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2月02日 (周四)
韩监查院曝西海公务员命案始末 改证据删情报制作“自愿投朝”舆论
상태바
韩监查院曝西海公务员命案始末 改证据删情报制作“自愿投朝”舆论
  • 朴兑寅 记者
  • 上传 2022.10.14 19: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8月16日,前国家情报院院长朴智元(左)和前国家安保室长徐薰在接受检方以“西海公务员被杀事件”相关嫌疑进行的扣押搜查后走出家门。【图片来源:韩联社】
8月16日,前国家情报院院长朴智元(左)和前国家安保室长徐薰在接受检方以“西海公务员被杀事件”相关嫌疑进行的扣押搜查后走出家门。【图片来源:韩联社】

韩国监查院13日公布有关韩国公务员李某在西海被朝鲜杀害事件(简称“西海公务员命案”)的中间监察报告,以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制作虚假公文等嫌疑,要求检察机关对前青瓦台国家安保室长徐薰和前国家情报院院长朴智元、前国防部部长徐旭、前统一部长官李仁荣、前海洋警察厅厅长金洪熙等5个涉事机关(安保室、国防部、统一部、国情院、海警)的主管及20名涉事人员正式展开调查。而对于最近拒绝接受书面调查的前总统文在寅,韩国监查院以调查内容尚不充分为由,没有向检方要求调查。

“遇害事件发生时,危机管控机制完全没有启动”

韩监查院表示,“文在寅政府只根据无法判定李某投朝意愿的不明情报和不正确消息,轻易断言其主动投朝”,“(遇害事件发生时)国家的危机管控机制没有及时启动”。

监查院当天发布的20多页媒体报道资料显示,根据调查结果,发现2020年9月海警公务员李某在西海失踪后被朝鲜军队击毙并焚毁的过程中,韩国国家安保室、国情院、国防部、统一部、海警等部门有组织地隐瞒或遗漏相关事实,刻意删除数十件情报或捏造公文。

该资料显示,文在寅政府当时公布李某“自愿投朝”的内容不属实。据调查,李某在朝鲜海域被发现时,刚开始并未表示自愿投朝的意愿,反而避开回答进入朝鲜的目的。但在朝鲜军人的不断追问下,后来才表明了投朝意向。

在朝鲜军人的追问下,李某后来才表明投朝意愿

韩监查院监察报告显示,当时文在寅政府在该事件发生初期就出现整体上应对不力的情况。2020年9月21日下午12时51分许,海警最初接到李某失踪的报案。韩国防部于第二天22日下午5时18分左右向安保室报告称,李某被发现在朝鲜海域。当时,朝鲜已经发布紧急公告并警告称,无论什么理由都将击毙越过朝鲜国境的人,以便阻止新冠病毒流入朝鲜。

但安保室将本应该主管该事件的统一部排除在外,仅向海警通报了相关情况。按道理讲,事故发生后应该立即进行“最初情况评估会议”,这将是召开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的依据,而安保室在李某失踪已过30多小时也没有召开评估会议。当天,在向前总统文在寅提交书面报告后,时任国家安保室长等青瓦台主要干部于19时30分左右下班。从那时大约过2小时后,李某被朝鲜军人击毙并焚毁,国情院向安保室汇报了相关情报。

据监查院透露,在初期应对过程中,国防部、统一部、海警都没有按照行动指南做出应对。国防部抱有朝鲜会救助李某的错误期待,根本没有考虑解救人质的军事行动,统一部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海警也在接到李某被发现的消息后,因要听从安保室“该情报需要保密”的指示,没有去确认李某被发现的位置,只巡逻了附近海域。

韩国监察院:国防部删除数十份国情院情报

韩监查院指出,在事件初期应对不力的背后有着隐瞒真相和捏造事实的情况。据监查院透露,在接到李某被击毙的消息之后,包括安保室在内的涉事机关主管刻意删除或伪造可能透露自己应对不力情况的文件或情报。安保室23日在召开相关部长会议时不断强调“需要保密”,在向前总统文在寅报告的《国家安保每日状况报告》中刻意遗漏了李某被杀害、其尸体被焚毁的事实。海警在接到李某遇害消息后,还假装他还活着在海上展开了搜救工作。

国防部在相关部长会议结束后,根据前部长徐旭的指示,让工作人员到办公室删除MIMS(军事情报系统)上的60份相关情报报告。国防部即使已经得知李某被杀害,但假装他仍处于失踪状态,向朝鲜发送了电报。

国情院也在同一天凌晨删除了46份情报报告。据调查,统一部24日在部长主持的会议上篡改了最初得知该事件的时间点,将该时间点定在李某遇害不久后的23日01时,而没有定在国情院最初转告消息的22日18时左右。随后国情院根据这个篡改过的时间点,向国会和媒体提交了应对资料。

海警厅长当时表示:“我就当做没看见”
监查院认为,前任政府在发现没有及时救助李某的情况后,在安保室的主导下,开始主张李某“自愿投朝”并制作虚假舆论。尽管在最早的报告中,国防部和国情院均表示,“投朝的可能性很低”、“要慎重判断”,但安保室23日接到情报得知李某尸体被焚毁后,在相关部长会议上下达命令,要求国防部和海警应该在结果报告上强调李某早有投朝意愿,也应该以国防部有关李某投朝意愿的虚假情报作为汇报指南。

6日,曾担任文在寅政府部长级职务的共同民主党议员们在监查院正门前举行记者会,批评监查院在进行不当监察。左起为共同民主党议员权七胜、黄熙、韩贞爱。【图片来源:国会摄影记者团】
6日,曾担任文在寅政府部长级职务的共同民主党议员们在监查院正门前举行记者会,批评监查院在进行不当监察。左起为共同民主党议员权七胜、黄熙、韩贞爱。【图片来源:国会摄影记者团】

监查院揭示,在一些列过程中,国防部故意排除了无法证明李某自愿投朝的相关证据。国防部主张李某主动越境的依据为一、身穿韩方救生衣;二、在船上监控死角区域发现了拖鞋;三、发现当时李某仍依靠着小型海上漂浮物;四、李某亲口向朝方表明投朝意向。但是监查院发现,当时李某所穿的救生衣上写有汉字(李某失踪当天的渔业指导船上没有此类救生衣),当时船上的监控器处于故障状态,不清楚被发现的拖鞋是否属于李某,李某依靠的也不是海警渔业指导船上的漂浮物而是海上不明物体。监查院判断,李某很可能在朝军的逼迫下表达了投朝意愿。

监查院调查结果显示,海警报告同样也有很多疑惑。当时,海警调查组拒绝公布的报告内容也显示,暂时无法断定李某有主动越境的行为。但海警高层却发布中间调查报告称,“判定李某自愿投朝”。接受监查院调查的海警相关人士陈述称,时任海洋警察厅厅长金洪熙曾表示“(关于李某失踪的情况)不可能有其他的可能性”,他对李某救生衣上写有汉字的报告还表示,“那我就当做没看见”。海警在李某漂流轨迹预测报告上,刻意篡改了人体模型试验、游泳试验、漂流轨迹预测等分析中无法证明“自愿投朝”的内容。

监查院表示,在文在寅前总统就李某尸体被焚毁的报告表示“是否过于断定”的意见后,国防部又下达应对指南,要求各部门改变立场并主张其最终结果尚未确定。也就是说,国防部明知李某尸体已被焚毁,但对于媒体谎称“情况仍不确定”。

朴兑寅 记者
译 | 青超 校 | 司空宽淑 责任编辑 | 刘尚哲 查看其它新闻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相关报道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