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3日 (周六)
“应该出现更多亲日派”
상태바
“应该出现更多亲日派”
  • 李哲浩 首席评论委员
  • 上传 2014.01.27 15:31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周一早晨,很多人看到这篇文章的题目可能都会觉得倒胃口。但看看这句话出自何人之口,大家就会改变想法。这是金九先生的话,他说“了解邻国的亲日派越多越好,没有的话,应该培养一些出来,我痛恨的只是那些反民族的亲日派”。曾亲耳倾听金九先生这番话的旅日史学学者崔书勉先生可以作证,解放时期,他曾在金九先生下边进行学生运动,并曾被宣告无期徒刑。  

去年年末,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曾秘密前往日本,那是次秘密出差,旨在对去年春天三星电子已经收购3%股份的夏普公司进行追加股份投资。双方的第一次合作将夏普拉出资金困难的泥潭,股价一下子上升14%,三星电子也因此获得稳定的LCD面板供应,解决了双方LCD供大于求造成的收益恶化问题,属于一场成功的双赢游戏。  

但双方间的第二次合作协商却不幸惨淡收场。三星电子高层相关人士说“去年夏天的日本军国主义旗帜风波和韩国足球助威团的标语(‘忘记历史的民族没有未来’)导致出现异常气流,日本财界突然利用防止技术泄露的问题为韩日经济合作设障,年末第二次商讨合作时气氛非常阴冷,几乎无法用语言形容。夏普似乎意识到日本政治圈和财界的态度,甚至不愿与三星进行接触,让人觉得韩日之间确实在暗地里进行一场经济战争或经济报复活动”。  

日本不是个好惹的邻国,它还拥有足以搅乱韩朝关系的秘密武器,即朝日建交这一筹码。朝日双方的秘密接触仍是个现在进行时,蒙古正在中间为双方牵线搭桥。蒙古籍人士已经在10多年间连续获得日本相扑的“横纲”(最高级别选手)称号,可见蒙日两国国民的感情非常亲近。同时,金正恩上台后,蒙古总统更是成为首个访问平壤的外国总统,朝蒙关系也非常友好。2013年安倍首相访问蒙古(3月)和蒙古总统回访日本(9月)也是不同寻常的三角外交。  

在东京政治界,日本人被绑架问题和朝日建交谈判是两个非常有魅力的筹码。日本前任首相小泉纯一郎两次访问朝鲜(2002年和2004年)时,国内支持率都上升了10个百分点。安倍也与这两个问题有着深厚渊源,他正是通过针对被绑架问题采取的强硬措施,才成为日本政治界的“灰姑娘”,最终成为新任首相。此外,安倍还陪同小泉访问过朝鲜。对于朝鲜来说,与日本建交也是个颇具吸引力的财路。预计两国建交后,朝鲜仅殖民地赔偿就可以得到200亿~300亿美元,相当于过去18年间韩国对朝援助总规模的10倍。

最近日本的行为变得很神经质,这是事实。但我们不能因此就感情用事,因为,也许是我们自己掉到了将“日本右翼化”等同于“帝国主义”的判断框架。日本向伊拉克派遣500余人的自卫队时,曾因为宪法第九条的解释和自卫队法的约束,连自我防卫都无法进行。在驻军伊拉克时期受到荷兰军队的保护。我们没必要对日本的右翼化进行夸张解读。独岛问题也是一样,有人呼吁在独岛派驻军队,笔者的想法却完全相反。笔者认为,在警察足以维持治安的韩国和平领土上,没有必要一定派驻军队,令独岛更进一步成为人们心中的“纷争地区”。  

安倍的“突出行动”大多都是为了国内政治目的。日本眼中的“对手”不是韩国,而是中国,这已经是个公开的秘密。对于安倍希望韩日首脑会谈的“求爱”攻势,我们不能一直摆手拒绝。朴槿惠总统突然答应与安倍会谈,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方法。一味刺激日本对韩进行经济报复,催生日本的厌韩情绪,无异于自残。朴正熙前总统曾说“一定要实现与日本邦交正常化,评价留待后代史家公论”。当时曾亲自主导反日示威的李明博前总统在执政末期也完全改变姿态,甚至尝试签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这也是事实。现在最是需要收起自我感情,冷静对待韩日关系的时候。我们有必要再次回味金九先生希望出现更多冷静亲日派的话。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