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4月13日 (周六)
朴槿惠外交的乱局大治
상태바
朴槿惠外交的乱局大治
  • 朴普均 大记者
  • 上传 2013.05.31 15:55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东北亚是无声息的乱局,其中还有朝中关系的变化和重新形成。导演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习近平政权推出了“新型大国外交”,想要开展国际秩序管理的中国式新外交。朝鲜特使崔龙海的访问也是新外交的适用对象。朝鲜公开受辱。

这一变化与其父亲习仲勋时代形成了对比。1982年10月习仲勋访问了平壤,当时他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还会见了金日成主席,说“朝鲜人民是兄弟,我们是用鲜血凝结起来的友谊和战斗的团结”。

习仲勋站在板门店北侧的板门阁前(《劳动新闻》1982年10月14月照片)。他表示“如果南朝鲜和美国挑起战争,我们不仅会跨过鸭绿江,还会在其他方面积极支援朝鲜”。他还保证道“中国和朝鲜的友谊会世代相传”。

在31年后儿子的时代,习仲勋的保证与其儿子的政策戏剧性地交织在了一起。父亲和儿子的言行差异是强烈变化的象征。上周,习近平向朝鲜军队总政治局长崔龙海施加了压力。他对朝鲜进行核武器试验的不快之情溢于言表,这种情绪在接到金正恩亲笔信时达到高潮。他单手接过亲笔信后转手给了秘书。朝鲜“最高尊严”的信函受到漠视。

这不仅让人想起2000年10月赵明禄访美。赵明禄的级别(次帅)和职责与崔龙海相似。赵明禄的军服穿着也有些异类,但也体现出了独特的格调。当时的场面给人一种“朝鲜有人物”的印象。在北京,崔龙海的军服显得很土气,帽檐很短而且前面很夸张的帽子与其很不相称。他的样子给人一种“朝鲜连人才资源也匮乏”的印象。

韩朝局势也发生了变化。上个月,朝鲜关闭了开城工业园区。突袭、不可预测、反转正是朝鲜外交的拿手好戏。朴槿惠总统以撤退来应对。这是超出预测的逆袭。朝鲜的典型手段和语言失去了效力。这是东北亚乱局的肯定性要素。朝鲜试图让韩国内部善后产生矛盾的企图没有得逞。

朝鲜外交炫耀了一个时代不败的协商力。美国无数次被他们的独幕剧愚弄。朝鲜方式是“威胁和挑衅→对话和协商→让步和援助”的循环。根据营造紧张氛围的程度,他们得到了相应的让步。悬崖边战术提高了协商力。其名声和气势现在萎缩了。朴总统想要摆脱这个恶性循环。

现在朝鲜面临的外交孤立比较鲜见。他们在国家运行时还不断出现非正常和爆发性的事件。从老挝强制押送脱北者就是非正常事件的极端。其形态是国际社会的麻烦事。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依赖核武器。核威力就在这种悖论里显示出来。这一点在金正恩体制里坚定了核武器废弃的悲观展望。核武器退场近似于不可能,这就是朝鲜无核化压迫的两难,这是东北亚乱局的悲观要素。

朴总统一直关注着中国这张王牌。今年6月末她会在北京会见习近平主席。会谈是为使朝鲜废弃核、朝鲜外交形态正常化、阻止脱北者遣送回国的合作舞台。现在韩国与中国的互助密度还尚未可知,原因是朝鲜的战略价值。

北京外交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朝中不是血盟而只是一般国家关系”的声音,这是对朝鲜感到失望和予以拒绝的中国式表达方式。中国正独占着朝鲜地政学价值。朝鲜是无法抛弃的战略要素。美国奥巴马政府的外交政策是“回归亚洲”。在这种状况下,朝鲜价值是具有魅力的。因此,朝中关系的重新组合是有限的。无核化压力将会在中国式节制里进行。

国际关系是相互交换。因为韩国依存中国,所以中国在韩半岛的影响力逐渐增大。六方会谈决定性地壮大了中国外交的威势。中国很警戒韩美同盟。中国可能会要求韩国展示同盟的未来蓝图。韩国要精密地计算对中国的邀请和期待的水平。韩国将外交倾向于中国的做法会招致日本的反对。安倍政府不合时宜的历史认识引发慨叹和愤怒。但在针对朝鲜的压迫里,韩国与日本的合作比较紧要。

韩中两国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韩美两国是同盟关系。同盟和伙伴可以共存。即使在美中两国关系紧张时也能发挥共存的乐趣。韩半岛周边局势将会被动摇,这是国际秩序乱局重新组编的时期。乱局的属性是机会。要准备大转换的决定性空间。朴槿惠外交要以大治的力量抓住机会。现在急需抢先占据这个空间的一切可行的战略、智慧和熟练技巧。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