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9月18日 (周六)
乐天、新罗争夺新加坡樟宜机场免税店经营权
상태바
乐天、新罗争夺新加坡樟宜机场免税店经营权
  • 文熙哲 记者
  • 上传 2019.08.29 14:30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销售额位列世界第三的新加坡樟宜机场免税店。[新加坡《海峡时报》提供]

新罗和乐天围绕新加坡樟宜机场(1号、2号、3号、4号航站楼)免税店经营权展开了激烈竞争。人们担心,两者之间的激烈竞争会导致初期成本增加,出现“胜者的诅咒”。

樟宜机场烟酒免税店的招标工作在8月26日停止接收投标,这次招标仅德国海尼曼免税店和韩国新罗酒店免税事业部(新罗免税店)、乐天酒店免税事业部(乐天免税店)三家公司参与了投标。

樟宜机场免税店的销售额在世界上排名第三,去年仅烟酒产品的销售额就高达5000亿韩元左右。但由于新加坡当局改变了烟酒免税标准,导致全球免税店行业对这次招标表现消极。新加坡政府对进口产品征收商品及服务税(7%),今年3月份之前的免税额度是150新元(13.1万韩元,在海外停留不超过48小时的标准)至600新元(合52.4万韩元,在海外停留超过48小时的标准),但从4月1日开始,免税额度下调到了100~500新元(8.8万~43.7万韩元),对酒类产品的免税标准也大幅下调(3升→2升)。

下调免税额度将直接导致免税店的收益下降。从1980年开始在樟宜机场经营了40多年、共开设18个免税店的DFS原本可以把合同延长到2022年,但受此影响,DFS主动放弃了经营权。

过高的初期成本也是一大问题。免税店媒体“Moodie Davitt Reprot”发布的“进驻成本评估”资料显示,拿下经营权之后,首先要向新加坡缴纳2800万新元(约合244.6亿韩元,押金),未来还需要进行大规模投资。此外,还需要支付基本租金和追加租金。追加租金的规模可按照樟宜机场四个航站楼总旅客人数乘以人均4.15新元(3630韩元)的方式计算,也可以按照洋酒(46%↑)、红酒·香槟(35%↑)和香烟(40%↑)等产品类型,按照销售额35~46%的比例计算。

如果免税店企业为得到经营权而给出过高竞标金额,免税店的收益就势必会下降,这便是所谓“胜者的诅咒”。事实上,乐天免税店2015年在竞争仁川国际机场1号航站楼免税店经营权时就曾给出5年租金4.14万亿韩元的高价,导致免税店无法承受高额租金,而在2017年退回了部分经营权。

免税店行业相关人士说,“在樟宜机场经营一定会出现亏损,企业要考虑自己是否有能力承受这样的亏损”。虽然如此,韩国的免税店企业依然积极参与这次竞标,主要是为了实现“规模经济”,通过扩大经营规模降低成本,从而获取收益。

乐天免税店表示,“如果能够利用好在越南、澳大利亚等地经营国际免税店的能量,配合线上免税店平台,打造线上线下联动,还是可以一试的”。新罗免税店则表示,目前公司在樟宜机场经营的香水和化妆品免税店非常成功。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