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2月25日 (周四)
德国统一及其后30年(3):前东德共产独裁余毒未尽,社会主义换上新马甲继续
상태바
德国统一及其后30年(3):前东德共产独裁余毒未尽,社会主义换上新马甲继续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1.02.13 12:1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前东德臭名昭著的秘密警察系统“史塔西”的审讯监狱“柏林霍恩施豪森”的监视塔全景,现在已经变为柏林霍恩施豪森纪念馆(Berlin-Hohenschönhausen)。【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图为前东德臭名昭著的秘密警察系统“史塔西”的审讯监狱“柏林霍恩施豪森”的监视塔全景,现在已经变为柏林霍恩施豪森纪念馆(Berlin-Hohenschönhausen)。【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瓦解无恶不作的史塔西(前东德国家安全部,秘密警察系统)和终结拥有至高权力的统一社会党(SED)的一党专制是1989年东德示威队伍提出的最主要的两项要求。史塔西在1989年底到1990年初的时候被解散,1990年3月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举行的东德自由民主选举,终结了统一社会党的专制。
 

成立调查和处理基金会处理独裁政权遗产
如何处理这笔遗产、清算过去罪行、纪念受害者将成为遗留课题

统一社会党的继承党派大行其道
嘲笑史塔西遇难者、美化恐怖行径
左翼党在西德地区也参与联政 

尽管前东德已经消失,但这两大机关(史塔西和统一社会党)遗留下来的问题仍在引发各种社会矛盾,而德国事实上至今为止仍未能完全解决这些问题。  
 
对于经历过非法横行的前东德时期的公民运动家来说,守护正义是他们最大的愿望。但是统一德国作为新生的法治国家却没能给他们带来正义。在前东德的一党专制体制下,监视和秘密警察成为常态,违法违规大行其道。但统一后,这些非法行为也完全没有从司法层面受到惩罚或得以清除。
 
其原因在于“法不溯及既往”原则,就是不能用今天的规定去约束昨天的行为。也就是说,不会根据西德法律判断东德时期依据当时的司法程序处理的事件。同样的问题也曾发生在清算纳粹罪行的时期。所以当时德国根据普遍标准制定了“反人类罪”处罚规则,以对性质恶劣的犯罪行为追究刑责。

法不溯及既往原则下只有极少数罪犯受到处罚

前东德时期引领反政权运动并在统一后成为政治家的莱纳尔·艾佩尔曼(Rainer Eppelmann)担任 “联邦处理东德独裁政权基金会”主席。【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前东德时期引领反政权运动并在统一后成为政治家的莱纳尔·艾佩尔曼(Rainer Eppelmann)担任 “联邦处理东德独裁政权基金会”主席。【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比如说,从东德逃往西德的居民遭机枪射杀便属于这一范畴。但曾在东德普遍发生的不当行为不属于能够借助司法程序处罚的范围,因此只有极少部分的人被送上审判席。埃贡·克伦茨(前东德执政党德国统一社会党的领导人,最后一任总书记)和汉斯·莫德罗(东德最后一位统一社会党总理)等来自东德的领导人也只受到了轻微的处罚。而且继承东德统一社会党(SED)的政党(现在叫左翼党)曾试图系统地美化东德时期的独裁专政。

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德国国内人们开始强烈要求在政治上彻底消除统一社会党独裁政权的残渣余孽。因此,德国联邦议会于1992年3月设立了旨在清理统一社会党独裁专政历史和残余的调查委员会。1995年9月,名为”克服德国统一过程中统一社会党独裁专政遗留问题”的第2届调查委员会开始展开活动,并一直活动到1998年。上述调查委员会的使命是从历史、政治角度进行分析并从政治、伦理道德的角度做出评价,从而支持德国司法局和史塔西档案馆通过司法程序展开清算工作。调查委员会由著名的东德反政权人士 莱纳尔·艾佩尔曼(Rainer Eppelmann)议员和联邦议会议员等22人以及教授和证人等12名专家组成。第一届调查委在1992年至1994年期间,一共进行了44次公开听证会和37次闭门听证会。在此过程中,调查委共听取了327名证人和学者的陈述,并收集了超过1.5万页的相关资料。
 
两届调查委员会不仅收集了用于清算前东德罪行的资料,还为持续研究相关课题开始采取行动。结果,1998年德国成立了“处理德国统一社会党独裁政权”联邦基金会,艾波曼就任基金会主席。  

