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6日 (周二)
[社论]2009年是聚集力量的时候
상태바
[社论]2009年是聚集力量的时候
  • 中央日报
  • 上传 2009.01.01 07:32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虽然每天清晨升起的太阳都是同一个,但是今天的太阳却有所不同。红色的朝霞在向我们呼喊:“打起精神来。”2009年是非同寻常的1年。1年前,韩国被建国60周年的热烈气氛所包围着。新的领导人意气风发。但是在连1年都不到的时间里,所有的情况都变了。我们遭遇了残酷的金融危机。这是自1950年韩国战争以来,韩国面临的最大危机。过去我们也曾遭遇危机。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韩国曾在安全、经济上出现非常状况;上世纪80年代韩国的国家权力处于真空;1998年又爆发了外汇危机。但所有这些都是局限性的暂时性的,与眼下的危机不同。因为目前的危机是全球性的,我们也无法知道这场危机会在什么时候结束。这不是光靠韩国就能克服的,所以这让我们变得更忧虑、更紧张。

要具备以总统为中心的领导力

2009年韩国因为5种痛苦而呻吟,它们分别是增速放缓、出口减少、破产、失业和家庭收入缩水。就像许多发达国家一样,韩国或许也避免不了负增长。美国、欧洲、中国、日本等韩国主要出口市场的经济正在萎缩。去年那些惨淡的经济指标只不过是个预告而已。从今年年初开始,韩国接连有企业倒闭。职员们失去了工作,个体企业也闭门休业,韩国的失业率变得越来越高。如果说国家经济萎靡的话,家庭经济也会萎靡。许多中产阶级沦落为平头百姓,不少平头百姓则成了贫民。

高如山峰的危机浪潮正在快速涌来。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办呢?是惊惶失措地在考验的泥潭中挣扎?还是带着悲壮的觉悟,抓住救命的稻草?在战争的废墟中,我们的先辈们成了西德的矿工和护士。鲜花般的年轻生命奔向了越南战场。上世纪70年代的石油危机时,韩国劳工们走向了炎热的沙漠。1998年外汇危机爆发后,韩国人为筹集黄金甚至捐出了自己的结婚戒指。多灾多难的20世纪就如同电影片段一般。在充满危机的21世纪,我们听到了韩国14世纪的声音。李舜臣将军告诉忧心忡忡的国王说:“尚有十二(我们还有12艘船)。”2009年,大韩民国的12艘船又在哪里?

克服危机的旗舰就是领导力。韩国的领导力是以总统为中心,由青瓦台、内阁、执政党以及在野党组成的。虽然发达国家正以奥巴马、胡锦涛和萨科奇为中心,团结在一起,韩国的领导力却在动摇。只有干活才能激活经济、战胜危机。政府要干活的话,国会就应该为其制造工具。然而韩国国会不但锁上了道具仓库,还狠狠打击了议会民主主义。庞大的执政党因为领导能力的空虚成了稻草人,在野党在锤子争斗中成了内耗势力。总统表示,如果能为自己准备工具的话,他将努力工作。他是在韩国国民的压倒性支持中被选为领导人的,所以国民应该给予他力量。民主党在大选和总选上都失败了,他们应该看清其中隐藏着的民众意愿。即使家里人打架,在遭遇强盗时,他们也会团结起来。因此,就算只是今年1年,执政党和在野党也应该收起争斗,为克服非同寻常的难关而共同努力。

需要斟酌和合作的生存智慧

政府和民众要团结一心,一起干下去。最重要的当然是处理金融危机。韩国社会必须挺过一开始最恶劣的几个月,最大程度地减小痛苦,然后制定长期的恢复政策。政府掌握着经济的方向舵,所以不能畏缩不前要果断。政府要使用财政、减税、缓解限制等一切手段,才能开拓出生路。果断但也不能失去理智。引导消费、创造工作岗位以及扩充社会保障网络方面的政策必须制定要迅速。同时要有效地对民营经济结构进行改革,把今天的危机当作明天的机会。

民众要给予政府勇气。在经济危难时期,企业就是救世主。非常的经营手段很重要,但是企业方面也要斟酌和判断。如果高层工资减少的话,许多员工就不必离开公司了。应该节省,但不能连为了将来的投资智慧也一起省掉。对更困难的中小企业的照顾也不能省去。就像危机时刻家人团结一心那样,雇佣和被雇佣方也应该团结起来。双方如果能合力相处克服危机的方法,那么此次危机将成为扶正扭曲的劳资文化的机会。能出现新的劳资文化的话,因金融危机撤出发达国家的资本将找上韩国。

去年1年,韩国和朝鲜几乎等同虚度。2009年必须成为韩朝关系出现突破的1年。韩朝关系伴随着原则和现实的耐心。原则就是达成朝核的废弃,保持气节,对能给和不能给朝鲜的东西加以区分。现实就是把朝鲜带上谈判桌,和平处理金刚山、开城工业园区等各种交流活动。韩国政府必须继续把这种艰难的拉据战持续下去。新的一年能让政府成为有新内涵的新政府。韩国政府要在原则上接受韩朝峰会协商,并以自己对韩朝交流的真心来说服朝鲜。

重新刻画“12艘精神”

随着奥巴马的上台,韩美关系打开了新局面。与李明博总统关系密切的布什走了,陌生的奥巴马来了。因此李明博总统要早日实现“首脑接触”。如果奥巴马政府直接与朝鲜进行对话的话,韩国没有理由去阻止。但是废除朝核必须以韩美亲密的互助为基础。韩国可能与奥巴马政府闹别扭。因为美国会要求重新对韩美自由贸易协定进行协商,或要求韩国向阿富汗派遣军队。还有可能两者同时要求。为了不再上演烛光事件这种反美、理念性骚乱,韩国政府要与美国沟通,扩大双方的相互理解。

危机是几年的问题,但教育是百年大计。去年,围绕学校自律化、教师评价、学历评价、开设国际中学等问题,韩国国内出现了无数的矛盾。这种对峙,今年也不会例外。韩国政府要以坚定的意志,确定自觉、竞争的教育政策基调。还要将包括高考在内的,扩大大学自律化,以及开设自律型私立高中等各种教育方针付诸实践。有了新委员长的全国教职员工会也该收起斗争性应对,一起思考教育现场的对策。

1年后的今天,《中央日报》希望对韩国社会如何运用12艘精神,如何构建克服危机的跳板进行报道。尽管现在是非常时期,但韩国人凭借着非同一般的觉悟是能够战胜这场危机的。这是韩国人的潜力。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