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3月04日 (星期一)
达沃斯不关心朝核问题吗?
상태바
达沃斯不关心朝核问题吗?
  • 文正仁 延世大学政治外交学教授
  • 上传 2013.01.28 14:4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笔者每年参加在瑞士达沃斯召开的世界经济论坛(WEF)时感觉到的一点是,这里并不只是单纯地谈论经济方面的问题,只要是能对地球村经济产生影响的核心论点都会进行研究展望。在1月23日开幕的今年论坛上也是如此。达沃斯论坛主席施瓦布(Klaus Schwab)通过开幕演说强调道“经济危机仍是进行时,到处还存在着各种形态的风险”。他警告称地政学风险并不亚于经济风险,可能会成为2013年世界经济上的不利因素。

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等参加论坛的地政学风险专家们都一致认为中东地区是危险性最高的区域。这其中有伊朗核问题。他们担心伊朗持有核武器会引起核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可能会危及包括中东地区在内的整个世界的战略安定。但对于解决该问题的方式,他们在立场依然还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有人极力主张通过精密打击等军事行动使伊朗的核设施变得无力,还有人主张称通过强化国际制裁来瓦解德黑兰的伊斯兰政府是上策。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纳斯尔(Vali Nasr)主张称,就其可能带来的结果来看,军事行动会招致战争的扩散,而通过制裁来推翻体制会将伊朗制造成失败国家,因此这些都不能成为对策。该主张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就是说最终“通过协商的外交调解”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地政学风险的另一个争论焦点是看不到出路的叙利亚问题。这是因为一度对抗阿萨德政权暴政的民主化运动现在变成逊尼派和什叶派间骨肉相争的宗派矛盾,再加上甚至还出现了会扩散到地区内外保护国之间地区纷争的征兆。特别是在该过程中普通国民牺牲数字呈几何数字增长,这一点不得不成为严重的危机。另一方面,对所谓“阿拉伯之春”以后这些国家民主化道路的疑心也在逐渐增大。因为在埃及、突尼斯、利比亚、也门等国,穆斯林兄弟团等伊斯兰势力通过选举成为执政势力后,“民主主义逆流论”正在扩散。特别是在马里等北非国家,蠢蠢欲动的伊斯兰武装势力和趁机行动的基地组织恐怖集团的势力扩张也被认为是新政治风险。

相反,对于美中争霸所带来的不安定忧虑,很多与会者却认为其可能性并不高。他们展望称现在美国的国力优于中国,再加上两国的利害关系与其说是对立的不如说是互补的,因此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大的冲突。与此相关,让笔者印象深刻的是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Joseph Nye)对奥巴马政府的“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战略构想所做的批判性评论。奈教授担忧“轴(pivot)”或“再平衡(rebalancing)”等表述本身会刺激中国,他提议用“更深接触(deeper engagement)”之类的表述可能会更合适。与会者主要认为中日两国之间的领土纠纷不会升级为军事冲突。他们说攻击性的民族主义会让人担忧,但中日两国的领导层都具有足够的自制力,因此使用武力的可能性比较小。

反而引人注意的是与会者们对美国力量弱化这点达成了共识。并不是因为美国没有大战略或抛弃了道德性的理想主义,而是因为慢性财政赤字使得美国无力在海外进行像过去那样的军事干涉。美国在叙利亚或马里等事态中表现出的消极姿态正佐证了这一推测。这不得不成为预示一直以世界警察自居的美国的国际作用也许会在将来发生彻底改变的重要征兆。

最后要记住的一点是讨论参与者们对朝核问题大体上都不太关心。即使朝鲜抗议联合国安理会通过2087号决议案而公然暗示可能会进行第三轮核试验等追加挑衅,但是达沃斯论坛对此却并未表示出多大的关心。操纵世界经济的他们对该问题漠不关心,这是不是应该看作是极其严重的信号呢?因为虽然从短期来来可能不会有什么影响,但从长期来看,随着朝鲜的核拥有已成为事实,要想从根本上解决该问题会变得困难。如此一来,笔者脑海中出现了一个不吉利的预感,那就是不知什么时候世界会忘记韩国只顾自己向前奔跑。(在达沃斯)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