如果有人说他以身为德国人而自豪,其他国家的人听了不会感到有什么不对,但在德国有时却会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个极右翼。

从政治角度来看,很多德国民众对于回归日常生活中的政治行为感到莫大的恐惧。但这已成为新时代德国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而不再是透过统一的角度去看待的问题。德国尽管实现了统一,但所谓“历史的终结”并没有到来。当然,非常幸运的是,德国通过和平革命终结了独裁政权,民主制度在德国全境落地生根,而剩下的一切,则都是留给现在这一代人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德翻韩翻译: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Hanns Seidel Stiftung)驻韩国办事处主任金永洙(音)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韩国代表Bernhard Seliger

德国基尔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巴黎第一大学经济学硕士;1998~2002年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域学研究生院专职讲师;2004~2006年首尔大学行政研究生院兼职教授;2007年开始担任德国维滕/海德克大学客座教授;2002年开始担任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韩国办事处代表。

中央日报
译 | 司空宽淑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3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insesee 2021-02-01 09:05:02
Home page: https://sex-znakomstva.online/

Cecilemona 2021-02-01 07:56:48
[b]We recommend visiting a trusted pharmacy in your city!
Click on the link! [/b]

https://tinyurl.com/y3u7hcxv
https://tinyurl.com/y54bvhze
https://tinyurl.com/y627kh88
https://tinyurl.com/y3hcfmvx
https://tinyurl.com/y3pv2pc2


https://oceancitymd.gov/oc/page/2/?s=%F0%9F%92%8A%20Buy%20Aristocort%20%20$0.96%20per%20pill-cheap%20price%20without%20prescriptions%20online%20on%20%3C%3C%20http://bit.ly/pharmacy2021%20%3E%3E%20%F0%9F%9A%9A%20Free%20Delivered%20|%F0%9F%8E%AF%20Order%20n

我心如潮 2021-01-18 09:50:43
一边是民主政治,一边是国家兴亡系于一人,一念兴邦一念丧邦,这场历史跑道上的长跑,输赢没有悬念。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