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没有规制改革与劳动改革,韩版新政能否成功
상태바
【社论】没有规制改革与劳动改革,韩版新政能否成功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0.07.15 16: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7月14日在青瓦台迎宾馆举行的“韩版新政国民报告大会”上,文在寅总统通过实施视频连线听取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董事长郑义宣关于绿色新政的意见。【照片来自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7月14日在青瓦台迎宾馆举行的“韩版新政国民报告大会”上,文在寅总统通过实施视频连线听取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董事长郑义宣关于绿色新政的意见。【照片来自青瓦台摄影记者团】

韩国政府昨日举行了“韩版新政(New Deal)国民报告大会”,宣布将在2025年前由中央政府投入114万亿韩元、民间和地方政府投入46万亿韩元,共计投入160万亿韩元打造190万个就业岗位。新政的核心内容有三:为克服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带来的经济困难,大力发展数字产业和清洁能源产业,创造就业岗位;根据后新冠时代的特征,对产业结构进行改革调整,创造新的可持续就业岗位;构建覆盖全国居民的雇佣安全网。文在寅总统表示,“韩国版新政是韩国迈向先进国家的宣言,是大韩民国新的百年大计”。

但是,新政能否取得成功还有待观望。因为政府亲手为新政的实施制造了很多障碍。其中最典型的是陷阱式规制和毫无弹性的劳动政策。韩国国民已经目睹无数个数字新产业因触碰规制而触礁搁浅。比如,拥有170万用户的叫车服务“TADA”被禁,导致1.2万司机的就业受到威胁便是出自政府的手笔;去年通过“规制沙盒”审核的共享住宿企业“WeHome”也因为受制于其他规制而迟迟无法推出服务。美国著名的经济媒体彭博社甚至专门刊载了《K-POP之国为什么不能创新》的专栏,探讨韩国的规制问题。不解决好这一问题,一味强调创造可持续的数字、绿色新产业就业岗位,无异于一纸空文。

劳动政策又是如何呢?数字新产业最注重开发速度,是典型的抢滩式“快者通吃”产业。韩国初创企业和风险企业却受制于“每周最长52小时工作制”,在与国外风险企业的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前任第四次工业革命委员长张炳圭(音)曾表示,“初创企业不少人都会自发加班工作,一周工作时长远超52小时,这一规定剥夺了他们自愿加班的权力”。

韩国版新政中包括为学校更换老旧电脑和笔记本设备、提高老旧公共租赁住宅的能源效率(绿色重建)等大量难以视为“新产业”的内容,还包括在6月份公布第一版方案时被国会预算政策处指责“计划存在漏洞”的项目。然而,政府却依然把这些内容写入新政,宣称要“投入160万亿韩元、创造190万个就业岗位”。因此,不少人批判政府此举简直是“战时行政”。

最重要的是,如何使耗资160万亿韩元的韩国版新政切实取得应有成果?政府应创造条件,帮助数字、绿色新产业站稳脚跟,从而创造可持续的就业岗位。这需要政府首先进行规制改革,并改变当前过度向工会倾斜的劳动政策。没有规制改革和劳动政策改革,韩国版新政可能只会创造出大量短期就业岗位。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