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1日 (周四)
[中国透视] 中国“以夷制夷”和“现代执法”两手并用报复萨德入韩
상태바
[中国透视] 中国“以夷制夷”和“现代执法”两手并用报复萨德入韩
  • 刘尚哲 评论委员
  • 上传 2017.02.01 16:19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中国针对韩国决定部署末段高空区域导弹防御系统(THAAD,萨德)实施的报复或许不会停止,问题是这一报复正日趋粗暴。中国媒体宣称“贯彻到底”。中国的施压大部分带有强化执法的外衣,隐秘而又坚定,但韩国也很难因此就停止部署萨德。该怎么办呢?领导力缺位的当今之计是仔细分析中国的报复方式,想方设法来降低我们可能遭受的损失。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在去年7月韩国决定部署萨德后曾预计,“中国实施经济报复的可能性不大”。然而,正相反,中国的报复强度日甚一日,从乐天等大企业到观光大巴司机等个体,中国报复带来的冲击正深入到韩国社会的各个角落。

预计萨德入韩带来的争议不会轻易消退,也就是说,中国的报复可能会进一步增强。该如何办呢?我们应发挥智慧,冷静细致地分析中国到目前为止就萨德入韩实施的报复手段、方法和策略等,找出能最大程度减少我们可能遭受的内伤的方案。

《环球时报》向中国政府提出了五项关于“应对”萨德入韩的建议:制裁与萨德有关联的韩国企业、对支持萨德的韩国政客进行制裁、对韩国施加军事压力、重新考虑对朝鲜的制裁措施、强化中俄合作等。名义上是“应对”,实际上是报复。

尽管觉得中方做得有点过,但实际上的报复强度还要大得多。尽管尚未实际部署萨德,但现在已实施了除重新考虑对朝鲜制裁这一条以外的所有报复措施。提供部署萨德用地的乐天集团在华150余家分店全部受到了中国当局的税务消防调查。

拥护萨德的政界人士几乎都无法访华。即便是已经访华的京畿道知事南景弼也受到了冷待。而且中方还随时发出对韩国的军事警告。在韩国西部海域实施了有航空母舰参加的军事演习,军机成群侵入韩国防空识别区。中俄两国每次会面都会发出“反对萨德”的声音。

事情还不止这些。钢琴家白建宇、女高音歌唱家曹秀美被拒签等,中国正使出一切办法进行报复,似乎要像取消韩流演出一样将韩国的痕迹从大陆上抹去。

据中国消息灵通人士表示,去年10月底中国政府完成了与韩国的所有交流情况的摸底调查,并以此为基础,正在对韩国能感到痛的所有领域对韩国进行敲打。说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够幸免于中国的报复也并非言过其实。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左),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右)

尽管展开了全方位的报复但中国却否认存在着正式的报复措施,其中代表性的例子就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称“没听说过限韩令”。

与此相反,中国表示这是执法过程中发生的事,中国游客减少是对整顿低价游的误会,对大批韩国产化妆品和坐便器判定不合格是因为这些产品违反了通关规定。

中国此类行为带有一种浓厚的执法手段色彩,也就是严格执行平时适用起来很宽松的法规。实际上,在人治社会的中国,恐怕没什么能像 “依法处理”这么严厉的事情了。这令人想起了中国人常说的一句话,“说你有问题就有问题,说你没问题就没问题”。

像对韩流进行限制的限韩令这样,为了不被人抓住把柄,中国当局没有以下达文件的形式而是采用了口头指示。这已发生了两次了。

另外,为了否认报复措施的存在,中国没有千篇一律地进行施压,而是网开一面,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河南省警方拘留了三名抵制购买韩国和美国货的市民,官方媒体批评他们的行为是“愚蠢的爱国行动”。这是旨在用战与和两手策略来迷惑对方的判断。

中国就反对萨德一事宣称“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指称美国是部署萨德的主体。但我们却没听说过中国对美国除了进行这样的口头抗议之外还采取过何种应对。

相反,中国对于处于相对弱势的韩国实施了无情的报复。这是因为,尽管美国让人讨厌,但中国没有将超级大国美国作为直接较量的对象,而瞄准了与美国结为同盟的软柿子韩国,以“代理人战争”的形式对韩国施加压力。

很多国家都因得罪中国而吃过亏。挪威在2010年将诺贝尔和平奖授给了中国的反政府人士刘晓波,因此蒙受了很大损失,失去了其主力出口产品三文鱼在中国的市场,直到六年之后的2016年年底才以“深刻反省”为条件恢复了与中国的关系。

菲律宾就南海问题将中国告上国际法庭后,其香蕉和芒果的对华出口随即遇阻,邀请达赖喇嘛来访的蒙古也受到了报复,进出边境的每辆车都被征收了过路费。

另外,中国的报复程度常超出想象。此次就萨德入韩采取的报复也囊括了限制人员和文化交流、经济施压、军事威胁等,真正是全方位的报复。这令人想起,韩国在2000年对从中国进口的大蒜征收900万美元的关税后中国禁止进口价值50多倍(5亿美元)的韩国移动电话和聚乙烯。

中国采用传统的以夷制夷手法来修理邻国也很引人注目。中国就萨德入韩进行舆论战时最先使用的办法之一是找出韩国反萨德人士的言论,将他们的主张发表在《人民日报》上,以诱导韩国自乱。

韩国在野党反萨德人士访华也是同出一辙。中国在向本国国民大肆宣扬韩国国内也存在着不同声音的同时,又企图让韩国舆论接受,从而煽动韩国国内发生争执。

古往今来,没有像以夷制夷这样更好的打击敌方之策略了,换言之,这是因为,它一方面可尽可能地避免浪费中国的国力,一方面又可分化对方使其陷入混乱,最终使对方自我崩溃。

中国的报复似乎不会轻易止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三次向韩国领导人喊话反对萨德入韩,丝毫未显示出退让的迹象。特别是中国今年秋季将举行旨在开启习近平第二任期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示弱,很可能会继续维持强硬姿态。

那么,我们应坐中国报复而无所作为吗?对于忙于争权夺利致政局乱上加乱的韩国政界不能抱有什么期待。韩国国民和企业应自发行动起来寻找自救之策。

第一个方法是,我们应着眼于中国强化执法这一点,尽量减少在规定上或程序上被中国抓住把柄的事情,应避免在中国通过找关系来办事。

第二个方法是,寻找替代市场。中国将外交和安保事件与经济报复联系起来已常态化,这等于说中国也因此成了一个不稳定的市场。倘若如此,就应发掘中国以外的其它市场。在这方面,撤离中国挺进越南、孟加拉等国市场的韩国纺织业,以及在韩国瑞山而不是在中国增建大型电池生产线的SK Innovation是可资参考的例子。

最后是国民的团结。尽管意见不同,但韩国国民须通过协商和妥协就敏感事件发出共同的声音。中国曾对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韩国国民团结一心捐出黄金的活动心存敬畏。

另外,2002年韩日世界杯足球赛当时,首尔市府大楼前面广场上万头攒动的“红魔”齐声高喊“大韩民国”的情景也给中国留下了对韩国绝不能等闲视之的印象。我们团结一心的呐喊响起之际,也就是中国对萨德的报复消失之时。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