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TADA禁止法”暴露韩国对创新的真正态度
상태바
【评论】“TADA禁止法”暴露韩国对创新的真正态度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20.03.09 12:3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在法院宣告TADA“无罪” 两周后,韩国国会法制司法委员会于上周顺利通过所谓的“TADA禁止法(《载客汽车运输经营法》修正案)”,令拥有170万用户的“TADA”服务面临终止的命运。韩国政府和国会编制出一条此前没有的法律条款,强行把“TADA”的服务变成非法服务。对此,经营TADA服务的VCNC公司被迫宣布将暂停相关服务。

围绕TADA服务的创新与否,风险和初创行业一直存在争议。但对于通过“TADA禁止法”,业内却清一色都是反对的声音。因为此事鲜明暴露了“韩国减分”(Korea Discount,指外国投资者对韩国股市的不信任)问题的真实原因。所谓“韩国减分”,是指韩国企业的股票与发达国家企业相比受到过低估值的现象。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二,一是朝鲜地缘政治因素的影响,二是政府政策缺乏连贯性带来的不稳定和不确定性影响。关于政府政策的不确定性,最典型的就是仅仅停留在口头上的“规制改革”。这次国土交通部制定“TADA禁止法修正案”,而后国会快马加鞭通过法案,再次向国际社会暴露了韩国政策缺乏连贯性、容易动摇的真实情况。

其他国家早已存在的共享汽车服务缺唯独在韩国无法落地,这一点已经令人无法理解。在这种情况下,TADA只能另辟途径,找到一条合法的经营途径,并因此获得市场响应,吸引了大批用户。然而政府却与国会联手叫停了“TADA服务”。这就是宣称“要为创新发展拔除红色规制阻碍”的韩国政府做的事情。主流分析认为,这是在国会选举即将到来之际,政府为争取可以对选情造成巨大影响的出租车司机群体而做出的典型“民粹行为”。这令人们不禁回想起大韩商工会议所会长朴容晩的呼吁——“求求政治放过经济”。

眼下,1.2万名TADA司机将面临着失业的危机。另外,初创企业和风险企业还需要为更严重的后果担忧,担心风险投资资本回缩。眼睁睁看着TADA这种经营良好的企业突然被叫停,投资者的投资尽数化为泡沫,会导致风险投资者在决定投资时更加消极。而这一结果无异于切断了风险公司的资金来源。因此有人指责,通过“TADA禁止法”无异于“向风险生态链释放了新冠-19病毒”。

文在寅政府标榜要“加强培育风险企业”,以此发掘未来增长动力,增加就业,多次宣称政府“对风险行业的投资金额创下史上最大规模”,并有意通过培育风险企业吸收市场中的闲散资金,将资金吸引到更具生产力的风险领域,从而起到稳定房产价格的作用。但此次政府和国会炮制“TADA禁止法”,却给培育风险行业泼下了一盆冷水。为了在即将到来的国会选举中赢得更多选票,政府选择了忽视国家经济和产业的未来发展。此举不仅丝毫无助于解决“韩国减分”问题,反而相当于火上浇油。而且,在这个问题上韩国政治圈不分朝野,未来统合党也制定了赞成通过“TADA禁止法”的党内指导方针。

韩国经济本就风雨飘摇,正逐渐丧失活力。前有反企业、亲工会的一边倒政府经济政策和收入主导型经济增长方针,后有新冠-19的影响,再加上这次的政治因素,韩国经济、产业、文化、体育等各个方面积累下来的“韩国溢价”正逐渐被政治消耗殆尽。究竟到什么时候,韩国政治才能不再拖经济的后腿?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0 / 40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