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希拉里的第一年与朴总统的最后一年
상태바
希拉里的第一年与朴总统的最后一年
  • 张勋 中央大学政治学教授
  • 上传 2016.05.13 15: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2001年3月,在美国华盛顿白宫,韩国总统曾有一个小时出头的时间说服美国总统。当年1月美国共和党强硬派人物乔治W布什新当选总统后,金大中总统匆忙前往华盛顿介绍了自己的对朝包容政策。但金大中与布什的首脑会谈并未按照金总统的预期进行,简直堪称一场灾难。布什总统在会谈过程中不时打断金总统的话,对朝鲜体制表现出了深深的不信任,甚至在首脑会谈后的发言中公开对朝鲜领导人表示出怀疑态度。此后的事情发展大家都知道了,布什总统在第二年2002年将朝鲜与伊朗、伊拉克一并列入所谓邪恶轴心国家,预告将于朝鲜展开一场激烈对决。阳光政策就这样在朝美的对立之中一直飘摇不定。

之所以来回顾10多年前韩美关系的历史,是因为今年11月美国总统选举之后,新的韩美领导人组合即将登场,这对我们可能是个巨大的考验,也可能是个历史性的机会。如果成为共和党候选人的特朗普当选总统,全世界将面临一个前所未有的开启攻势孤立主义的美国。对同为G2的中国贸易惯例大加攻击以及对韩日等同盟国毫无顾忌的批判可能只是特朗普政府与地球村之间巨大矛盾的一个开始。

但考虑到美国选举的制度特征和历史,特朗普政府当选可能带来的风险虽高,实际当选的可能性却不大。在1992年以来的六次美国大选中,始终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共和党“后院”在美国50个州中只有13个左右,这些州的总统选举团数量加在一起也只有100名左右,远达不到当选总统所需要的过半数270名。而在过去六次大选中,一直支持民主党候选人的民主党“后院”共有18个州(这些州的总统选举团数量为242名),希拉里若能守住这些州,并在双方争夺的摇摆州中拿下福罗里达(总统选举团 29名),就可以获得超过半数270名的总统选举团。

因此,现在我们应该针对当选可能性更高的希拉里政府的外交、安全政策进行周密准备。对此,国内外的观测认为,希拉里候选人的对朝政策可能会向制裁为中心的强硬政策方向倾斜。这种观测当然不是空穴来风。今年1月发现朝鲜进行核试验动向当时,希拉里候选人曾对朝鲜的核试验进行强烈批判,并先发制人发表了对抗朝核威胁、为美国的盟国韩国和日本提供积极防御的声明。这份声明中还谈到,美国需要对朝鲜采取新的制裁措施。

但问题的核心在于,希拉里政府与奥巴马政府和布什政府一样,也会将朝核问题和韩半岛问题纳入自己的世界大战略中进行考虑,按照“自上而下”的方式对待朝鲜问题。也就是说,希拉里会首先制定美国的全球战略和蓝图,在此基础上制定包括对华关系在内的亚洲战略框架,继而在此框架内制定包括朝核问题在内的韩半岛政策。2001年金大中总统未能成功说服布什总统,便是因为过于忽略了布什政府的进攻型单边主义大战略,只顾陈述自己的思路主张。

从这一思路来看,朴槿惠总统与韩国的外交安保团队应对希拉里当选总统时可能制定的全球蓝图与亚洲战略进行密切分析并在此之上构思韩美合作的方案。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与希拉里候选人在发出对朝强硬信息相反,在全球战略和亚洲战略上却很大程度继承了以往比尔·克林顿政府的自由主义式介入主义战略。综合希拉里候选人过去数年的演讲内容和接受采访时的发言来看,她的战略倾向可以概括为“21世纪的历史将以亚洲地区为舞台展开”,“亚洲地区秩序的构建应立足于多边和制度的基础之上,而美国将积极介入亚洲秩序的形成过程”。也就是说,希拉里候选人虽然在对朝制裁上秉持强硬态度,但从“自上而下”的观点来看,她很可能会积极寻求在此问题上的多边对话和多边秩序。另外,她也可能会在局部问题上以对朝制裁为中心,但在大框架上保持多边秩序的政策基调。对于韩国来说,现在需要冷静回顾一番2001年金大中总统的经验教训。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