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07月07日 (周四)
《劳动新闻》头版刊载金正恩在地铁抽烟的样子
상태바
《劳动新闻》头版刊载金正恩在地铁抽烟的样子
  • 李永钟 统一专门记者兼统一文化研究所长
  • 上传 2015.12.29 16:0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图为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一边抽烟一边巡视上个月新建成的地铁列车。放置在坐席上的玻璃烟灰缸(圆圈内)非常显眼。【《劳动新闻》,Aram Pan的Facebook】

刊载金正恩照片的11月20日《劳动新闻》头版。【《劳动新闻》,Aram Pan的Facebook】

平壤真可谓是抽烟爱好者的地上乐园。不仅是玉流馆冷面店等大型餐厅,公园、游乐场和各级政府机关办公楼都可以随意抽烟。朝鲜中央电视台的电视剧中更是毫不避讳地播放演员们抽烟的镜头,在市内巴士上抽烟的镜头也屡见不鲜。笔者忍不住想起几年前赴朝采访时在飞机舱内后方惊讶地看到劳动党干部堂堂正正抽烟的情况,就像看到了韩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样子,与制定《国民健康增进法》严格禁止在公共场所和餐厅抽烟的韩国形成了恍如隔世的天壤之别。

朝鲜之所以称为吸烟王国,很大程度上是受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的影响。在四年前他执政之后,关于禁烟的规定事实上就已经形同虚设。最重要的是,金正恩自己就是一个不分时间地点任意抽烟的烟民。《劳动新闻》甚至在头版刊载了最高领导人抽烟的巨幅照片。2013年12月金正恩还曾被捕捉到在怀有身孕的夫人李雪主身边抽烟。外部有人指责金正恩在药店、医院甚至幼儿园抽烟的行为是否太为过分时,朝鲜就会以“亵渎最高尊严”的套路进行反驳。

金正恩上月视察新制作完成的电车时将烟灰缸放在座位上抽烟的样子曝光后,令网民们不禁大为咋舌。朝鲜中央电视台于26日公开了当时拍摄的视频资料,从视频中还可以看到扔在电车地上还未熄灭的烟头。

金正恩喜欢的7.27香烟。【劳动新闻, Aram Pan的Facebook】

朝鲜也曾在2000年代初期颁布过强烈的禁烟政策。最高人民会议曾在2005年通过《香烟管制法》,金正日国防委员长还亲自出面表示“香烟是瞄准心脏的手枪”。当时笔者在赴朝采访时见到的朝鲜党干部和记者纷纷表示“其他事情都愿意根据将军(指金正日)的教诲去做,但戒烟实在难以做到”,一个个都表现得非常困扰。

金正恩政权上台后解决了这一问题,不仅各种类型的香烟陆续出现,金正恩第一委员长还亲自下令要求提高香烟品质。朝鲜甚至有意将出口香烟作为赚取外汇的一个手段。平壤的故乡香烟工厂生产的出口专用“Achim”香烟上印着强调吸烟危害和劝告戒烟的阿拉伯文。以前曾经因为生产冒牌香烟而令国际社会倍感头痛的朝鲜转身回到合法出口的道路,实属一件幸事。

金正恩出席公开活动的场合经常放着一模一样的桌子和玻璃烟灰缸。韩国情报当局人士透露“可能随行秘书团队一直随身携带者金正恩喜欢的桌子和烟灰缸”。根据掌握的消息,金第一委员长喜欢抽朝鲜生产的7.27香烟,品牌名称取自朝鲜主张己方赢得韩国战争胜利而设立的胜利日(签署停战协定的日期)。脱北人士介绍称,这是一种党干部和普通人都能抽得起的香烟。

图为印着阿拉伯文戒烟警示语的“Achim”牌出口专用香烟。【劳动新闻, Aram Pan的Facebook】

但也有主张认为,虽然表面看起来是朝鲜国产香烟,但实际还是特制的外国产品。以前金正日国防委员长就喜欢拿朝鲜国产的“白头山”香烟盒装着外国产的乐福门香烟享用。金正恩可能也会采用这个方法。据说金正恩十五岁左右就学会了抽烟,当时陪在他身边的日籍厨师藤本健二介绍称“正恩王子当时喜欢抽伊夫圣洛朗”。

 朝鲜党干部和腰包丰满的部分烟民比较青睐进口香烟。这一点在笔者赴朝采访时见到的朝鲜记者和导游员身上已经得到证实。当笔者递过去朝鲜香烟做礼物时,对方曾伏在笔者耳边说“不要这个,不如给我一盒那边的那个”,而他们目光停留之处,大多是陈列红色包装万宝路香烟的货架。听说金正恩曾下令取缔外国香烟,称“国产香烟也不错,为什么都没有爱国心,非要去抽外国烟呢”,大概便是出自这一原因吧。

世卫组织(WHO)消息称,以2012年为准,朝鲜成年人的吸烟率为52.3%,令人不禁去想,朝鲜这高居世界第一的吸烟率是否出自对经济困难和体制孤立等现实的无奈。朝鲜居民需要的应该不是一个抽烟天堂,而是一个不用为衣食住等问题担心的生活。希望新的一年朝鲜能够朝着改革开放与关注民生的方向发展。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