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元淳手下在受害女秘书报案后对其施压“不要卷入女权组织”
상태바
朴元淳手下在受害女秘书报案后对其施压“不要卷入女权组织”
  • 许廷源 记者
  • 上传 2020.07.17 09:5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经确认,被称为“六楼人”的已故前首尔市长朴元淳的心腹人员曾对性骚扰受害者采取了软硬兼施的手段。支持受害者A某的女权组织表示,这些人曾联系A某作出负面表态,并要求A某不要举行记者会。

施压其“不要卷入政治阵营”

图为7月13日,在首尔恩平区韩国女性人权举报中心教育馆举行的“首尔市长利用职务权威骚扰事件记者会”上,“普天下律师事务所”的金在莲律师正在向记者们展示朴元淳市长邀请起诉人进入私密聊天室的系统提醒信息。【图片来源:现场记者团】
图为7月13日,在首尔恩平区韩国女性人权举报中心教育馆举行的“首尔市长利用职务权威骚扰事件记者会”上,“普天下律师事务所”的金在莲律师正在向记者们展示朴元淳市长邀请起诉人进入私密聊天室的系统提醒信息。【图片来源:现场记者团】

7月16日,在朴前市长性骚扰事件中为受害者提供支持的韩国性暴力咨询中心和韩国女性人权举报中心发布“对首尔市政府真相调查团所述内容的回应”,披露首尔市政府内前任及现任高层公务员向受害人施压的情况。这些支持受害人的组织表示,“7月8日受害报案的消息传出后,一些前任及现任高层公务员、别定职公务员(指为执行大秘、秘书类助理工作等特定工作而在法令上指定的公务员,也包括国会首席专家委员、国情院企划调整室长等,译者注)、任期制政务顾问、秘书官等曾与受害人联系”,“但只有其中极个别人表现出责任感和歉意”。

分析认为,这些组织提到的别定职公务员、任期制政务顾问都是指朴前市长提拔起来的首尔市政务官员。由于他们的办公室均设在朴前市长办公室所在的六楼,因此也被叫做“六楼人”。这些人可以影响朴前市长的政务判断,当初获得提拔时就被人们视为朴前市长的“迷你大选阵营参谋”。

根据这些组织的说法,他们在联系受害人时一边表示“必须查明真相”,同时又表示“但如果没有确切证据可能会非常困难”,相当于软硬兼施向受害人施压。他们在表示“支持(A某)”的同时,又警告称“不要被政治阵营和女权组织利用”,一边表示“你一定很痛苦吧,希望能有个像你一样的妹妹”,一边劝说起“举行记者会并不合适”。

朴元淳市长亲信在A某报案当日试图阻拦

还有一个问题。支持受害人的组织当日表示,“报案的消息7月8日就已走漏风声”,称这些人在7月8日下午就曾软硬兼施试图阻拦受害人。7月8日朴前市长得知自己被指控的情况后还曾召集部分政务官员举行了紧急对策会议。根据支持组织的说法,朴前市长7月9日做出极端选择之前,首尔市政府的部分政务官员已经得知受害人报案的消息,并意图劝阻。

这与首尔市政府所说的“朴前市长失踪后,7月9日下午才得知其被指控性骚扰的消息”的说法大相径庭。此前被怀疑向朴前市长报告受害人指控消息的首尔市性别特别顾问林顺英也表示“我只得到消息说市长遇到了不光彩的事,在参加8日晚间的会议时,尚不知道事情与性骚扰有关”。在朴前市长失踪的7月9日当天上午9点钟曾前往市长官邸的前秘书室长高韩石(音)也表示,“当时我去市长官邸时,完全不了解被指控的情况”。

被提拔为“别定职公务员”后遭免职的人物

支持组织提到的由朴前市长提拔任命的“别定职公务员”共有27名,而这些人都已在朴元淳前市长离世后被解除职务。不过,支持组织并未具体透露相关人员的姓名和职位。

除此之外,支持组织还表示,“首尔市政府对性骚扰事件采取零容忍态度,但在2020年4月发生行政大秘性骚扰事件时,却没有对其零容忍”,“(因此)即便首尔市拥有比其他地方政府和公共机关更先进的性骚扰事件处理指南,似乎也无助于内部的调查和改进”。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