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明福专栏】拜登外交政策除对华、对以政策外全面回归奥巴马时代(下)
상태바
【裴明福专栏】拜登外交政策除对华、对以政策外全面回归奥巴马时代(下)
  •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 上传 2020.07.31 15:3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如同大多数美国东部白人精英一样,拜登是典型的自由主义国际主义者,属于重视自由主义国际秩序、强调美国应根据这一秩序在世界上发挥领导力的超党派主流阵营。拜登重视盟友、信奉多边主义。预计在他当选之后,除去对中国和以色列的政策,美国的所有外交政策都将回归到奥巴马时代。届时美国将重回巴黎气候变化协议、伊朗核协议(JCPOA)、环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世卫组织等特朗普宣布退出或废弃的国际组织和国际协定。虽然拜登计划在下月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正式宣布对外政策竞选承诺,但在候选人讨论会、记者会、智库讨论会等场合,他已经多次公布自己的对外政策理念和竞选承诺。具体内容请参考以下表格。

拜登的对外政策理念和承诺
拜登的对外政策理念和承诺

有人指出,拜登对国际问题的认识和看法过于迂腐老套。拜登活跃在国际舞台时的国际秩序和今天的国际秩序已经完全不同。习近平逐渐成为21世纪的“秦始皇”,俄罗斯总统普京已为终身执政铺平道路,世界各地都充斥着反民主的权威主义和民粹主义。

拜登的对外政策理念与承诺
拜登的对外政策理念与承诺

因此,有人对拜登坚持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理念提出质疑,认为美国应当在对外政策上摆脱过去40年的固定观念,开辟“新思路”。有人提出,美国应重新考虑围绕以色列制定的中东政策、与中国保持竞争与合作的关系,把沙特阿拉伯、埃及、土耳其、匈牙利等同盟国家和其他盟友区别对待,利用人工智能(AI)等新技术对部队进行改革。那么,拜登是否会根据变化的世界重新制定对外政策呢?当然,前提是他当选总统。

驻韩美军撤军“NO”,强化韩美同盟关系“YES”

拜登赞成与朝鲜进行外交谈判,但反对特朗普式的“自上而下”谈判。他认为,这样做无法取得实质性成果,只会起到合理化朝鲜独裁统治的副作用。他表示,实现朝鲜全面无核化的终极目标,需要在朝鲜采取具体的弃核措施之后,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与朝鲜进行外交谈判。在此过程中如有需要,自己愿意与金正恩会面,但不会像特朗普一样只为作秀,而是为了推动无核化战略取得实质性进展。

拜登表示,为推动朝鲜无核化谈判取得进展,需要与盟友及中国保持合作。他认为特朗普在与朝鲜谈判过程中忽视了亚洲盟友、特别是韩国的作用,自己如果当选总统,将会重点强化首尔与华盛顿的关系。

拜登在民主党内部候选人竞选过程中,曾就自己的外交、安全理念接受《纽约时报》采访。对于韩半岛问题,他使用“是(Yes)”、“不是(No)”的明确态度表达了个人立场。

问:您会考虑针对朝鲜的核试验和导弹试验采取先发制人的军事措施吗?
“会。只有在涉及美国的核心利益,目标明确且可以达成目标、并获得国民认同的情况下,才能够慎重使用武力手段。朝鲜的核项目违反了美国的核心利益。”

问:您会继续和金正恩进行一对一外交吗? 
“不会。”

问:您会继续强化对朝制裁,直到朝鲜完全放弃核武器和导弹项目吗?
“会。”
 
问:您是否认为在朝鲜采取实质性无核化措施之前,不能放宽制裁?
“是。”

问:您同意开始撤出驻韩美军吗?
“不同意。”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