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04日 (周日)
戴耳钉的金韩松:很难过不能去韩国
상태바
戴耳钉的金韩松:很难过不能去韩国
  • 郑镛洙 记者
  • 上传 2012.10.19 18:57
  • 参与互动 0
分享该报道至

金正日的长孙、朝鲜国防委员会第一委员长金正恩的侄子金韩松在芬兰接受媒体采访的发言吸引了国际社会的诸多关注。首先人们关注的是,采访内容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公开。据悉,金韩松出演曾担任联合国事务次长和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人权特使的芬兰政治人出身的伊丽莎白·伦的脱口秀是在今年4月至6月之间,现在距离节目制作的时间至少已经过了4个多月。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应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与金韩松方面的协调问题,而不太可能是电视台自身的问题所致。大多朝鲜专家分析认为,可能是金韩松特意要求芬兰电视台在这个时候公开,向平壤方面传递某种信息。最近金韩松在朝鲜的家人可能出现了变故,或者他可能对金正恩的统治方式有所不满。此外,也有分析认为,考虑到金正日的妹妹金敬姬最近在访问新加坡时曾与金正男有过接触,可能有过某种施压,因此金韩松此举也可能是某种反抗。正是因为如此,韩国政府也对金韩松的这次采访内容非常关注。政府当局者10月18日表示“我们认为,这是在金正恩政权上台之后,被排除在三代世袭权利体系之外的金正男想要通过儿子金韩松,对平壤方面传递某种信息”。

金正男曾在金正日逝世(2011年12月)之后说“金正恩还是个毛孩子”,“朝鲜体制很快就会崩溃”等,表现出了敏感的反应。但在今年2月被日本媒体发现自己现身北京之后,他就一直刻意隐藏行踪,不怎么公开露面。对此,也曾有人推测,他可能是受到了平壤方面的警告。因此,主流分析认为,现在金韩松公开采访内容,是金正男有意借儿子之口向平壤传递某种信息。

金韩松的采访内容也非常吸引眼球。特别是,他在采访中说“我梦想祖国统一”,“梦想有一天回到朝鲜,去改善朝鲜居民现在的处境”。分析认为,金韩松谈到的这些内容已远远超过个人梦想等,带着浓厚的政治意义。

他还提到自己结交了韩国朋友。他说“在澳门的时候曾遇到过一些来自韩国的朋友,虽然一开始大家有些别扭,但在学校相处久了,大家在谈到自己的家乡时,忽然发现我们之间是多么的相似”,“虽然由于政治原因,我们处于民族分裂的状态,但我们仍是说着同样的语言、拥有同一种文化的好朋友,我们还会一起旅行,这感觉很棒”。

他还特别说道“现在我去不了韩国,没法去找那里的朋友,这让我非常难过,所以我的梦想是祖国统一”,“我的朋友们曾说‘真希望能乘坐汽车来往于韩国和朝鲜之间相互见面’,这也是我的一个梦想”。他还说“明年将会有一名韩国学生进入(波斯尼亚国际学校)一年级学习,一定会很有趣”,表示期待。

他还提到了自己的家人。他说“我是通过媒体报道才知道了爷爷去世的消息”,“我很想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非常希望能在他去世之前见上一面”。被问到叔叔金正恩是如何成为最高领导人的问题时,他说“我从未见过叔叔,也不知道他怎么成为了领导人”。采访主持人说道“这对于他(金正男)来说,是件好事”的时候,金韩松的嘴角浮现了一丝笑容,看上去多少有些冷笑的意味。

他说“我一直被教育在吃饭之前要去想一想那些饥饿的人,并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感到感激”,“希望有一天能回到朝鲜,为朝鲜居民创造更好的生活”。

他选择接受芬兰媒体的采访,而不是经常报道自己父亲金正男行踪的日本媒体,这一点也非常令人意外。相关电视台表示“为达成这次采访倾注了很长时间的努力,考虑到保密的问题,其他的情况恕难透露”。有分析认为,他之所以选择立场相对中立的芬兰媒体,是想在采访内容播出后得到韩国媒体的引用转载。国民大学兼职教授郑昌贤(音,朝鲜学)表示“很多媒体都对金韩松非常感兴趣,都进行过接触”,“而他却选择了多少令人感到意外的芬兰媒体,这一点是为了更加引人注意,达到更大的波及效果”。

芬兰是金正日的同父异母弟弟金平一曾长期担任驻地大使的地方。因此,他选择芬兰媒体可能也带有缅怀与自己父亲命运相似的金平一的意味。韩国政府当局者表示“他选择接受芬兰媒体的采访不会是偶然的决定”,“正在分析其中的背景”。采访时金韩松带着黑框眼镜,耳朵上打着耳钉,身穿正装,用流畅的英语接受了采访。
댓글삭제
삭제한 댓글은 다시 복구할 수 없습니다.
그래도 삭제하시겠습니까?
评论 0
댓글쓰기
无须注册会员快捷留言

精选报道