处理德国统一社会党独裁政权联邦基金会的标志。【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处理德国统一社会党独裁政权联邦基金会的标志。【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处理独裁政权联邦基金会成立以来,为各种项目提供了支持。该基金会给相关组织或学者及教育机构提供援助,也给统一社会党独裁政权的受害者提供咨询服务。处理独裁政权联邦基金会在欧洲日益成为负责清理独裁政权残余的重点机构。该基金会还运营奖学金项目,自从2001年以来给75名以上的年轻学者提供了支持。重点支持的研究课题为苏联占领地区及东德地区的抵抗运动和政治迫害、统一社会党独裁政权的压迫等。
 
统一社会党独裁政权遗留资产中的7500万欧元被用于成立处理独裁政权联邦基金会。统一社会党独裁政权隐蔽资产浮出水面的过程堪比侦探小说。1989年12月9日,统一社会党特别全体会议上出台了旨在隐蔽党内资产的工作小组。当时统一社会党的资产除了62亿东德马克价值的现金和基金之外,还包括出版社和企业以及房地产。继承统一社会党的民社党(PDS)通过向海外转移资产并由忠诚的管家设立数百家企业等方式想方设法隐藏党产。虽然民社党没能隐蔽所有的资产,但其部分资产仍成功规避调查。民社党与德国托管局及德国联邦司法局的法律纠纷持续了数年,但部分资产已经通过转移至列支敦士登、奥地利或其他地区后不知所踪。总之,被查处的资产最终被用来成立处理独裁政权联邦基金会,也算是象征性地实现正义的一种体现吧。
 
除了处理独裁政权联邦基金会以外,德国也有很多重要的纪念馆。其中之一就是位于柏林霍恩施豪森的史塔西中央监狱。霍恩施豪森监狱从1946年到1950年被苏联情报部占用,1951年以后被史塔西用作审讯数千名反政府人士。这里曾经充斥着对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
 
在前东德时期,该监狱的位置在地图上并没有标记。1994年,该监狱成为纪念馆,但仍然存在清算工作不到位的问题。从东德时期到现在,曾在这个监狱工作的“加害者”依然居住在监狱附近。该监狱变为纪念馆后,曾在东德时期亲自被关押在这个监狱的一些证人成为了纪念馆导游,并负责向导和解说。但是这些人在上班的路上仍然不时会遇到居住在监狱附近的曾经的加害者。2006年以来,以史塔西干部为带头的一群人恶意干扰该纪念馆的公开活动或解说的事件偶尔发生。这群人嘲笑和干扰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妨碍他们向游客说明过去真相。

当时柏林市文化部长是脱胎于统一社会党的民社党党员,他对于这些加害者嘲笑史塔西受害者或者美化史塔西罪行的行为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斯大林主义牺牲者联盟”等由受害者组成的组织至今仍在强烈反对美化东德独裁政权的行为。
  
“史塔西”受害者与加害者抬头不见低头见
 

 “斯大林主义牺牲者联盟”定期发行期刊《铁丝网》 【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斯大林主义牺牲者联盟”定期发行期刊《铁丝网》 【图片来自德国国家档案馆】

我们真的能从历史中得到教训吗?在先后经历过纳粹独裁专制(1933年~1945年)、苏联占领和共产主义独裁专制(1945年到1989年)之后,德国一直致力于进行政治教育(民主公民教育),尤其为给青少年注入民主意识做出了很多努力。然而,对历史的记忆一旦开始变得模糊,那在新的挑战课题出现时,过去曾蛊惑民众的政治就会换上新的马甲再次现身。

实际上,除了萨克森州以外,继承统一社会党和民社党的政派德国左翼党在所有东德地区联邦州作为执政党的联政伙伴参与政治。2014年在图林根州甚至出现了左翼党出身的州长。西德地区不来梅市的左翼党议员也成为执政党的联政伙伴。最近,不仅有左派党员支持企业和住宅的国有化,也有支持社民党的年轻人赞成这些具有社会主义倾向的政治要求。
 
类似这种明显因政治导致的过错由于德国政府的结构性尝试而没有显现出来。难道清除统一社会党独裁残余的努力都落空了吗?当然,也不能这么说。但我们应该更清楚地认识到历史教训在面对未来时所具有的局限性。总而言之,每个时代的人终究只能靠自己来捍卫自由。而在这个过程中,历史教训和清算过去的经验则仅供参考。
 
※德翻韩翻译: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Hanns Seidel Stiftung)驻韩国办事处主任金永洙(音)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韩国代表Bernhard Seliger
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韩国代表Bernhard Seliger

德国基尔大学经济学硕士、博士;巴黎第一大学经济学硕士;1998~2002年韩国外国语大学国际地域学研究生院专职讲师;2004~2006年首尔大学行政研究生院兼职教授;2007年开始担任德国维滕/海德克大学客座教授;2002年开始担任汉斯·赛德尔基金会驻韩国办事处代表。

中央日报
译 | 司空宽淑 校 | 李霖 责任编辑 | 芮荣俊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