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执政党所谓的“宣称受害者”打了谁的脸
상태바
韩执政党所谓的“宣称受害者”打了谁的脸
  • 金守民 记者
  • 上传 2020.07.16 09:4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青瓦台和执政党使用“宣称受害者”指代受害者,律师表示从未见说这一说法
民主党代表李海瓒。【林贤东 记者】
民主党代表李海瓒。【林贤东 记者】

“我们对宣称受害者经历的痛苦表示深深的安慰,再次表示深切的歉意”。(共同民主党代表李海瓒)
“希望大家理解宣称受害者的痛苦和恐惧,停止指责宣称受害者等二次伤害行为”。(青瓦台的短信)
“防止宣称受害的员工受到二次伤害,将是我们最优先的工作”。(首尔市政府发言人)

青瓦台、共同民主党和首尔市政府将指控已故的前首尔市长朴元淳性骚扰的受害人A某称为“宣称受害者”。但女权组织和法律界普遍表示,这一叫法十分“生硬”。

法律上并无“宣称受害者”的概念
    

在诉讼中并不存在“宣称受害者”这个概念。一位专业代理刑事案件的律师表示,“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只要提出指控,调查机关就会将控诉者叫做受害人”。
 
法律上规定,受害者只要提起控诉,就是“起诉人”。如果被指控的人进入法庭审判程序,起诉书上就会使用“受害人”这个叫法。即便被指控性侵的人最终被法院判决无罪,判决中也会使用“受害人”这个叫法。2018年在前任忠南知事安熙正案中一审宣判安前知事无罪的判决也将控诉人金智恩叫做“受害人”。

不过,法律界一致表示,即使不经过“起诉”的司法程序进行判定,人们也通常使用“受害人”的叫法来指代揭发性侵受害事件的人。

“光明正大的指控”为何变成“宣称”?

有分析称,朴前市长已经死亡,关于此案的真相难以查明,在这种情况下,使用“宣称受害者”这个叫法也无可厚非。但不少人对此表示强烈质疑。

专业代理MeToo案件的一位律师说,“使用这个叫法的出发点是,由于被指控人已经死亡,根据无罪推定原则,指控的事件无从确认真伪”,“但除了这个叫法本身并不是法律名词以外,还暗含着 ‘宣称受害只是你个人的单方面主张,我还不能相信’的潜台词,需要斟酌这一措辞是否有否认受害人所述情况的真实性和可信性的含义”。

某女权学者表示,“从未见过有人使用 ‘宣称受害者’这个叫法。这种表里不一的做法令人震惊”,“如果证实事件属于诬告,从事件被证实起可以直接将起诉人叫做诬告加害人”。

另一位女权界人士表示,“光明正大的指控怎么就变成宣称了呢”,“对于没有起诉的受害者,连 ‘起诉人’的身份都不配享有吗”。

进步知识分子陈重权批“浅薄的伎俩”,在野党讽“优雅的二次伤害”

前东洋大学教授陈重权表示,“是谁创造了 ‘宣称受害者’这个词,应该公开这个人的名字”,“应该让他永远在社会里被雪藏。用如此浅薄的伎俩欺骗民众,太低级了”。

在野党未来统合党表示,“吴巨敦前市长、安熙正前知事爆出性骚扰丑闻时,民主党都将指控人称为受害者,并且向受害的女性道歉”,“现在这种做法等于不认可受害人指控的嫌疑,属于优雅的二次伤害”。

公告:《中央日报》将使用“受害人”的称呼

从7月16日开始,《中央日报》将继续使用“受害人”指代对已故前首尔市长朴元淳性骚扰提出指控的秘书A某。称呼直接反映看待事件的角度。A某7月13日通过代理律师公开了Telegram对话截图等证据。此后社会上普遍呼吁停止对受害人进行二次伤害。《中央日报》认为,A某指控的受害情况虽属“单方面主张”,但我们不能因此妨碍查明真相的努力,因此做出这一决定,特此公告。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