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明福专栏】拜登外交政策除对华、对以政策外全面回归奥巴马时代(上)
상태바
【裴明福专栏】拜登外交政策除对华、对以政策外全面回归奥巴马时代(上)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0.07.31 11:03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拜登的对外政策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裴明福 中央日报资深记者、专栏作家

如果拜登(77岁)战胜特朗普(74岁)当选第46届美国总统,他将成为美国历史上年事最高的总统。今年已至喜寿之年的拜登从政经历却相对简单。他30岁当选特拉华州联邦参议员,此后在华盛顿做了36年议员,并与奥巴马总统搭档做了8年副总统。他曾在1988年和2008年对大选发起挑战,但都止步于民主党内部竞选,这次是拜登第一次正式向总统职位发起挑战。

拜登是公认的“外交通”。他经常说,“我认识所有主要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他们也都认识我”。奥巴马当时指名他担任竞选伙伴,也是为了补充自己在国际问题上缺少经验的弱势。拜登曾在1979年美中建交时前往北京与邓小平会面,还在同一年前往莫斯科与苏共总书记勃列日涅夫举行会谈,30多岁就活跃于国际舞台。

截至现在,拜登先后见过60多个国家的150多位领导人,拥有丰富的外交履历。在他见过的领导人名单中,包括9位以色列总理、6位前苏联与俄罗斯最高领导人、5位德国总理、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捷克总统哈维尔、南非总统曼德拉等国际政坛的风云人物。拜登曾在2001年6月和2003年1月先后两次当选参议员外交委员长,任职时间分别为1年半和2年,是众所周知的国际问题专家。

尤其是,拜登还与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保持着特殊友谊。从2011年初开始,习近平担任国家副主席、拜登担任副总统,两人作为中美两国的二把手,在1年零6个月的时间里进行过8次互访。两人还在翻译的陪同下一起进餐、一起运动,缔结了个人友谊。

乔·拜登
乔·拜登

在美中进入新冷战的局面下,对拜登而言,与习近平的特殊关系反而成为一把双刃剑。特朗普指责拜登是“中国的牵线木偶”,强调自己奉行对华强硬政策,与拜登存在本质区别。特朗普总统日益强硬的对华政策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其打击拜登的一种竞选策略。特朗普指责拜登与习近平多次见面,却没能看穿中国隐藏的意图。对此,拜登在不久前将习近平称为“暴徒(thug)”,对习近平权威主义的统治、打压人权和不公平的贸易行为大加指责。
 
不过,有看法认为,虽然多年从事外交活动,但拜登对于国际问题的洞察力并不算优秀。1991年伊拉克侵略科威特时,拜登曾反对美国武力介入。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以及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时,他都投了赞成票。而且,他还曾反对奥巴马清除本·拉登的行动。

拜登的对外政策构想和承诺
拜登的对外政策构想和承诺

他还承认自己的失误,并表示后悔。曾在小布什政府和奥巴马政府担任国防部长的罗伯特·盖茨在2014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拜登过去40年在几乎所有的主要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问题上都做出了错误判断”。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