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09月28日 (周四)
“什么?”奶奶们不知道的慰安妇协议
상태바
“什么?”奶奶们不知道的慰安妇协议
  • 郑园烨 政治国际部门记者
  • 上传 2014.04.16 10:28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李玉善(音,87岁)右手手背和脚背上还留着明显的刀痕,她1942年7月被日军征作慰安妇,在中国延边慰安所逃跑时被宪兵发现,于是便有了这些伤痕。“他们想砍去我的脚,让我无法逃走”,李奶奶说“在我还是17岁少女的时候,一直战战兢兢生活在恐惧中”。  

4月15日,在京畿道广州的慰安妇受害老奶奶援助设施“分享之家”,4月16日是韩日首次举行只讨论慰安妇问题的双边局长级谈判的日子,但奶奶们都没有抱任何期待。一位老奶奶说“明天做什么?周三不是集会的日子么”?

韩国外交部称“谈判目标是拿出一个能让奶奶们满意的解决方案”,但谈判都要开始了,政府却没有与慰安妇受害奶奶们有过任何接触。“分享之家”的安信权(音)所长表示“与日本谈判前,政府至少要了解清楚尚活在世上的奶奶们的需求吧”,“我们连电话都未接到”。

韩国外交部的态度甚至不及日本。日本在局长级谈判开始前,曾两次与受害奶奶们进行接触。今年2月7日,日本驻韩大使馆参事官等3人在首尔市内某酒店面见了“分享之家”相关人士,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课长山本恭司还曾在3月17日亲自找到安所长。安所长说“日本虽然重申了赔偿问题和谢罪问题已经在1965年韩日请求权协定中得到解决的基本立场,但至少做出了倾听受害者声音的姿态”。

韩国外交部成立的“韩日请求权协定工作小组”事实上也处于停止运转的状态,今年2月末负责此事的大使卸任后,外交部一直以“闲职”为由,迟迟没有指定继任人选。工作小组在过去2年间只发送了两封敦促日本进行反省的外交书函。  

日本明显是想把这次慰安妇协议作为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日本前给美国看的“面子工程”,如果这样做,韩国外交部很可能遭遇束手无策的局面。记者亲耳听到的受害奶奶们的愿望只有一个,李奶奶说“日本似乎在等奶奶们全部去世”,她强调“就算我们都死了,为了后代们,也一定要洗刷我们的名誉,这是最重要的”,她说“用钱能买回我的17岁吗”?李奶奶补充说“这辈子都是低着脑袋看地板生活过来的”,“如果日本能真心谢罪,我们都90岁了,还有什么不能原谅的呢”。

建在“分享之家”前的日军慰安妇历史馆门前,有2012年3月1日埋下的时间胶囊,上写“将在日军慰安妇受害者问题解决后开启”。韩国外交部若想开启这个时间胶囊,必须抱着破釜沉舟的态度,细致准备对待这次谈判。尚且健在的慰安妇奶奶现在只剩下55名了。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