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02月29日 (周四)
“朴槿惠时代的韩国,希望发挥品味的软实力”
상태바
“朴槿惠时代的韩国,希望发挥品味的软实力”
  • 船桥洋一 前《朝日新闻》主编 /整理=金玄基 驻东京记者
  • 上传 2013.01.09 16:44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韩国诞生了有史以来的首位女总统。女性政治领导人的出现在东北亚近现代史上也尚属首例。

女性进入社会和政坛是历史的大趋势。比如美国,通过2012年选举,参议院女议员人数达到了20人。在不久的将来,在美国也会出现女总统。但韩国比美国先行了一步。韩国在亚太地区站在了历史的前端。

那么,在亚洲时代韩国的新政权面临的课题是什么呢?

第一,防止伴随着全球化而来的收入差距扩大以及由此引发的中产阶层崩溃,重新建立坚实的中产层。韩国一直成功适应全球化并享受其果实,但相应地反作用也很严重。李明博政府时期突出的“打击财阀”似乎就是其结果。即将上台的新政权为缩小差距、重建中产层,似乎正倾向于新的保守主义——“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 (compassionate conservatism)”。希望她能推出一个全球时代的崭新且有益的新保守典范。

第二,低出生率和高龄化问题。韩国人口超过5000万人,并且还在继续增加。预计2030年转向减少趋势后会呈现急剧的下降曲线。韩国2009年的出生率为1.15,超过日本(1.37)成为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国家。而且预计韩国65岁以上人口比率,即“高龄化率”在2050年为38.2%,会与日本并肩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高龄化国家。现在,笔者认为这正是韩国和日本应该互相集思广益一起对抗人口危机的时期。

最后是民族主义。韩国的民族主义是从与中国、俄罗斯、日本接壤的地政学上的重压感,以及曾受日本殖民统治和经历战后南北分裂的历史屈辱和悲哀中发酵的挥发性很强的民族主义。这个民族主义使韩国国民的生存本能和生命力变得很强,但同时也总是使韩国政治成为“冲动的政治”。韩、中、日三国现在都是民族主义高涨的时期。韩国和日本都需要自制。对于朝鲜,可能只有软硬兼施,哄劝并顺着其心发展对朝关系。应该恢复韩、美、日三国政策互助体制,在适当的时候运用软硬兼施策略。

不管是日本还是韩国,都不得不在经济上被吸入中国。但在安全保障领域,又不得不更加强化与美国的关系。就算是为了稍稍稳定矛盾调整(balancing act),也需要韩日两国间发展“更高层次”的关系。

东北亚曾在冷战后为克服过去历史进行了多种尝试。现在是时候再次回顾那些尝试了。这其中最有意义的尝试是1998年10月8日的“韩日共同宣言(向着21世纪的新韩日伙伴关系)”。当时韩日领导人强调的内容如下。

“韩日两国发布了共同决议,该决议称要将1965年邦交正常化以来累积下来的两国间紧密友好合作关系发展到更高层次,构建向着21世纪的新韩日伙伴关系”,“小渕首相回顾当今世纪的韩日两国关系,虚心接受了因过去一段时期殖民统治而给韩国国民带来诸多伤害和痛苦的历史事实,表达了对此痛彻心扉的反省和发自内心的谢罪”,“金大中总统认真听取小渕首相的历史认识,在对此进行评价的同时表示两国超越过去不幸的历史,为发展立足于和解与善邻友好合作的未来指向型关系互相努力是时代要求”,“韩国依靠国民不懈的努力,实现飞跃发展和民主化,成长为了繁荣、成熟的民主主义国家,小渕首相对此表示敬意。金大中总统高度评价了战后日本在和平宪法领导下的专守防卫和无核三大原则等安全保障政策,以及对世界经济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支援等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繁荣所做出的贡献”。

该宣言是韩日邦交正常化之后走向“更高层次”,即韩日和解之路所迈出的第一步。当时小渕首相每月都和关系亲密的顾问们进行一次畅谈的早餐会。笔者也曾是其中一员。“要是在亚洲经济危机以后产生的‘东盟+3峰会’的延长线上召开韩、中、日三国峰会如何”的想法也是在这个聚会上提出来的。

“那会很有意思,一定要做”,小渕首相的反应很是迅速。但如果是由日本提出这个想法,中国可能会有意回避。所以,小渕首相私下秘密对金大中总统进行了试探,金总统向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传达了这个意思,并在得到确认后转达给了小渕首相。这是金大中外交的成果,同时也是韩日间信赖关系的成果。韩国和日本几乎在同一时期迎来了新的领导人,希望两位领导人能以当时的“韩日合作伙伴关系宣言”为跳板迈出“下一步”。

笔者预感朴槿惠时代的韩国会成为全世界的新力量,还会向全世界展示与集中力、速度、挑战精神、上进心、亲切感等迄今为止的韩国优点有些不同的力量。那就是“品味”的软实力。笔者第一次见到朴槿惠当选人时,印象最深的就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应该称之为带点羞涩的气质。笔者私下拜访金大中时在他身上也曾有类似感觉。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